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3章 睡一张床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陈敏蓉回房间以后,我就在厨房里,跟那条活鱼斗智斗勇,滕小川这个不省心的小家伙,就一直在我身旁添乱。

    整个家的二楼大厅里,只有我一个人,除了厨房的灯一直亮着,其他的地方,都黑压压的。

    我用菜刀割着鳞片,滕小川就在旁边一会儿捂嘴,一会儿闭眼的说我这样做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我刚开始把他送回了房间,不让他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,可后来,等我剥鱼鳞的时候,他又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厨房门外生了好一会儿的闷气,然后又气呼呼的走了进来,站在我身后看着我整理鱼鳞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滕小川一眼,安慰他说:“宝贝,你自己回房间好不好,晚晚只是在给大鱼洗澡,等一会儿洗完了,我就去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小川特别懂事的蹲到了大盆的旁边,伸手拍了拍已经不动的鱼头,说:“大鱼,你安心的睡觉吧!晚晚妈妈会把你的衣服洗干净的!”

    我笑呵呵的看着滕小川天真的模样,心里的那些劳累,忽然间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我忽然听到,一楼大厅,有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了,还会是谁?

    我擦了擦手,起身走到了楼梯拐角,结果,看到了滕柯和顾昊辰。

    顾昊辰整个人就趴在滕柯的后背上,滕柯是把他扛进来的,进屋的时候,身子直接撞在了门框上,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我仔细朝着楼下看了两眼,发现顾昊辰其实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跑下了楼,看到滕柯时,我小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还带着昊辰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吃力的驼着顾昊辰的身子,说:“我知道你来这了,所以特意赶过来的,这小子是喝多了,只能一起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出去喝酒了?”

    滕柯艰难的看了我一眼,“你一声不吭的走了,我就陪他去喝闷酒了,先别说了,你帮我搭下手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就去抓顾昊辰,可顾昊辰一把甩开了我的手臂,半睁眼半闭眼的冲我吼,“你松开!你谁啊你!”

    看来,这是真的喝多了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齐心协力,一鼓作气的将顾昊辰给背上了楼,找了一个偏厅的客房,就把他给扔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我伸手就要帮顾昊辰脱鞋脱外套,可滕柯忽然阻挡在我面前,认真的说:“这种事不需要你做,你忙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,我宁愿给他脱衣服脱裤子,也不愿意去收拾鱼!

    我扭头去了厨房,滕小川仍旧蹲在大盆的旁边,他拍着鱼肚子,嘴里唱着摇篮曲,“睡吧,睡吧,大鱼儿快快睡觉~”

    我蹲到滕小川的身边,看着他的小脸说:“宝贝,晚晚哄你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滕小川一下子站起身,他跑到大厅,从沙发上扯了一块绒毯,然后跑到我身边,直接将绒毯铺在了地上,他乖乖的躺在绒毯上,说:“我要陪晚晚妈妈,等晚晚妈妈给大鱼洗完澡了,我和晚晚妈妈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我刚要说好,忽然,厨房门口出现了滕柯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该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滕小川被突然出现的滕柯吓了一跳,他的小身子忙的一抖,随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去抱小川,一边哄一边去踹滕柯的腿,指责道:“你要吓死孩子啊,去把鱼收拾了!”

    滕柯瞪了我一眼,意思告诉我,我有点太没大没小了。

    我不屑的瘪了瘪嘴,说:“那好啊,你来哄小川,我去收拾鱼。”

    滕柯瞬间就无奈了,他走进厨房,回手催促我,“赶紧把他送回卧室。”

    我把滕小川哄睡着以后,重新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而盆里的那条大鱼,已经被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滕柯洗好手,回头冲我说:“陈敏蓉是不是给你布置了很多任务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滕柯一边擦手一边说,“不想做的话,可以拒绝,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低头扣着指甲,“没事啊,又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事情,帮忙祭祖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提醒我道:“会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,一本正经:“就当我还债了吧,谁让我欠你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滕柯点点头,“那你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蓦然的应了声,可说完这个“嗯”,我才意识到,我根本就没有房间可以睡!

    刚才陈敏蓉说过,让我今晚睡滕柯的房间,现在滕柯回来了,我只能睡客房。可家里唯一一个没有锁门的客房,还被顾昊辰给用了!剩下的那几间,都是锁着门的!

    我急忙叫住了滕柯,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回过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一个箭步冲到了他面前,飞快的就跑去了他的卧室,等我冲进房间以后,我一手抓着房门,一手撑着门框,冲他说:“你妈说了,让我今晚睡你屋,其他房间都锁门了,而且貌似没有床垫!你今晚,先随意的对付一晚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我“哐当”一声就关了门,门外的滕柯反应了一小会儿,接着猛的砸门,“唐未晚!你在耍我?”

    我一把将门反锁,笑嘻嘻的说:“要不你去找你妈要其他房间的钥匙!她肯定有钥匙,我可不想去找她,我怕她说我。”

    那头,滕柯忽然冷笑了一声,“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我等着?我门都反锁了,我会怕你?

    外头没了动静,我直接就仰倒在了大床上,床边有陈敏蓉为我准备的几件家居服,都是素气的不能再素气的那种。

    我在软绵绵的被子里蹭了一蹭,这时,门外响起了两个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刚纳闷,这时,房门被敲响,“唐未晚,睡了吗?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陈敏蓉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我不出声,陈敏蓉就继续敲门,“你睡了吗?滕柯回老宅了,你给他开下门。”

    开门?不可能!

    我继续装死的躺在被窝里,而这时,我听到了钥匙的哗啦声。

    接着,房门被打开了,我猛的用被子将自己的头捂住,外头,我听到了陈敏蓉和滕柯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陈敏蓉说道:“这丫头也真是的,睡觉不关灯,这是什么坏习惯!”

    滕柯没说话,陈敏蓉继续碎碎念,“家里的其他客房都刚刚消过毒,还不能居住,反正你们两个也要结婚了,就住一个房间吧!被子都在衣柜里,你自己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陈敏蓉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攥着棉被的两个角,一动不敢动的猫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这时,滕柯阴森森的开了口,“你是想和我睡一张床么?”

    (今天的结束啦,明晚九点继续~晚安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