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0章 午夜惊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滕建仁的那席话,说的是着实令我诧异,我万万没有料到,他竟然会如此昧着良心的,将出轨的事给掩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不仅不解释同款包包的事,甚至还转移话题的,责骂起了陈敏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年迈五十的滕建仁,真的很聪明,他把陈敏蓉的怀疑很巧妙的说成了疑神疑鬼,并让家人觉得,陈敏蓉提出的那个质疑,是在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陈敏蓉她自己,都觉得自己太作了……

    眼下,陈敏蓉抹着眼泪走去了厨房,她将碗筷放在水池里,两只手撑在操作台旁,身子背对着我们,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我起身跟着走去了厨房,我扯下纸巾递到她手边,她就强行推开了我,语气很差,“你别在我身边晃悠,走开。”

    我理解她心情不好,所以重新走回了饭桌旁,此时,滕柯起身就要跟滕建仁发火,好在顾昊辰拉住了滕柯,没有将事情变糟糕。

    我站到滕柯身旁,扯着他的手臂小声道:“爷爷奶奶还在呢,你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可这时,滕建仁忽然又将矛头指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唐小姐,你自认为,你现在有资格来管我们滕家的事吗?我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!我还没有同意你进门!而且你和滕柯的事,我压根就没松口过!”

    滕建仁发火的时候,整个人都在颤栗,他的脸憋的通红,生气时,脸上的褶子都在上下抖动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话,立马识相的闭了嘴,可滕柯此时已经忍无可忍,他挣脱开我和顾昊辰,两步站到了滕建仁的面前,低沉而痛恨,“你马上跟母亲道歉!”

    滕柯在跟父亲发火的时候,带着几分敬畏,又带着几分恼怒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了他情绪里的为难跟复杂,以及他守护陈敏蓉的那颗心。

    他很爱自己的母亲,除了婚姻上的事,他可以满足陈敏蓉的所有要求。

    滕建仁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顺从滕柯,毕竟这爷俩的脾气,都是一样的臭。

    一旁,奶奶看他们两人就要打起来了,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,抓着自己的胸口说:“哎呦,我都一把岁数了啊,还要看这种场面,你们打吧!我不活了!”

    我急忙跑到奶奶的身边,拉着她的胳膊说:“奶奶,地上凉啊……”

    奶奶可怜兮兮的看着我,故意道:“你说我是不是生了个假儿子啊?脾气不像我,更不像他爸,也不知道是像了哪个鬼啊!说两句就生气,哎……就他这样的儿子,哪天我这一把老骨头进棺材了,也进的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奶奶苦戚戚的狠话一落地,滕建仁就心软了,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,随后就一个人躲进了书房里,房门紧锁,没再出来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把奶奶扶到了沙发上,姑姑则走去了厨房,开始安慰陈敏蓉。

    等奶奶情绪稳定了之后,我侧头看了一眼窗外,天已经彻底的大黑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家,也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豪门恩怨多,说的就是这些琐事吧?

    但这所有事情的源头,貌似都是因为滕建仁的那个小三。

    爱情,终究是靠不住的,那我们,又为什么要一心虔诚的走向婚姻这座坟墓呢?

    人啊,终究是矛盾的。

    把爷爷奶奶安顿好,大厅里就只剩下我和滕柯,以及顾昊辰。

    陈敏蓉再次出现时,已经整理好了情绪,她的脸色一如往常的平静,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她走到我身边,递给我一把钥匙,说:“去旁侧的独立仓库里拿一床被褥,今天家里来的客人多,肯定需要被子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一个人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滕柯要跟着我出门,顾昊辰就在身后拉了他一把,阻止道:“你过来,帮我看一个策划案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大院里来回穿梭,走了好半天,才找到陈敏蓉口中的那个仓库。

    仓库距离老宅好远,而且要走好长一段的石子路。

    今晚的天气还是蛮好的,夜风暖暖凉凉,让人有种想要恋爱的错觉。

    我打开仓库房门,里面有两个别间,一间放杂物,一间放被褥。

    我站在杂物间的门口望风了好一会儿,发现这里都是滕柯小时侯玩过的玩具,以及他的奖状和作业笔记本。

    这所有的东西,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箱子里,估计,都是陈敏蓉整理的。

    我的视线在一个挨着一个的小箱子上来回扫荡,我看到了一些滕柯小时侯的合照,从五岁到十五岁,到大学,到成年。

    有的照片上,他的牙还没长全,一笑的时候,两个大窟窿出现在门牙处,简直不要太搞笑。

    而蓦然间,我在那些裱装好的相框里,看到了一张,我跟他的合影。

    那是初一的时候,算不上合影,是一次学校组织的运动会,滕柯参加百米赛跑,跑到一半跌倒了,膝盖磕出了血,哭的昏天暗地,那时候我为了他冲到了跑道上,抱着他不停的安慰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还挺胖,胳膊肉乎乎的,和瘦小的滕柯一比,像是江湖大姐大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,估计是滕柯母亲帮他拍的,也是为数不多的,我跟他的合照。

    现在回忆起来,还真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伸手翻了翻另一个装满笔记本的箱子,那里面还有他得了一百分的试卷,都被打成了捆。

    我随手一翻,发现了几个糖果色的信封,而信封上,写着“to 晚晚”,晚晚是我的小名,一直到大学那会儿,我的所有朋友,都叫我晚晚。

    我一看这是写给我的,伸手就要去勾,可这时,仓库里忽然就灭灯了。

    我紧张够呛,起身就在墙壁周围胡乱的抓碰,摸到开关以后,反复开启关闭,终于,灯又亮了。

    估计,刚刚是大宅那边跳闸了。

    我怕仓库再次停电,就极速的跑去了隔壁间,找了一床被褥,抱起被子,就冲出了仓库,全然忘记信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走出仓库以后,更残忍的事情发生了,老宅大院和石子路这边,没有任何光亮。

    我还没带手机,这简直就是午夜惊魂。

    (今天的第二章,下一章九点二十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