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4章 他要结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墓地公馆的包间内,我和陈敏蓉的拉锯战,进入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手中的那张金卡,迎着窗口的光线,闪着金光,而面前的陈敏蓉,正底气十足的等待着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我并不缺钱,所以这张金卡,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眼下我最怕的,不是假情侣的事情被揭穿,而是害怕,不能帮滕柯完成任务,也怕自己真的因为这场不成功的阴谋,而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我多希望滕柯下一秒就能出现在我的身边,如果有他在,我就不会这么难堪。

    但陈敏蓉早就掐算好了时间,她把一切都掌握的刚刚好,现在,就等我的答复。

    眼前,陈敏蓉故意点了点那张金卡,说道:“觉得钱数少了?唐未晚,你到底在犹豫什么?还是你觉得,我们滕家,真的会接受你?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摇摇头,接着将这张金卡,递交到了陈敏蓉的手中。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陈敏蓉就先焦躁了起来,“你什么意思?还不打算收手?我都已经证据确凿的跟你摊牌了,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向她的眼,“不是的陈阿姨,我只是想说,这钱我不会要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的眼神愈加恍然,“所以呢?你还要固执的留在我儿子身边?”

    面对陈敏蓉的一连串提问,我不说话,也不敢说话,我偷偷瞄了一眼挂钟上的时间,心里不停的祈祷,滕柯你快点来,滕柯你快点来。

    好似从离婚之后,我当真没再因为什么事,而这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陈敏蓉没办法,她拿起手机,就把滕柯的姑姑滕静雅给叫进了屋。

    滕静雅进屋关好门以后,她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陈敏蓉说:“多大点事啊,你怎么还没搞定!”

    滕静雅盯了我两眼,转头冲陈敏蓉说道:“录音笔里的内容,她听了吗?”

    陈敏蓉点着头,“听了,就连条件我都给她开出来了,可她还是不肯走。”

    滕静雅大惊,“还不肯?一千万都满足不了她?”

    滕静雅无语的站到了我面前,她的眼神来回的在我的脸上扫视,说: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你和滕柯假情侣的事,不是已经被揭穿了吗!你还想要从我们滕家拿走什么!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这时,房间的门外,传来了叶姝予不安的声音,“伯母!滕柯的车子开到院落里了!”

    屋内的陈敏蓉紧张的站到了窗口,“怎么会这么快!”

    我解脱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,果真,滕柯的车子,直接冲到了6号院落的门口,车子急刹车的同时,差点撞到院落内的行人。

    而我很清楚的看到,滕柯的车头,有一处,凹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来的路上,应该是出了什么小事故吧。

    陈敏蓉慌张的在窗口做着下一步的打算,而院落里的滕柯,就急匆匆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我眼看着他进了大厅,而十秒钟以后,包间的房门,就被敲响。

    姑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开门,突然,房门的玻璃,被外面的滕柯给砸碎了。

    玻璃碎片落了一地,而紧接着,滕柯伸手将房门从里侧开锁。

    门开的一刻,滕柯火势汹汹的出现在我们面前,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眼神炙热而关切。

    他站到我身边,将我推到身后,冲着陈敏蓉质问道:“你又把她找来做什么?你不是不同意她做滕家的儿媳妇么?现在又把她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陈敏蓉已经是火冒三丈,终于,她忍不住心中的怒气,随手将录音笔甩在了地上,喊道:“你们假情侣的事,我早就知道了!你联合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来欺骗我,我早就知道了!滕柯,你到底要把我这个当妈的折磨到什么地步,你才开心!”

    当录音笔落在地上之时,不巧碰到了开关,里面的录音内容,很大声的就播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滕柯的眉目微微褶皱,看得出,他对此,也感到很惊讶。

    面对铁证,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反驳。

    我以为,事到眼前,一切的做戏,都应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我,终究没能帮上滕柯的忙。

    可意料之外的是,滕柯忽然转过身,他拉起我的手臂,走到了陈敏蓉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死抓着我的手腕,郑重的冲陈敏蓉说:“没有什么假情侣的事,或许以前有,但现在没有了。我和唐未晚是真心相爱,我们最后,也一定要结婚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我吓得将手中的那份结婚请柬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滕柯注意到这份请柬时,他弯身就将其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翻看了里面的内容,再次冲陈敏蓉说道:“请柬的样式不错,就照这个模版做吧!最好现在就发给所有的亲戚和朋友,你定的婚礼日期,不是在下周二么,你放心,下周二,我肯定会带着唐未晚,出现在婚礼之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滕柯回头看了看门口呜呜泱泱的人群,接着再次冲陈敏蓉说道:“这种状况下,你应该也不希望,我继续带着唐未晚,出现在祭祖的仪式上吧?既然这样,我们就先离开了,父亲那边,我会自己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滕柯拽着我,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当我们两人走出院落的时候,叶姝予一路小跑的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滕哥哥!你一定要这样吗?伯母她为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不耐烦的回过头,看着叶姝予说道:“我和唐未晚的事,就不劳你操心了,如果你真心疼我母亲,那就麻烦你,帮我好好劝劝她,而不是,添乱。”

    叶姝予被憋的哑口无言,我跟着滕柯便上了车。

    而一上车我才发现,车子的前车窗,有一半,都碎了。

    我诧异的刚要开口说话,滕柯就冷冰冰的阻止了我,“把安全带系好。”

    而我这时才发现,滕柯的脑门上,有一处,已经肿的发青了。

    我们的车子启动时,车子的引擎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,那声音持续了三四秒,最后才变正常。

    我想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,滕柯来的路上,一定因为太过焦急,而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(下一章九点十分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