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6章 家长见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曲玥苏醒后,当天晚上,就一意孤行的出了院。

    她倒也是恢复的迅速,明明出院的时候还踉踉跄跄的扶墙走路呢,结果刚走出医院大门,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蹦跶蹦跶的要去夜店狂欢。

    我和阮竹生好不容易把她给按住,好说好劝,才把她骗去烧烤店,简单的吃了一顿烧烤,安抚了她狂躁的内心。

    而这一晚回家时,已经是下半夜四点。

    我连澡都没冲,就猫进了被窝里,毕竟是筋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而第二天早上十一点,我就被我母亲的电话,给炸醒了。

    我模模糊糊的接起,那头是我妈兴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未晚,你爸的手术成功了!现在你爸还没醒,等着麻药过劲了以后,你就能和他说话了!”缓着,我妈又来了一句,“还是算了,你爸现在应该还在生你的气,等我给他做做工作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本来是很兴奋的,但我妈的后半句,完全给我浇了一盆凉水。

    透心凉。

    我抓着额前的碎发刘海儿,说:“妈,爸现在缺什么不?爸这几天能进食吗?要不要我在家里给他做点他最爱吃的鲍鱼粥给他送过去?”

    我妈想了一小会儿,说:“不用,你自己还一堆事呢,就先别想这些了,这些事你哥都能处理好。对了,你什么时候出门?”

    出门?

    我没太听懂我妈的意思,问道:“出什么门啊?我今天都不打算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的手机就响起了“嘟嘟”的提示音,我看了一眼屏幕,是有其他的电话打进来了。

    我跟我妈说道:“妈,一会儿我给你回电话,我这边有电话打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我妈一挂断,我就接起了新的来电,结果,竟然是滕柯的。

    我估计,他应该是来催我上班的,我捏着嗓子,假装虚弱的说:“滕总……我今天不太舒服,咳咳……身体太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一声令下,“收拾,下楼。”

    我猛的坐起,“你在我家楼下?”

    我蹬腿就爬到了窗口,果不其然,滕柯的车子就在楼下。

    我心虚的问道:“催工都催到家里来了?我去上班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滕柯慢悠悠的说:“给你半小时收拾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那头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他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,火急火燎的,竟然还追到家里来了。

    从洗脸到冲澡,我大概用了二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刚好半个小时的时候,滕柯的催命电话,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半个小时到了,你人呢?”

    我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,“你没交过女朋友吗?哪个女人能在半个小时内收拾完?”

    滕柯默声了一小会儿,抓住了我的重点,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我急忙改口,“我就是打个比喻。”

    “再给你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挂了。”

    彻底收拾好以后,我将粉底和口红塞进了包包里,我头发未干的就冲下了楼,一上车,车子里飘着一股好闻的薄荷香水味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说:“催我催的这么紧,要干嘛?”

    滕柯淡淡的说道:“见家长。”

    我笑嘻嘻的说:“不是已经见了好几次了么,还见……”

    他强调了一下重点,“是我的家长,和你的家长,见面。”

    我“啪”的一声就扣上了手里的粉饼盒子,“什么?”

    滕柯慢悠悠的解释说:“我也是刚接到的通知,我母亲她……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你母亲了,说是要今天中午见面。”

    我一口老血闷在胸口,怪不得我妈刚才打电话的时候,说了一些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我急忙就拨通了我妈的电话号码,告诉她千万不要去。

    可是,我刚打过去,那头就传来了一个噩耗。

    “未晚,你不用来接我了,一个自称是滕柯姑姑的女人来找我了,我坐她的车去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语塞的说不出话,缓了好久之后,我说道:“妈……你一会儿,千万不要乱说话,如果对方问你什么,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我妈自信满满的怼了我一句,“我知道啊,见家长这种事,我比你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眼神发傻的看着前方的路况。

    滕柯见我在发呆,随口道:“不化妆了?”

    我转过头,酝酿了好长时间,说:“你妈不会是真的同意我和你结婚吧?”

    他似有非有的点点头,“前几天不是说了么,同意我和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我满头问号的看着他,“所以呢?我们现在还怎么演戏?不会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毫不在意的打着方向盘,“随机应变吧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急忙摇头,“不行!如果是我配合你演戏,那没问题,毕竟我们之前有言在先。可是现在,你把我母亲卷进来了,这会让她心里有落差的!”我摆了摆手,“不行不行,见家长的事我不能同意,你和你母亲说一声吧,把这次的见面取消。”

    滕柯侧头看了我一眼,威胁着说:“那就把三百三十四万的欠款一次性还清。”

    我瞪大眼,“你打劫啊!”

    滕柯鬼魅的笑了笑,“假装情侣而已,事后我会和你母亲解释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我立场坚定的摇头,“不行!这件事到此为止吧,我不演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滕柯停了车,他打开车门锁,瞥了瞥车窗外,说:“那就下车,下午两点前,把钱款打到我账户上。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了一眼窗外,呵呵,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……

    我大惊,“你要把我扔在高速公路上?那我怎么回去?”

    说着,滕柯就打开车门下了车,他绕着走到了我的车门边,拉开门,说:“下车吧,你怎么回去,是你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冷酷无情又无理取闹的冰山脸,心里的怒火就一簇接着一簇的燃烧。

    我一把拉过车门,说:“我不下!你这是欺负人!”

    滕柯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,冷冷道:“给你两个选择,一,下车还钱;二,跟我见家长。”

    我心慌的在座位里蹭了蹭,转头道:“那我们约法三章,我跟你见家长,但是一小时按五万元收费。以此类推,今后的日子,每次假装情侣,我都按小时收费,直到我欠你的三百万还清,我们的假情侣游戏,就结束。”

    滕柯纠正,“三百三十四万。”

    (下一章十点半哈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