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2章 下发请柬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看过太多幸福的婚姻,都是男方全心全意的爱着女方,而女方给男方的爱,只有半满。

    这不能说,女人多么有心计,或是女人多自私,只是我很清楚的知道,女人是一种,一旦爱起来,就会钻进牛角尖的物种。

    女人一旦爱太满,就会无形中逼死男人,更会逼死自己。

    半满的爱,刚刚好。

    但对于曲玥,我给不出适合的答案,阮竹生的确很适合她,但她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,我还是更希望,她能归顺于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第二日我从曲家离开时,曲玥还没有醒。

    而很碰巧的,苏燕也在清晨的时候,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她的原因很简单,她不想等曲玥醒来的时候,再跟她继续吵。

    关于昨晚的事,我没有跟她做过多的交流,出了家门,我打车就去了滕风集团。

    早上七点的公司,冷清的要命,除了it部门一直加班到清晨,基本上,是没见到人影了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去了十五层的办公大厅,但我在大厅里绕了整整一圈,都没看到我的办公桌。

    放佛一夜之间,蒸发掉了。

    我试探的去开滕柯的办公室房门,房门没锁,轻轻一拉,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结果,我的办公桌,又回到了他的办公桌旁边,甚至我的桌子上,还多了一个水栽花瓶,里面是粉色玫瑰。

    我坐回办公桌内,桌面上,是一份新拟的劳工合同。

    看来,滕柯这次,是认真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,那份合约我没有签,直接锁进了抽屉里,我翻了翻桌面上的日历,距离我和滕柯的三个月合约终止的时间,还有二十多天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之间的交易,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正当我打算重新进入工作状态之时,我的手机突然来了电话,有点意外的,是陈敏蓉打来的。

    我不太安心的接起,那头是陈敏蓉不太有底气的命令声,“你……现在在哪了?”

    “在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轻咳两声,“今天祭祖,你赶紧来北山区的墓地公馆!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少顷,故意反问:“陈阿姨,那您是接受,我做您的儿媳妇了,是吗?”

    这时,陈敏蓉开始不高兴,“我让你来你就来,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!”

    面对陈敏蓉的命令,我自然是不敢懈怠,而眼下我行动的一切标准,都是为了能让滕柯拿到不婚的免死金牌,所以,得罪一下陈敏蓉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我在没经过滕柯同意的情况下,去了陈敏蓉所说的那个墓地公馆。

    据说,这家公馆,就是专门给有钱人做墓地用的,这里的一平米墓地价格,比三四环的房价还贵,而且,还不是终生权限的。

    祭祖仪式举办在这里,应该也是花了不少钱的。

    这家公馆很大,当我找到陈敏蓉所说的六号院时,一进院落,一股严肃凝重的氛围,就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院落超大,里里外外停了好多豪车,估摸着,都是和滕家有关系的亲戚。

    看来,这场祭祖,真的很隆重。

    顺着大院的入口往里走,不远处的二层矮楼门口,我看到了很多西装革履的人士站在那里,大家统一的黑色西服,无一例外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,深灰色的连衣裙,应该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,正当我往屋子里面走时,门口,忽然出现了叶姝予的身影,她的手里拿了一个棕色木质的小碗,小碗里,装了一些粉末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看见我的时候,微微笑了笑,还没打招呼,她就将碗里的东西,泼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连连向后退,那些粉末,就附着在了我的裙摆上。

    我也不清楚那些粉末是什么东西,等叶姝予泼完以后,她指着我说:“伯母让我这么做的,说是……驱除你身上的脏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没空跟她闲扯,直入主题,“陈阿姨呢?”

    叶姝予指了指屋内,“招待客人呢!”

    我径直就要往屋子里走,叶姝予却在门口叫住了我,“唐未晚,我实话告诉你吧,今天这场祭祖仪式,会来很多的媒体,如果,你就这么出现了,媒体就会默认,你是滕柯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她向着我靠近了一点,“你真的要嫁给滕柯?”说着,她又摇了摇头,“不对,我应该问你,你真的,要当滕柯手里的棋子?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,叶姝予就绕到了我的前头,“其实我都知道,你们是假扮情侣,姑姑那里,也有你们假扮情侣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抠了抠手指,不屑道:“这么和你说吧,你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,滕柯找你,也只不过是利用你来威胁父母而已!等到真的要结婚的那天,你觉得滕柯会真的娶你吗?到时候,说不准你就会成为全国人民的笑话,毕竟,滕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,是不会为了做戏,而把自己的婚姻幸福,搭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面对叶姝予的直白言说,我一点反驳的借口,都找不到,她说的没错,如果真的逼到了那一步,我肯定,会成为媒体镜头下的笑话。

    现在,我跟滕柯,正在和陈敏蓉打一场拉锯战,谁在最后关头放弃,谁就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我不想理会她的这些话,就硬着头皮,往屋子里面进,叶姝予慢悠悠的跟在我身后,故意大声说了一句,“你应该还不知道吧,伯母她,已经开始分发请柬了!下周二很快就到,你和滕柯的婚礼,貌似必须要举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猛然回过身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叶姝予笑了笑,“这么紧张?伯母下发请柬,你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?干嘛搞出一副,吓死人的样子?伯母她现在,已经同意你和滕柯的婚礼了,你不兴奋吗?”

    兴奋?我现在是癫狂才对!

    陈敏蓉她怎么能这么快就下发请柬?她不是死活都不同意我和滕柯的事吗?为什么,才不到一夜的时间,她就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?

    我疾速的朝着屋子里面走,当我看到陈敏蓉的背影时,我直接拉过了她的手臂,将她带到了一间空屋子里。

    陈敏蓉惊诧的看着我,甩开我的手说道:“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(下一章十点半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