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8章 邀请亲朋好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左右,我睁眼时,发觉自己的床上,摆满了乐高积木,手臂伸出去的时候,直接压在了零散的积木上,硌的我手臂生疼。

    我晃了晃头,结果自己的脑门上,竟然也摆放了一块。

    我猛的坐起身,这才看到……滕小川正光着屁股,在地上玩小汽车。

    他貌似没发现我醒了,光着屁股满地跑,甚至还跑出房间,从门口,往屋子里放玩具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的屁股看了好一会儿,说:“有人羞羞……”

    滕小川一下子抬起头,呆呆的看着我,这才意识到,自己没穿裤子。

    大概是他跟他爸两个人生活习惯了,家里没有女人,所以格外的奔放。

    滕小川一边尖叫,一边找庄管家穿裤子,整个二楼,就听滕小川在那里又吼又闹。

    我从床上爬起身,发呆的坐在床边,神经恍惚的缓了好一会儿,这时,滕柯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我门口,他一边低头整理着袖口,一边说:“出门了,领证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一身酷酷的装扮,没精打采的走去门口,“好,等我洗脸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双手抱怀的站在墙边,无奈道:“一会儿要拍结婚证的证件照,你正式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点着头,“好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滕柯出门时,已经是下午一点。

    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再三询问,“你和民政局的人,打好招呼了吧?你确定能搞定假的结婚证?”

    他点着头。

    我仍旧心里没底的怀疑,“那为什么……我们要去民政局?既然是假的,那就直接做个假证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滕柯自顾自的开车,“因为要做给我母亲看,否则她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开到民政局,一下车,庄管家的车子,就尾随我们开了过来,我还纳闷庄管家为什么要来。

    结果,人家一下车,就拿着一个dv,开始录像。

    从我和滕柯在民政局门口排队,再到跟工作人员碰面,这一切的流程,都被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,滕柯所谓的证据,就是录像。

    我假装淡然的扯着滕柯的手,小声说:“你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吗!”

    滕柯低头看了我一眼,声音微弱,“录着呢,别乱说话了,嗯?”

    我只好闭嘴点头。

    等到轮到我们两个的时候,我按着滕柯的节奏,附和的开始跟工作人员交流。

    滕柯全程面不改色心不跳,感觉他不是在领证,而是在……谈生意。

    当我把户口本和身份证全都拿出来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,这就是真的在结婚,我扯了滕柯一下,他却递给我一个,让我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好吧,他应该是跟工作人员打好招呼了,要不也不会让庄管家来这里这么随意的录像。

    一切程序水到渠成,而办理手续、拍照的过程中,我不禁回想起了,我和周子昂结婚时的经过。

    仿佛,这一刻也有当初悸动的心情,但想起周子昂,我更多的还是恶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庄管家的录像结束时,我浑身松软的倾吐了一口气,我抚了抚自己的胸口,说:“一直不让我说话,这个感觉太难受了!”

    滕柯看了看手里的小红本,说:“今天开始,就是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我探了一眼本本,说:“反正也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滕柯勾了勾嘴角,“以后就要同住一个屋檐下了。”他朝我伸出手,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我随意的拍了一下他的手掌,“谁让我欠你的!”

    上车以后,滕柯将我的本本,放在了我手中,说道:“自己收藏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随意的放进包中,说:“你要现在告诉陈阿姨吗?我们结婚的事?”

    滕柯摇头,“暂时先不,因为我总觉得,我母亲还有什么其他的招数没使出来。结婚的事,我还不打算说,看看结婚那天吧,我感觉她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觉得陈敏蓉不会这么轻易的,就让我跟滕柯结婚。

    她在婚前做了那么多逼迫我的事,包括用钱收买我,以及用请柬去激将顾昊辰。这些都是她为了阻止我和滕柯,而作出的手段,所以我完全敢肯定,她后面,还有招数要对付我。

    但如果现在让她知道,我和滕柯已经“领证”,她肯定,会发疯吧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去以后,滕柯递给我一个眼神,说:“后车座上有个袋子,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探了一眼,抓过之后,发现是一部新的手机。

    算上这部,这已经是他买给我的第二部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多少钱?我打款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,“顾昊辰托人送来的,他说这是他赔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顾昊辰,我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滕柯摇摇头,“不清楚,先暂时让他在外面安静一段时间吧,等他想好了、消气了,也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的叹了口气,“但愿吧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把我带回家以后,一进院落,我们俩,就齐刷刷的,看到了花园旁边停着的一辆车。

    还真是不经念叨,刚才还提到陈敏蓉,这会儿,就在滕柯的家里,看到她了。

    陈敏蓉来了别墅,我和滕柯进屋时,陈敏蓉正在沙发上喝花茶。

    陈敏蓉一见到我们俩,就开口问了过来,“去哪了?电话也不接。”

    滕柯将车钥匙扔在门口的柜台上,一边进屋一边说: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放下茶杯,气质端庄的说道:“我还能有什么事,结婚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将矛头对向了我,语调质问的说道:“可以啊,现在都把行李搬过来了,看样子,你是铁了心的,要跟我儿子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,确切的说,是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滕柯站到了陈敏蓉的面前,面色严肃,“说重点吧,结婚还有很多事要处理,我和未晚,都很忙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冷笑了一声,“我来也没别的事,就是想问问唐未晚,我送来的请柬,收到了没,是不是,都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我仍旧不敢开口说话,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假结婚,除了我爸妈现在信以为真的认为,我和滕柯已经在一起了,其他的亲朋好友,我是根本不可能通知的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一场戏,我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