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5章 我们结婚吧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车子开出好远,我从置物箱里,拿出了处理伤口的药膏和纱布。

    滕柯安静的开车,整个车程,他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我看不远处有一个小型公园可以停靠,就指了指前面说:“你在附近停下车,我把你的伤口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滕柯这才缓过神儿,他侧头看了看我,说道: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我傻眼的看着他,“合着你车子开出来的这一路,你都不清楚,自己在往哪里开吗?”

    滕柯摇了摇头,放慢了车速,“刚刚在想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凝重的侧脸,当车子停在了路边时,我解开安全带,伸出手:“给我十块钱,我去路边小摊买瓶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滕柯拿出钱包,可是翻了两下,一块钱都没翻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才惊讶道:“刚刚来的路上出车祸,我把现金,都赔给对方车主了。”

    我崩溃,“所以你来的时候,就不能注意一下安全吗?你知不知道,你的车子开去公馆的时候,我有多担心?”

    滕柯转过头,别开我的目光扫射,声音低声而霸道:“我不是怕你被欺负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打开车门,“你去对面的公园等我,我找一个可以手机支付的便利店买。”

    滕柯伸手就要拉住我,我回头,认真的指着他的脸说:“乖乖听我话!处理完你的伤口,我还有话要跟你说!”

    滕柯愣了愣,收回了手,乖乖的服从了我的命令。

    我下车以后,穿了两条街,才算是找到了一家连锁便利店。

    重新找回公园时,滕柯正坐在人工花坛附近,逗着周围的小狗,看上去,没有任何的愁容。

    我大步的走到他面前,伸手就戳了一下他的脑门,“啧啧啧!堂堂滕风集团的大老总,竟然在这里逗狗玩!自己今天惹了多大的祸,难道不清楚吗!”

    滕柯忽然面带笑容的看向我的脸,随后指着身后的一只京巴狗,说:“你看,你和这只狗,长的多像!蠢萌蠢萌的!”

    我握着矿泉水瓶,就砸了一下他的伤口处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滕柯“嘶”的一声喊疼,没再敢多说一句错话,他的双手撑在身后,仰着头说:“原来早上的公园,这么清净啊,空气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满是享受的样子,就趁机开始处理他脑门上的伤口,滕柯疼的想要坐直身,我弯着膝盖压在他的大腿上,警告说:“别动!再乱动,我就把药膏抹进你的鼻子里去!”

    滕柯乖乖的任由我处置,等着我把他的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,他悄悄的睁开了一只眼,看着我说:“你双下巴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立马仰起下巴,“你少调侃我!”

    滕柯继续道:“这个角度看人,是真的挺丑的。”

    我将手里的沙布贴在了他的脑门上,最后用力的一拍,“让你口出狂言!”

    滕柯捂着脑门,整张脸纠结成一团,我坐在他身边,迎着头顶越来越炙热的光线,放松的说:“好了,现在我们来谈谈,怎么处理结婚的事吧!你母亲现在已经把请柬放出去了。而你这个神补刀,又不计后果的,说要跟我结婚,现在你告诉我,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幽幽的叹了口气,望向他的侧脸,滕柯的身子本来就长,坐在我身旁的时候,我仅仅只能到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低了低头,眼神迷离,“还能怎么办?结婚呗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拳挥在了他的胸口,“你给我好好说话!别闹了!”

    滕柯捂着胸口微微笑了笑,“我没闹啊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越想越来气,朝着他的后脑勺就重重的来了一巴掌,“滕柯!你要是再跟我开玩笑,我就要去找陈阿姨,说我不再帮你做戏了!刚才你母亲足足给了我一千万啊,我都没有收!你现在却在这里跟我开玩笑!早知道,我就收下那笔钱好了!”

    滕柯定了定神,接着向我靠近了一点点,“我刚刚为了去救你,车子被撞坏,维修的费用就要几百万,你却和我说,你要为了一千万,跟我闹掰?唐未晚,你到底会不会算账?难道你就没想过,把我拴在你身边,会得到更多的好处?”

    我侧过头,认真道:“怎么拴?狗链子吗?”

    滕柯狠狠的捏了捏我的下巴,“你是不是没长脑子啊!唐未晚!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“你才没脑子,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开玩笑!是你自己说让我拴你的,又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滕柯抓狂的挠了挠头,说道:“我说的这个拴,不是遛狗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滕柯站起了身,他在原地踌躇了一小会儿,随后拧着眉目,看着我说:“我说的这个拴,就是……类似于……勾引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“对!就是勾引我,你勾引到我,你就能得到,比一千万更多的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滕柯一脸认真的模样,“我为什么要勾引你?”

    蓦地,滕柯仰天长啸的在地上蹦了两下,那一米九高的大个子,上下一蹿,还真是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的笑了两声,说:“好了,别闹了,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?要不……我们去找陈敏蓉认错吧,我们好好的跟她讲道理,让你妈妈,别再束缚你。”

    滕柯毫无犹豫的摇头,倏然,他从我身后的花坛里,摘下了一朵焦黄的野菊花,送到我手中,“结婚吧唐未晚,反正你未嫁我未娶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拍开了他手中的野花,“滕柯你还闹!”

    滕柯死性不改的又从花坛里摘了一把野花,这次,连野花的花根,都被他弄下来了,泥巴落了我一腿,埋汰的要命。

    滕柯一手握着花,一手整理着自己的短发,清着嗓子,冷冷酷酷的说:“没开玩笑,我们结婚吧!反正你也不打算再婚了,我也没打算,真的交什么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漠然的看着他的眼,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在这一幕里,看到了滕柯认真的情愫。

    (下一章十点半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