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84章 同一航班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晚宴的开幕式结束以后,餐桌上的人开始用餐交流,大家互相做着自我介绍,或者是谈一些当下有趣的话题,而滕柯,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。

    我两次在滕柯身边提醒他,有人在跟他提酒,可一向严谨的滕柯,也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开幕式结束以后,我没再看到白璐,好像她只是在台上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出现了一次,然后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滕柯告诉我说,白璐是不可能那么巧合的出现在这里的,因为白璐根本不会来酒店做这种事,白璐的性格他了解,他根本就不相信,她会来这里工作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按着滕柯说的,白璐是故意的,那她为什么,在出现了那一次之后,就消失了?

    她在阵势如此浩大的晚宴上出现,让滕柯心里泛起了波澜,而后她又消失不见,她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我猜测不出。

    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会场已经有人开始离开,而滕柯在谈完事情以后,也打算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拉着我的手就起了身,表情凝重道:“走吧,回酒店,我让魏管家改了今天凌晨的飞机,我们回酒店收拾一下,就回国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起身,一边小声问道:“这么快就回国吗?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?”

    滕柯一边走,一边应着声,“嗯,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,滕柯会提前返程,肯定是因为白璐的突然出现,他不想面对她,更不想跟她探讨,有关孩子去留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慌慌张张的上了魏管家的车子以后,这一路,我都没有好好留意这个国家的夜景,车子就到了我们的酒店。

    一下车,魏管家就急忙拿出了平板电脑,他一路小跑的跟在滕柯身边,然后讲解着还没处理完的事情。

    滕柯交代清楚了之后,魏管家跟着我们进了电梯间,而后说道:“滕总,飞机票已经订好了,那明天您和夫人先回国,我留在这里处理剩下的事。”

    滕柯点点头,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原本的好心情,忽然间,就因为白璐的出现,而变的糟糕了。

    而我和滕柯回了房间以后,滕柯的手机,忽然就带来了陈岚老师的电话,滕柯看到手机屏幕时,他还刻意留意了我一眼,我想,他应该是怕我多虑吧,所以直接按下了免提,让我也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那头的陈岚老师就道了歉。

    陈岚老师跟滕柯说,她和白璐,其实是一直有联系的,而且前一段时间,白璐还无偿的回学校帮了她很多的忙,陈岚老师是觉得,白璐念子心切的样子让人心疼,所以才会把滕柯来美国的消息,告知了她。

    陈岚老师连续说了几次对不起,滕柯虽然没有责怪,但语气里,也是透露出了他的不满。

    这次,滕柯没有多说别的,他简单的安慰了两句之后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开始准备在房间里收拾东西,我跟在他身后,一边从衣柜里拿出叠好的衣服,一边说:“我觉得白璐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,你逃避也没有用,她今天跟我表态的时候,说的很清楚,她要拿回孩子。”

    滕柯有条不紊的打开了行李箱,说道:“她是因为我来了美国,所以才会找到我,如果我回国了,她也就不会再来干扰我了,前六年她没有插手过孩子的任何事情,那以后的几十年,她也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我开口道:“你真的觉得,她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吗?”

    滕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回头看着我说:“她要的只是钱而已,当年孩子出生之前,她用结婚要挟我,我没有同意,最后她提出了三千万的条件作为交换,她亲口告诉我,她不会抚养这个孩子,她要让我当单亲父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滕柯摇了摇头,“她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,她这次找我,也不过是想用孩子,换得更多的金钱而已,我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滕柯的说辞,我开始觉得,白璐这个人是不堪的,虽然她给我的表象,是一个高冷又拎得清的女人,但在滕柯那里,她并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。

    可能,他们之间,还有很多很多更不可思议的经历的吧。

    我没有继续问下去,因为滕柯的情绪显然已经差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从我认识他以来,我还没见过,他因为什么事,而这么的愁眉苦脸,就连陈敏蓉和滕建仁离婚的那段日子,我都没见过他如此的纠结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钟,我和滕柯抵达机场以后,滕柯的状态才算是放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而滕柯的手机里,有陈敏蓉之前发来的小川参加校园活动的照片,滕柯点开放大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很温馨。

    大概这个时候,也只有小川,才能融化滕柯吧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滕柯一个人奋战的那些年,陪在他身边的,除了家人以外,就是小川了。

    我理解他对小川的感情,一个男人带大一个孩子不容易,而滕柯又是经历了那么多波折的人。

    候机的那段时间,滕柯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,本来他早上起来的就早,现在又要赶飞机回国,他真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我觉得,他其实也挺脆弱的,他有自己想努力守护的东西,有自己不想被干涉的私人领域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没有我看到的那么刚强,别人都说,其实男人也是孩子,特别是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。

    或许,这才是相爱的状态吧,他把他不好的情绪袒露给我,他把他柔软的一面掀开给我看,让我知道,他也不是万能的,他需要我,在脆弱的时候,给他温暖。

    临着登机时,我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,滕柯醒来时,他点着脑门就在我的肩膀上蹭了两下,说:“这是我这几天睡得最踏实的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这是也是我这几天,最安心的时刻。”

    滕柯坐起了身,他搂过我的脖颈,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个吻,说道:“只要你和小川一直在我身边,我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的应着声,“我们和小川,会一辈子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安检登机后,我和滕柯安心的坐进了位置里,滕柯还要继续打盹,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是,乘客陆续登机时,我忽然在空气中,嗅到了一股茉莉花香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我猛然的回过了头,竟看到,同样上了这架飞机的白璐……

    (今天的第一章,下一章九点半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