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20章 不负责任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璐的那句“你别走”,听的我心里很不舒服,眼前,滕柯在用力的推开白璐的手,我走上了前,想着我来替代滕柯,搀扶着白璐。

    可这时,白璐忽然虚弱无力的说道:“难道就这一会儿都不可以吗?我是真的很难受!我已经在努力的支撑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璐的情绪失控时,我缩回了自己的手,滕柯也没有再推脱,因为医生在看出我们三个人的问题的时候,医生特别无奈的告诉我和滕柯,让我们别折腾患者。

    就这样,白璐被送去了病房,挂了点滴。

    滕柯楼上楼下的忙碌时,我在病房里看着白璐,而白璐表情扭曲的仰躺在床上,视线就盯着棚顶的白炽灯。

    我给她烧了一些热水,等着屋子里的护士离开以后,白璐忽然微弱的开了口,“唐未晚,你都不会吃醋吗?你老公这样照顾我……你都不会觉得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问我,我想了小会儿,说:“我觉得你和滕柯之间只是朋友而已,所以我也没多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违心的话语,白璐就漠然的笑了笑,“我为他生过孩子的,怎么可能会是朋友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不知道算不算挑衅的话,我没做声,而滕柯回到了病房,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白璐,随后冲我说道:“我找人来照顾她,一会儿我们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病床上的白璐听到了滕柯话,当即,她用力的起着身,看着滕柯说:“你要离开是吗?你明知道我这个病有多严重!难道你就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走到了白璐的身旁,看着她说:“我会找医院的护士照看你,二十四小时为你服务,所有的事情,我也都交代给医生去做了。而且,你觉得我一个男人留在这里照顾你,合适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滕柯就刻意回头看了我一眼,继续对白璐说道:“你觉得没什么,但我还要在乎我妻子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彻底噎的白璐没话说,而在经过了几秒钟的短暂沉寂之后,突然,白璐伸手就扯掉了自己手臂上的针头,接着,她起身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就要在床上跌落下去,我和滕柯,以及刚进屋的护士,都纷纷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璐被制止住了,而这时,白璐回头冲着滕柯喊道:“既然你那么讨厌我,那好,我也不要住院了!我现在就回美国,我把小川带走,我和我儿子自己生活,不耽误你的新婚生活,可以了吗!”

    滕柯没说话,就那么眼神凝重的看着白璐,而我,越来越不明白,白璐是为了什么而这样。

    她这个人好矛盾,矛盾的让人猜不透。

    白璐的情绪渐渐稳定下去的时候,她没有再开口提及,让滕柯陪在她身边的事,而为了防止白璐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,我和滕柯,在医院等了好久之后,才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白璐睡着以后,滕柯拉着我就要离开医院,只是,当我们两个人关掉了病房里的灯,准备走出病房的时候,突然间,病房里的白璐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算我求你,让我把滕小川带走,行吗?我不会干扰你的生活,你也不要干扰我的生活,你说你不希望我伤害到你的家庭,你以为我想吗?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孩子!”

    我和滕柯定在病房门口,彼此间的心情都很复杂,房间里,白璐背对着我们,继续说道:“你把孩子交给我,我下周就回美国,从此我们之间,也就不用再有任何的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滕柯转回了身,他看着白璐开口道:“你这次回国,真的只是为了孩子?还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白璐停顿了片刻,开口道:“只是为了孩子,我没有其他的想法,也没想去干扰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听了白璐的话,我的心情也跟着变的复杂,我不知道白璐说的是真是假,但刚刚的那几句,她说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我停在原地不说话,滕柯就冲着她开口道:“如果我把孩子交给你,你会真的对孩子负责吗?还是带着孩子一起,成立一个新的家庭?其实我知道,你之前离婚过一次,这些年,我每次打款的那个男人,就是你的前夫,是么?”

    瞬间,白璐没了话,可我还是清晰的记得,白璐曾和我说过,她是独身主义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她当时是在欺骗我。

    病床上的白璐转过了身,她撑起身子坐在床边,眼神毫不闪躲的看着滕柯说:“那不算是我的老公,我和他结婚,也不过是为了我留在美国生活的一个名分而已,我和他各过各的,也没有感情!这些年,我一直都是一个人,我离婚,也不过是为了让他去过他自己的生活而已。”

    滕柯摇了摇头,“你的私生活,我不关心,但我唯一关心的,是你能不能把小川照顾好。我也想过,之前是我太自私,不让你和小川见面,这些日子你照看小川的所有经过,我也都看在了眼里。”

    滕柯语塞了片刻,继续道:“我可以把小川交给你,但前提是,你在美国需要有固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。因为,一旦我把小川交给了你,我就不可能再继续给你生活费。之前我按月给你打款,是因为我带走了孩子,对你有愧疚,但现在,如果你要把孩子带走,我和你之间,就没有任何的经济亏欠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滕柯这样说,我不禁的在心里压抑了一番,一般来讲,白璐带走孩子,白璐就更应该有资格去找滕柯索要生活费才是,但滕柯说了,如果孩子被带走,他就不会再给予她任何经济上的帮助。

    白璐没了声音,她沉默了,或许,滕柯就是知道白璐最想要的是什么,所以才会这样说的吧。

    白璐没反应时,滕柯拉起了我的手腕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离开医院以后,一上车,滕柯就坐在驾驶座的位置里,沉思了好久。

    我陪着他安静的不出声,大概就这样过去了五六分钟,我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,问道:“怎么了?还在因为白璐要带小川走的事情闹心吗?没关系的,我们可以慢慢和白璐磨合啊,我们尽力,不让她把小川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滕柯转过了头,看着我说:“如果我同意她带走小川,你会不会觉得,我很不负责任?”

    (今天的第一章~下一章十点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