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08章 礼物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当“瘟神”这个两个字,从曲玥的嘴中脱口而出时,叶姝予的脸色是彻底黑了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人都不傻,谁都明白,这“瘟”和“温”字,到底有什么相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气氛僵硬之时,温华依岔开了话题,她提了一杯酒,说是要感谢尹思晗和叶炜的宴请,同时她还说,小年轻的文字游戏,她就不参与了,都是闹着玩的而已。

    温华依很大肚的就帮叶姝予解了围,但虽然这一关过去了,可多多少少的,温华依的心里,也肯定是会对叶姝予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这一餐结束时,叶姝予主动献殷勤的,跟在了温华依的身后,她说了很多奉承的好话,企图弥补刚刚的失礼,可温华依并不在乎,她对叶姝予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,但我总是觉得,温华依的这种不痛不痒的态度,才是真的可怕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在餐厅门口分道扬镳时,尹思晗坐了叶炜的车子离开,我和曲玥打算上车,但临走前,温华依叫来了自己的秘书。

    正如她在饭桌上说的那样,她要在餐点结束以后,送给我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温华依的秘书拿来礼物的时候,是一个很小的礼物铁盒,感觉里面装的,应该是类似围巾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眼下,只有我和曲玥,以及温华依和秘书四个人。

    我接过礼物盒子的时候,温华依眼神专注的凝视了我很久。

    我也搞不懂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,我恭敬的接过了盒子,说:“谢谢温总……其实,应该是我送您礼物才对的,毕竟亲子鉴定那件事,我给您添了麻烦。当初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所以顺着线索找到您了,但是亲子鉴定结束以后,一直没有接到您的消息,我就知道,这是一场误会了。总之……给您添麻烦了,您的礼物我收下了,改天,我也会亲自送您一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我微笑着收下了铁盒,可温华依的眼神再度变得柔软,她凝视着我,很久很久,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我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,就轻轻咳嗽了一声,小心的问道:“温总?您在听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可突然,她的鼻头一酸,浅浅的吸了一下,伸手推着我怀里的铁盒子说:“礼物你拿回去看吧,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坦然的开口道:“我可以抱你一下吗?我觉得我们两个……很投缘……”

    我欣然接受了她的要求,只是拥抱的一刻,我明显感觉到,她在用力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了,我觉得她似乎很缺乏安全感,而此刻我的心里,也隐隐约约的,察觉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僵硬在原地没有动,我开始觉得,我手中的这个礼物盒子,有问题……脑子混乱之时,我想当着她的面,打开这个盒子,可她突然伸手按住了我的手臂,说:“回家看,不用急。”

    大概真的是应了那句心有灵犀吧,我觉得,我和温华依之间的关系,似乎并没有眼下这一刻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没说,在没有确定之前,我也不敢说话,就这样,在曲玥的催促下,我们在餐厅门口分别。

    我上了车子以后,温华依一直没有走,而直到曲玥把车子开上了马路,曲玥侧头看着我说:“你们刚才在说什么?她抱你做什么?又不是你亲妈,搞得那么暧昧,好像你们真的有血缘关系一样。”

    此刻,我紧紧的抱着怀中的铁盒子,我有些胆怯,但又无限的期待。

    曲玥盯了一眼我怀中的盒子,说:“她送了你什么?围巾吗?感觉应该是,但是这盒子可是有点寒酸了啊,不像是什么大牌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凝重着心态,慢慢的,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而正如我预料的那样,这盒子里,根本不是什么围巾,而是一个信封……信封的下面,还放了一件婴儿穿的衣服,衣服很旧很旧了,旧的让人联想到了几十年以前的款式,可是那衣服,却整洁的一尘不染,我想,保存这衣服的人,一定很用心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的手臂忽然有些颤抖,而曲玥一边开车,一边撇头看我。

    忽然,她急刹车的,将车子停在了路边,她惊讶的指着我手中的东西,说道:“这……这什么啊……婴儿的衣服?温华依她……不会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手指发抖的拿起了那个信封,我拆开封口,而里面,放着一张亲子鉴定的证明。

    曲玥比我心急,她伸手就拿走了那份鉴定,等不及我来反应,她就手持着鉴定证明,激动的冲我说:“她是你的亲生母亲啊!温华依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啊!这鉴定上白纸黑字,写得清清楚楚啊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我终于明白了,温华依刚刚在车边凝视我的那个眼神,到底包含了多少深情。

    我也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拿过鉴定书以后,对着上面的证明字迹,不停的发呆。

    曲玥拿走了我腿上的盒子,而后,她在婴儿服的下面,发现了一张……温华依亲笔写下的信件。

    曲玥侧头看着我,而此刻的我,已经忍不住的流了眼泪。

    我没办法具体的形容,当我找到我的生母,而找到她的同时我又得知,这些年,她也一直在寻觅我的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好像两个走错路的人,不停的在平行线上忽然探寻,而终于有一天,我们在各自的轨道上受尽了生活的摧残和折磨,我们一个向上走,一个向下走,而终于,这两条平行线,有了唯一的焦点。

    此前的二十多年里,我一直是怀着对亲生父母的恨意,而一点一点成长的,但此刻,当我得知,温华依一直在不放弃的寻找我时,我心里的那些怨恨,也都跟着,一点一点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哭的不能克制,好像心里积压的情绪,只能通过眼泪来发泄。

    曲玥在反复的安慰我的同时,说:“她还给你写了一封信,要不,我念给你听,好吗?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