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9章 生气了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滕柯胁迫我去了会场中央以后,他按着我的肩膀,坐到了位置里。

    我仍旧在会场内寻找陈敏蓉的身影,可就是没见到什么可疑人士。

    滕柯慢悠悠的坐在我旁侧,规整着上身的西服外套,坐的笔直。

    我侧过头,小声道:“你妈妈在哪里了?我怎么没看到?”

    滕柯瞥了一眼舞台,“竞拍开始了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舞台上,刚刚由顾昊辰展示的那个北斗星项链,被放置在了透明玻璃展柜中,可我根本无心竞拍,目光继续游走在周围的中年人群中。

    我侧过头,小声道:“你妈妈到底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滕柯没理我,自顾自的给台上的主持人鼓掌,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颓丧在座位当中。

    滕柯瞥了我一眼,说:“那个项链,你想要吗?”

    我歪过头,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你妈妈到底在哪里了?我根本就没看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勾勾嘴角,小声道:“她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胸口的怒火噌的一下燃上了头,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滕柯抿了抿嘴唇,“如果我不骗你,你就要被那个傅伟伦骗。”

    “他骗我什么?我们两个不过是一起用餐而已!”

    滕柯摇头,“你不了解他,他是个情圣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越想越生气,“我是不是他的对手,和你有什么关系?我又不是要跟他谈恋爱!”

    这时,滕柯举起了手中的牌子,“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五十万……

    看来这个慈善拍卖会,是真的很有阵仗啊。

    我心里气不过,既然他是骗我的,那我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起身就要离开,而这时,台上的主持人惊喜的冲我说道:“好!这位女士出价五十五万!还有比这个价格更高的吗?如果没有,那我们今天的拍卖,就要以五十五万的价格成交了!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愣在原地,摆着手说:“不是啊,我……”

    可我的声音太微弱,台上的主持人又实在太亢奋,他惊喜的喊了三次五十五万的价格,眼看着,就要一锤子定音了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,小声而用力的冲滕柯说:“你快喊价啊!我没有要竞拍那个项链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坏笑,默默的将手牌扣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我心里慌张到不行,而这次的竞拍,就这么的尘埃落定了。

    是的,那个造价三万的北斗星项链,以五十五万的价格,花落到我的头顶。

    我瞬间就觉得,我被五指山给压住了,现在,我成了负债五十五万的慈善达人!

    身旁的宾客纷纷冲我鼓掌竖大拇指,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,耳边是主持人天花乱坠的夸赞。

    我全身无力的瘫在座位中,眼神涣散的看着棚顶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这会儿,周围的人慢慢散开了,会场中央的座椅上,就只剩下我和滕柯。

    滕柯系上了自己的西服扣子,说:“可以啊,欠我三百三十四万不还,却有钱来做慈善,我是应该夸你呢?还是责备你呢?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眼神深邃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太空洞,看的人心里很没底气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抓了抓额前的刘海,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滕柯站起了身,高高的身影挡住我面前的视线,嗓音厚重的说:“如果你现在求我,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瞪了他一眼,如果不是因为他,我根本就不会摊上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滕柯弯腰戳了一下我的额头,“喂,我在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失落的摇了摇头,“你不要和我说话,我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他后退一步蹲下了身,他刮了一下我肉乎乎的下巴,两只手交叉的抱在胸前,声音稍有温柔,“生气了?嗯?”

    他的那一声嗯,着实让我感觉到,他是在认真的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瞥了他一眼,仍旧不言语。

    滕柯突然毫无预兆的轻轻笑了一声,继续道:“真的生气了?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,不想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这时,拍卖的主持人,带着那个价值五十五万的项链,来到了我面前,他的身后跟了两个工作人员,齐刷刷的朝着我走来。

    那个主持人恭敬的冲我说道:“唐小姐,您拍下的这款项链,我们已经给您包装好了,我代替灾区的那些孩子,跟您说一声谢谢,谢谢您的善心捐助,您的慈善行为,会被列入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主持人巴拉巴拉的一大堆话,我的脑子嗡嗡的作响,我还在想着应该怎么跟主持人解释,蓦地,滕柯从上衣兜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,递到了主持人的手中,“直接刷卡吧,项链放在这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笑哈哈的接过了银行卡,客气的点头,“谢谢滕总!”

    那些工作人员离开以后,滕柯继续蹲在我身前,说:“这下消气了吧?这笔善款,算在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语塞,滕柯就从盒子里将那条项链拿了出来,他捏着项链在我面前晃了晃,说:“不喜欢?其实很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我推开他的手,从座位里站起了身,“谢谢,但是我不想要,你还是自己留着收藏吧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就想离开,滕柯突然扼住了我的手腕,说:“一开始就是为了你才拍下的,本来就是要送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回过身,不解的望着他的脸,“为什么要送给我?”

    滕柯停顿了片刻,磕磕巴巴的解释说:“我只是……想要借着慈善的名义捐款而已,我一个男人,也不需要项链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理由,不知怎的,我心里还是小小的失落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笑笑说:“我也不需要,我从来不戴项链的,你送给别人吧,或者……送给叶姝予也行。”

    我推开了滕柯的手,朝着会厅的休息区域走。

    身后的滕柯并没有追过来,我没有回头,也不知道,他现在是什么状态。

    回到之前吃饭的那张餐桌,傅伟伦已经不见了,不过,我的餐盘还在。

    我重新坐回位置里,忽然觉得眼前的食物都不美味了,一点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顷刻,我的身后响起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,还没来得及回头,我的耳边就吹过来了一股暖风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u盘的事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(今天出差,所以提前更新,今天的结束啦~明天晚上九点继续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