手机上阅读

第105章 你找到回忆了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永远都不会相信,那个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曲玥,竟会用生命,去唤醒一个人的记忆。

    马路中央,我抱着已经失去知觉的曲玥,我用力的嘶吼,用力的摇晃,可她像是一团正在慢慢蒸发的海绵,一点一点的,变得柔软,变得轻如鸿毛。

    我撕碎自己的外套,用力的勒紧她受伤严重的大腿,我用手掌按压着她撞破的额头,鲜血染满了我的手,周遭的空气里,弥漫着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知就这样坚持了多久,身边呼啸而过的车子渐渐在这里围堵不通,那些面带惊讶之色的行人,无不接二连三的拨打着急救电话。

    我手足无措的紧抱着曲玥的身体,我要感知她心跳的存在,我要感知她微弱的呼吸,这样,会让我安心一点点。

    救护车是什么时候来的,我已经记不清楚了,从车祸发生的第一秒开始,我的脑子,就没再清醒过。

    而当身穿蓝色手术服的医生站到我面前时,我才将自己飘忽不定的思绪,按压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我当即站起了身,整个人瞬间语塞,看见医生的一刻,甚至忘记了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医生稍稍用力的深喘了一口气,说:“病患是多发性骨折,右腿的大腿外侧刮伤比较严重,现在情况不太乐观,因为肺部有些感染,外加车祸导致的脑水肿,虽然抢救过来了,但是还是要继续治疗加观察。”

    我抹掉脸上不断滑落的眼泪,“那她现在醒了吗?她现在可以和我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医生摇头,“暂时还是昏迷的状态,她的脑部受撞击严重,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苏醒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苏醒了,后期会不会有后遗症,也很难说。”医生冲我点点头,“我先回办公室了,有什么事,你再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您辛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离开,我持续十多分钟,都傻傻的站在原地不说话。

    彷佛整个人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,也失去了感知周遭一切的知觉。

    好长一段时间,我的四周都是空旷无声的,我像是与世隔绝那般,什么都看不到听不见。

    蓦然地……我的耳边,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,将我从冥想中拉了出来,我麻木的回过头,看到了眼眶泛红的凌南。

    他是因为自责吗?还是已经哭过了?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脸不说话,就这么毫无反应的,看着他。

    凌南死死的垂下了头,再一次深沉的忏悔,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我大概用了整整五分多钟的时间,才算是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他的道歉,但我知道,如果此刻我是曲玥,我最想问出口的,是哪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沙哑着嗓音,开了口,“那你现在……回忆起曲玥了吗?”

    凌南没有抬头,他的额头依旧垂的死死的,我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,也感知不到,他到底是在哭,还是在笑。

    是的,他没有回忆起曲玥,而曲玥那个大傻子,也没有达成她的愿望。

    我苦涩的笑了两声,说:“你走吧,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曲玥的面前了,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无理,但如果有一天你回忆起你和曲玥的记忆,你就会理解这些苛刻的要求了。”

    凌南依旧不为所动,我转身,从他的身边绕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手术室里的曲玥被几个小护士推了出来,我看着满脸纱布的曲玥,跟着他们,去了楼上的病房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以后,曲玥的父亲曲常青,以及那个小三苏燕,一起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此时的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,曲常青进屋的时候,房门一关,他就绷不住的,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苏燕一边安慰曲常青,一边和我询问曲玥的状况。

    我一五一十的都说了,但关于车祸的理由,我解释成了一场意外。

    我想,这件事还是不要把凌南牵扯进来的好,毕竟这个人,早就和曲玥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    而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,我由衷的希望,曲玥的生命里,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凌南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虽然,我不能确定,她还能不能苏醒。

    曲常青在病房里哽咽了好长时间,而我也是第一次,看到这个平日里不善言谈的中年男人,如此这般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苏燕在这时走到了我身边,拉着我的手臂说:“未晚,你回家休息吧!现在天都黑了,你一定累坏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了看仍旧在昏迷的曲玥,心里已然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苏燕拍了拍我的手背,“你回去吧!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,如果曲玥醒了,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那就有劳你和曲叔叔了,我明天白天,再过来看曲玥。”

    离开病房,我站在病房对面的墙壁旁,发呆了好久。

    走廊窗口的天色,已经黑的不像话,刺骨的夜风,携着无数冰冷,包裹了我的周身。

    输液室里走出的专职护士,来回出入曲玥的病房,我倚靠在斑驳的墙壁上,听着耳边细碎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“602的病人到底还能不能苏醒啊?我听说那个患者,是自杀去撞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能不能醒过来,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,年纪轻轻的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,护士的身影消失在我模糊的眼眶中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房门上方的602房间号,慢慢的,视线模糊成了双影,又慢慢的,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我又一次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,直到我的眼前,出现了一张深蓝丝绒的手帕。

    耳边,是熟悉的安慰声。

    “你哭的这么丑,会把曲玥吓到……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滕柯的面孔浮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我抓过手帕,随便的擦了两下,逞强的说:“你怎么来了啊?”

    他耸耸肩,“因为无聊。”

    顿了,他瞥了一眼电梯口的方向,“走吗?陪我吃夜宵?”

    夜宵……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原来,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我跟着滕柯走去了电梯口,而电梯门刚开,里面就窜出了顾昊辰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及的说话,顾昊辰就冲到我面前,一把抱住了我的身子,喘息着说:“你吓死我了!我以为你也出车祸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