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9章 陌路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面对陈敏蓉的提问,我半推半就的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滕柯知道现在的我很为难,就极力的帮我解围,“你送来的请柬,有一部分被撕毁了,等下一批做好,再通知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的语气立马焦躁了起来,“下一批?还有三天你们就要结婚了,现在还不通知?”

    陈敏蓉继续盯准我,“唐未晚,你到底有没有把结婚的事放在眼里?怎么,你觉得嫁给我儿子,很丢脸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“不是的阿姨,我会尽快通知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脸色极差的看着我,随后又看了看滕柯,怒气不消之时,我们三人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敏蓉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情绪,争吵了两句之后,脸色开始变的很奇怪,仿佛,她有其他的话要讲。

    滕柯拉着我坐进了沙发里,冲陈敏蓉说道:“有什么事就直说吧,我想你这个时间来,应该不是为了吵架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语气不满的哼了一声,她顾自的思忖了少顷,忽然道:“你们两个跟我说实话吧,你们,到底是不是为了欺骗我,才假装的情侣?眼看着就要结婚了,如果你们跟我说实话,我或许会放宽以前对你的要求,不再强迫你相亲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说话的时候,眼神没有看向滕柯,她似乎很没底气,而最后那句的承诺,我们也不敢确认,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滕柯也揣摩不清陈敏蓉的心思,但是她这个时间来这里说这些话,肯定是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我以为滕柯会好声好气的跟陈敏蓉商量一下,但没成想,他已经完全不信任陈敏蓉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做戏,是真的相爱,也真的想结婚。”

    这断然的话一说出口,陈敏蓉的眼神即刻凶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做出退步了!我都说了,不会再强迫你相亲!你还要和她结婚?滕柯,你真的喜欢上这个女人了?”

    陈敏蓉的眼神里,满是不可思议,或许在她看来,滕柯喜欢上我这样的女人,比下地狱还可怕。

    滕柯点头,“一直喜欢,没假过,既然你之前已经同意这门婚事,并且私底下发了请柬,那我也总得配合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滕柯重重的喘了一口气,转头看向陈敏蓉,“结婚的事,就别再纠结了,三天后的婚礼,照常举行就好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陈敏蓉忽然从包里拿出了一小摞的照片,砸在了滕柯的手边,说道:“你就不怕我把这些照片拿给唐未晚的父母看吗?让他们知道,他们的女儿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!”

    我看着沙发上散落开来的照片,那上面,都是我跟顾昊辰的合照,甚至还有,昨晚在沙滩边的照片。

    看上去,就好像是我和顾昊辰在谈恋爱。

    滕柯毫无波澜的说道:“未晚的父亲,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,如果你不怕把老人家气出什么事情,那就把这些照片拿过去好了。但我想,你应该还没那么狠心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敏蓉的眼神里划过了丝丝绝望。

    看来,滕柯还是很了解她的,他知道,陈敏蓉就算再想阻止我跟滕柯,她都不会,做出触碰底线的事。

    陈敏蓉站起身,神态急躁的说道:“滕柯!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,你为什么就是执迷不悟!你难道是想气死你妈我吗!”

    滕柯跟着站起了身,眉头微皱,“结婚是你让结的,现在,又是你不让结,从头至尾,我没做过任何事,你还想让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滕柯的话说的心平气和,而眼前的陈敏蓉,已经怒气填胸,她崩溃的打翻了茶几上的假花,说道:“一个离过婚,并且没有父母的女人,她怎么能配得上你!滕柯,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!”

    滕柯不说话,陈敏蓉却大步的走到了我面前,逼人的问道:“唐未晚,现在只要你一句话,你要是不想毁了我儿子,你就别跟他结婚!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要毁了他,那我也只能不顾一切的毁掉你!”

    我漠然的向后退了一步,心里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陈敏蓉冲我嘶吼:“你倒是说话啊!”

    滕柯站到我面前,将我揽在身后,“要娶她的人是我,你和她说那些,根本没用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痛恨的指向我,“可是她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!如果她的父母是杀人犯呢!如果她的父母是路上的乞丐和小偷呢!滕柯,你找这样一个女人,你是要毁了滕家的门面吗!”

    当这些伤人的话,从陈敏蓉的嘴里说出时,我心里的隐忍,慢慢的崩塌决堤。

    我甚至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,难过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。

    从出生到现在,关于亲生父母的事,我一无所知,但我从未想过,他们会是令人憎恶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我都将亲生父母的事情刻意遗忘,我曾经在心里发过誓,我不会寻找他们,也不会对他们尽什么义务,如果他们生活的很好,我也不会接受他们对我的好意。

    或许这样的想法很极端,但当初他们不顾一切的将我抛弃时,就应该明白,此生不论我们生活的怎么样,都是陌路人。

    眼前,陈敏蓉还在拿我亲生父母的事情说事,滕柯架着陈敏蓉的胳膊就把她往门外带,陈敏蓉却指着我的鼻头说道:“好!你不就是想嫁给我儿子吗!那我给你三天时间,把你的亲生父母带到我面前!我就不信,你明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,却对自己父母的身份,一无所知!如果你不带过来,就说明你的亲生父母,见不得人!”

    这时,滕柯强制性的,将陈敏蓉拉出了家门,他们两人在门外周旋,而我像个落魄的小丑,思考着刚刚陈敏蓉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身世……就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忽然,不太熟悉的手机铃声,从我的上衣兜中响起,我拿出手机,看到了屏幕上的来电号码。

    是我妈打来的。

    我接起,那头是母亲为难的声音,“未晚,早上我和你爸,接到滕柯母亲的电话了,她好像有意,让你的亲生父母出席婚宴……这件事你知道吗?你是怎么想的?妈尊重你的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(今天的结束啦,明晚九点咱们继续~有点小感冒,明天如果状态好,我给你们加更~晚安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