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96章 扰乱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过了曲玥的劝导,我的心情,也跟着变的混乱了,晚上曲玥从家里离开以后,我好算把滕小川哄睡着。

    而几个小时过去了,滕柯依旧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而陈敏蓉,也一直没有回来,我想着,她现在应该在和白璐促膝长谈。

    我去厨房弄了一点热牛奶,随后端着餐盘就走去了滕柯书房门口,我敲了敲门,屋子里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轻轻的推开门以后,发现滕柯此时正趴在书桌上,打盹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薄羊绒衫,松松垮垮的贴合在身上,看上去有些单薄。

    我把牛奶放到了一边,然后在他的后背上披了一条毯子,而突然间,他伸手,就拉住了我的手腕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你怎么没有睡?我还以为你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依旧低着头,呢喃道:“我不能让小川离开我,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?”

    我没有犹豫的点着头,“我也不希望小川离开你,我也很爱小川。”

    这时,滕柯抬头看向了我,他眼神深邃的望着我,说道:“其实白璐这个人我了解,她只不过是不希望我和你结婚,所以才会用孩子来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滕柯这样说,我禁不住的咽了咽喉咙,其实滕柯他什么都明白,因为他太了解白璐了,但也正因为这样,我们给不出任何合适的办法,去应对白璐。

    我低下了头,说:“她是不是……想和你复合?”

    滕柯没有说话,我调整着自己的情绪,看着他说:“其实没关系的,我知道你爱我,所以我对你很放心,这件事我们可以慢慢来,我相信白璐不是那么冥顽不灵的,总有一天,她会想开,而我们也会找到合适的方法,来解决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,滕柯抓着我的那只手,用了力气,“你要相信我,我只爱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书房门外的大厅里,响起了开门的声音,我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是陈敏蓉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进屋的时候,眼神沉重的朝着我和滕柯的方向看了一眼,而后,她脱掉外套,缓慢的走到了书房门口。

    陈敏蓉冲我招了招手,说道:“未晚,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滕柯,给了他一个让他安心的眼色,随后就走去了陈敏蓉的身边。

    陈敏蓉一路把我拉到了厨房门口,她缓了一口气,说道:“刚刚我和白璐谈了……她现在正在气头上,所以说话办事,都比较冲动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有些紧张,觉得陈敏蓉好像要给我带来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陈敏蓉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这段时间,白璐要和小川重新相认,这件事我是没资格去阻止的,所以我没办法拒绝她。现在,我就想等她情绪稳定以后,再想个好点的办法,把这件事情解决了,或者是用钱,或者是给她其他的好处,反正……我是不会让她把小川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“我理解,那我能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陈敏蓉想了一想,说:“未晚,我知道我提出这样的要求,有些过分,但为了小川和滕柯,你是可以理解的,对吧?”

    我心里藏着一阵阵的担忧,说:“嗯,您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为难的低下了头,说:“白璐说了……这段日子,她要每天都陪在小川身边,所以……她很有可能,会来家里看小川,但也仅仅只是这段日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尴尬的冲我笑了笑,说:“其实,我就是想让白璐知道,虽然你是孩子的后妈,但你也一样对小川很好!所以,如果白璐以后出现在了家里,你不要跟她吵,行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个要求,我心里自然是抵触的,可抵触又怎么样,白璐的事情现在根本就是无法解决的,我再抵触,也抵触不了白璐和小川之间的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我勉强的开了口,“可以,我可以接受,我知道您是想让白璐安心,这样她就不会再因为孩子的生活环境问题,而跟我们吵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点了头,“对,而且白璐她一看到你,就容易情绪激动,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想对滕柯怎么样,只是……她因为你和滕柯结婚了,所以才会闹出这样的脾气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陈敏蓉小心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所以……如果以后白璐来家里看小川了,你能回避,就尽量回避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作答,这时,滕柯从书房里走了出来,他警惕的站到了我身后,对着陈敏蓉开口道:“妈,您和她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陈敏蓉摇了摇头,说:“没说什么,就是说孩子的事,白璐那边我已经解决了,她现在也不发火了,就是……她这段时间要和孩子接触,这是我们没办法阻止的。”

    滕柯冷然的叹了口气,说:“随她去吧,如果她一定要上法庭,那我也没办法,孩子我是会尽一切能力去争取的,我不会让她影响到我和未晚生活。”

    滕柯拉着我就要走,而突然,陈敏蓉压住了我和滕柯的手臂,恳求道:“算我求你们了,能不能别意气用事?白璐现在明显就是对我们不满,我们不能和她硬碰硬!我们就好好的劝,好好的谈,总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我和滕柯停在原地,而陈敏蓉已经急的脸色发红,她有些不适的捂了捂自己的胸口,样子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我怕陈敏蓉再出什么问题,就拉着滕柯说:“行了,这件事就听妈的,白璐她要和孩子接触,就随她去,反正现在小川也已经知道,白璐是自己的母亲了,这件事,我们也掩藏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拽了拽滕柯,提醒着说:“就这样决定了,行吗?”

    无奈下,滕柯妥协了,而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也就这样,被决定了。

    难捱的一夜就这么度过时,我和滕柯,同床异梦。

    白璐的出现,对我们两个的生活,造成了蛮大的影响,而白璐这个人,也的确,扰乱了滕柯的心。

    (今天的第一章~下一章九点十分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