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3章 臭名远扬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眼前,陈敏蓉身穿了一身暗黑色条纹的收腰衣裙,她的发髻整洁的盘在脑后,一丝多余的碎发,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今天的妆容很精致很淡雅,但她冲我发火的模样,着实有些凶悍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,我此刻内心的狂躁。

    我只是不理解,她为什么,要下发婚礼请柬。

    当我松开陈敏蓉的手腕时,她很不满意的上下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慌慌张张的把我带到这里来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,陈敏蓉的眼神里就闪现了一丝诡异,“怎么?得知请柬的事了?”

    我干咽着喉咙,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陈敏蓉这次转不安为平静的微微笑了笑,“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扭头走出了空房间,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,而三分钟以后,她又重新回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,她的手臂上,多了一个挎包,进屋的时候,她一边在包包里翻东西,一边冲我说:“请柬,我已经吩咐工厂加工赶制了,现在做出来了一部分,正在分发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将一份淡粉色的请柬,递交到了我的手中,“这是样品,我就知道你们小年轻肯定喜欢粉色,所以做的温馨了点。帖子里面倒是没什么不同,就是你和滕柯的名字,加上酒席的地点。当然,帖子上没有照片,毕竟你和滕柯还没照过婚纱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把请柬往我的手里推了一推,“你看看吧!如果没问题,下午我就让秘书多弄出一些给你,你不是还有一堆朋友要通知的么。”

    看到请柬,我心里紧张的要命。

    翻开第一页,上面就是我跟滕柯的名字。

    黑字粉底、落款处的雕花图案,每一处都很精致,每一处,都很认真。

    我想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,陈敏蓉这是在来真的。

    我心急的就想给滕柯打电话,但陈敏蓉快了我一步,她拿出手机,按下了滕柯的号码,刚接通,她就底气十足的说了过去,“未晚已经在公馆了,你的叔叔伯伯们,也都来了,你还不打算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交谈了十几秒钟,陈敏蓉就自信满满的挂了电话,看来,她是成功的要挟住了滕柯。

    我紧握手中的请柬,陈敏蓉就冲着我微微笑了笑,“估计第一波请柬,已经送到客人手中了,这第一波的请柬,是给远房亲戚的,下午会赶制出第二波,到时候送给同事和朋友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一边翻着钱包,一边说道:“对了,昨晚你母亲还给我打电话了,说了嫁妆的事,她说她打算负责新房的精装修,家里的家具,她也要帮着买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的脑子乱成了浆糊,我是当真搞不清楚陈敏蓉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,还是她当真同意了我跟滕柯的婚事?

    手中的请柬已经被我捏的变了形状,陈敏蓉特意看了一眼我的双手,说:“怎么?不想结婚了?那天你和我儿子,不是还明目张胆的在家里接吻吗?”

    我被她憋的说不出话,陈敏蓉就继续翻包,直到她从包包里翻出了一个录音笔一样的东西,她笑着将那支笔杆举到我面前,说:“你猜这里面,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自然是猜不出,但敢肯定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突然,陈敏蓉毫无伪装的冲我说道:“你现在,一定很紧张吧?特别是在我说了,下发请柬的事?”

    我漠然的望着她,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陈敏蓉晃了晃手中的录音笔,继续道:“这里面,是你和我儿子假装情侣的证据,虽然我不清楚,滕柯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吻的你,但这里面的录音,肯定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陈敏蓉按下了开关键,而这里面,当真开始播放,我和滕柯,以及顾昊辰的对话内容。

    里面的内容很清楚,就是在说,我和滕柯是假情侣,而且是在顾昊辰的面前,做了保证的。

    我努力的回想着这段内容发生的场景,蓦然想起,这段对话,是在一家中餐馆发生的,当时顾昊辰正质疑我和滕柯的关系,所以逼问着我们两个说实话。

    而我清晰的记得,那天在餐厅里,我们的旁桌,坐了一个包裹很严实的女人,那时候我还质疑过那女人的身份,现在想想,那女人应该就是滕柯的姑姑。

    这录音笔里的内容,也应该就是滕柯姑姑录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次吃饭的时间,距离今天,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,所以说,陈敏蓉早就知道了我和滕柯假情侣的事,而她之所以爽快的同意我和滕柯的婚事,就是因为早就听到了录音笔里的内容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直在逼着我和滕柯先认输。

    看来,滕柯分析的一点都没错,陈敏蓉早就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了。

    我一个头两个大的纠结着,面对铁证,我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陈敏蓉也没再继续追问我,她打开了钱包,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金卡,说:“唐未晚,我之前不吭声的同意你和滕柯的婚事,就是为了,能让你们俩识相的停止演戏,但现在看看,事情貌似已经超出我的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很清楚,你这样的女人在碰到我儿子那样的男人以后,会在心里打着怎样的算盘。这些年,我儿子在感情生活上,从来都很干净,从滕小川出生,我就没见过他带什么女人回家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还质疑过,滕柯为什么会选择你,但得知真相以后,我就放心多了。不过,虽然我对我儿子放心,但我对你,是真的不放心。我想你现在一定在盘算着,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,直接把我儿子捆绑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骄傲的笑了笑,“我觉得,你想套牢我儿子的想法,可以彻底打消了,因为演戏就是演戏,我儿子,是不会真的选择你这样的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将那张金卡放到了我手中,说:“这里面,有一千万,如果不够,你可以直接跟我提,你想要多少,我都可以给你。只要你,别再配合滕柯胡闹,同时,永远消失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手中,这张金卡,格外的炙热。

    我低着头,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陈敏蓉故意提醒了我一句,“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认为,你能通过这种愚蠢的方式,真的嫁入我们滕家,那我也就只能让血淋淋的现实,来教训你的无知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我手中已经变形的请柬,继续道:“我会让婚礼继续,但你放心,我儿子,是肯定不会真的和你结婚的。他的性格你也了解,如果这场拉锯战,他拗不过我,他一定,会在婚礼前投降。他投降倒是没什么,毕竟他是滕风集团的滕柯,可你呢,请柬已经发出去了,如果我儿子悔婚了,你这辈子,都会臭名远扬。”

    (今天的结束啦,明天晚上九点,咱们继续~明晚加更!谢谢你们的打赏!晚安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