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7章 父与子的战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出了商场,一上车,陈敏蓉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对劲,刚才她还一本正经的指责我呢,这一会儿,就开始沉思上了。

    我低头检查着自己身上的淤青,驾驶座上的滕柯,就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两眼,命令道:“你别乱弄,回家以后,我帮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会他的话,这时,陈敏蓉若有所思的开了口,“儿子,你还记不记得,你爸去年和一个房地产商合作的事?当时合作方送了你爸两个限量包,全国就只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滕柯一边开车一边应声,“嗯,你手上拿的那个不就是么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怀疑道,“可是,当初你爸拿回家的,是两个包,他只给了我一个,另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,我脑子即刻就紧绷了起来,因为刚刚的那个小三手里拿的包,和陈敏蓉手里的这个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去年滕建仁拿回家的两个限量包,一个在陈敏蓉手里,另一个在小三的手里。

    精明的陈敏蓉,能察觉到这里面的蹊跷吗?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的坐看陈敏蓉的状态,陈敏蓉低头巡视了一眼自己的包包,接着,开始不停的回想刚才打架的经过。

    突然,陈敏蓉的眼睛一亮,“儿子,刚才那个女人的包,和我的一模一样,可是这包全国只有两个,另一个却在那个女人的手里,难道那个女人,和你爸爸是朋友关系?”

    滕柯很不在意的搪塞了一句,“父亲的商业伙伴很多,估计刚才那个女人,就是某个商业合伙人的家人吧。父亲当时不是把那个包拿公司去了么,应该是顺手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解释,陈敏蓉明显松了一口气,但紧接着,她又担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个女人,不会是……是某个大老板的家人吧?今天我们可是把对方给得罪了,我看她穿戴什么的都不便宜,应该也是这个阶层的人,就怕万一你爸知道了这件事,会来责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很胆怯的思考着这件事,而从我认识她到现在,我从来没见过,她这么恐惧过。

    在我印象里,她就是一个平淡如水却又出奇严肃的人,没什么特别的喜怒哀乐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能平稳对待并解决。当然,她的所有冷静态度,在我面前都全部作废,她在面对我的时候,异常的严厉。

    眼下,她持续着担心的神色,一直在考虑着如果这件事被滕建仁知道了应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,陈敏蓉如此的在乎滕建仁,又如此的惧怕滕建仁。

    这样的夫妻关系,相处起来,应该很不自在吧?

    其实我很想告诉她,你不用怕,真正应该害怕的人,是那个小三才对,可如今看到她这副畏首畏尾的样子,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陈敏蓉应该是那种,离开了滕建仁,就没办法存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滕建仁的存在,应该就是她的精神寄托,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了,她早都习惯了这样一个男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我此前就听说,以前陈敏蓉家里,是大户人家,陈敏蓉有自己的私立学校,并且做的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滕建仁只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小老板,陈敏蓉为了支持滕建仁,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和事业,一心的站在他身后,为他辅佐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滕建仁做大了滕家的家业,虽然没让陈敏蓉失望,但也的确是剥夺了陈敏蓉当初的青春梦想和事业前途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代价,应该是计算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当我们的车子抵达滕家老宅时,院落里,滕柯奶奶正坐在花坛石阶上晒太阳,石阶下,爷爷同样一脸享受的坐在轮椅中,老两口的状态很悠哉,像是两株正在接受光合作用的植物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奶奶看到我和滕柯的时候,身子健朗的就走到了我和滕柯的面前,笑呵呵的说:“我大孙儿和孙媳妇儿回来了!”

    奶奶拥抱了我一下,还特意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把,说:“丫头太瘦了!晚上奶奶给你做红烧肉吃!多吃点肥的!”

    我咧着嘴傻呵呵的笑,嘴角青肿的地方,就撕扯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滕柯拎着我的衣领,说:“进屋,让我看看你受伤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滕柯拉着我进了家门,而出乎意料的是,二楼大厅里,滕建仁提早回家的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还是自我来老宅以来,第一次看见他出现在家里,以前,我都看不见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滕柯很恭敬的跟滕建仁问了好,随后扯着我就要去洗漱间。

    陈敏蓉跟着我们到了二楼,可她还没开口跟滕建仁说话,滕建仁就冷冰冰的询问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去哪了?”

    这声音,还真有点像滕柯发火时候的声调,冷的惨绝人寰,毫无人性!

    陈敏蓉放下了自己的包,走到了滕建仁的身边,一脸和气的说:“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正好,我这有件事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敏蓉就坐到了沙发上,可前一秒还在看报纸的滕建仁,突然将报纸摔在了地上,一口气就朝着陈敏蓉喊了过来,“我问你今天去哪了!”

    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,身子不受控的向后退了一步,而站在我旁侧的滕柯,即刻就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站到了滕建仁的面前,一把拉起了陈敏蓉,将陈敏蓉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随后,他氲着怒火,冲滕建仁说道:“你有事就正常说,别无缘无故的发火!”

    我能听得出,滕柯在竭尽全力的,压制自己的怒气。在滕建仁的面前,他还是有三分恭敬的,但看着他们爷俩的相处模式,我总觉得,他们父子间的感情,很薄弱。

    忽然,滕建仁从沙发上站起了身,滕建仁的身子很高,虽然差了滕柯半个头,但那魁梧微胖的身子骨,也够让人胆颤的了。

    滕建仁恶狠狠的指向滕柯,“我在和你妈说话,你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滕柯丝毫没有退让的准备,他微微侧头冲我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叫我带着陈敏蓉离开。

    我麻利的跑上前,拉着陈敏蓉,就去了三楼。

    二楼大厅里,滕建仁跟滕柯两个人火花四溅的面对面交战。

    其实我都不清楚他们彼此间的导火索是什么,但我感觉的出,在父亲和母亲这两个选项之间,滕柯在有意维护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上了三楼,陈敏蓉的右手一直按压在自己的胸口上,我拍了拍她的后背,担心的询问道:“是心脏不舒服吗?要不要我下楼给你拿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摆摆手,“不用,挺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在三楼的厨房里倒了一杯水,可再次回到陈敏蓉身边时,发现她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(下一章十点五十左右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