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38章 和生父的见面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当温华依在滕建仁的面前表露,她很喜欢我的时候,滕建仁也说不上是什么表情,总之,他对温华依让我来担任周年庆负责人的这件事,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多说什么,就默然的接受了这个重担,而过了一会儿,滕建仁开始和温华依聊起了天,说的都是,有关老叶总身体的状况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在翻看策划案的时候,我有意无意的,偷听了他们两个人的谈话,听着意思说,老叶总怕是已经不行了,而现在叶家,正准备把所有的工作,都交接在叶姝予和叶炜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叶姝予刚回国没多久,而叶炜又的确不是什么能办实事的人,所以,家里现在也是一团糟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叶家的所有业务,都是温华依在打理。

    我记得温华依曾和我说过,当初老叶总把叶家的家业交给她的时候,就说过,如果有一天,老叶总不在了,那么温华依除了要辅佐叶炜和叶姝予之外,还要把自己手中的产业,都归还给叶家。

    当初温华依是同意了这个提议的,因为温华依从来没有想过,她会在自己年过半百的年纪里,重新找到我这个丢失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且,温华依这些年,也的确是靠着叶家这个强大的背景,打开了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外人提到温华依这个人的时候,所有人对她的反应,不是“小三”这个身份,而是叶家的幕后操纵者。

    温华依的身份地位,换句话说,就好比垂帘听政,所有的实权,其实都在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而如今,我和温华依重新相认,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新的希望,自然的,她就会想为了我,而争取到她应得的那一份。

    我说不清这里面到底谁对谁错,我只知道,温华依做事有分寸,她会处理好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身旁,滕柯正详细的跟我讲解策划案里的一些细节,而这时,滕建仁忽然站起了身,看着我和滕柯说道:“你们收拾一下吧,我们去医院一趟,看看老叶。”

    我和滕柯对视了一眼,随后便起身开始收拾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刻,我心里挺复杂的,因为我真的没有想过,我会这么快的,看到我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滕建仁先行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滕柯也跟了出去,他们两人似乎是要准备一些探望的礼品,而我和温华依呆在办公室里,即刻,温华依就表情凝视的看着我说:“未晚,一会儿……你就能看到你的亲生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这“亲生父亲”四个字,着实让我的脑子清醒了一下,我缓了十几秒钟,开口说道: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我想说,我丢失的这些年,我的亲生父亲,有没有想过我,可话到嘴边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竟然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我语塞住了,温华依就微笑着走到了我的面前,说:“抱歉了女儿,可能一直到你的父亲去世,我都不会告诉他,我找到你的这件事,因为我不想你因为这个身份,而被叶家的人攻击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其实我和你的生父,早就没有什么感情了,可能外人觉得我们关系很好,但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们之间,只是靠着商业利益在维护关系而已。而且我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,那些情啊爱啊,早就变成平淡的亲情了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伸手抚了抚我的额头,说:“你父亲,其实是防备我的,因为这些年,我掌握了太多叶家的实权和秘密。而且令人难过的是……你的父亲,其实并不希望我真的找到你,因为他太了解我了,如果我真的找到了你,我就会把我一切的一切,都给你。他不希望我因此而剥夺了叶炜和叶姝予的利益,但我很清楚,叶家如果单靠着那两个不成熟的孩子,是没办法继续壮大的。”

    她苦笑了一声,继续说道:“这些年,我一直是在独自寻找你,你的父亲……没有帮过我,也没有提及过你,可能在他认为,我的未晚,早就已经丢失了,或者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温华依的声音微微的有了颤抖,“我知道,我不应该说这些伤害感情的话,但我想让你明白,现在,你是我唯一的依靠,我会把你保护的好好,不让任何人,伤害到你一根汗毛,包括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这一刻我才明白,其实我的生父,并没有真的寻找过我,而他,也并不希望,我重回叶家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事情我可以理解,但说实话,当温华依亲口告诉我的时候,我还是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可能,有些缘分就是这样的吧,有些人,是永远都不能相认的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开车去了医院的时候,滕建仁和滕柯拿了一些探望的礼品,我们前前后后的上了电梯,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,病房里,叶炜和尹思晗正守在病床边。

    而当尹思晗看到我的时候,她的视线就来回的在我和温华依的身上挪动,我想,聪慧的尹思晗,应该已经明白了我和温华依之间的关系,即便,今天我是以滕家人的身份,来看望叶总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尹思晗聪明,但恰恰,这也是我最惧怕她的一点。

    尹思晗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时,我冲着她眨了眨眼,而她立马意会了我想传达的意思,便一直闭口不谈的冲我们微笑着。

    我们进了屋,滕建仁就笑呵呵的走到了老叶总的病床边,老叶总现在的意识不是很清晰,但还是可以交流的。

    而我,站在滕建仁的身后,看着病床上,我这个虚弱的“生父”。

    此刻,我的感触是混乱的,虽然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,但这一次的相见,一如上一次见他一样,温和且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,可没办法,我们不能相认,可能直至他离世之前,我们都要以陌生人的关系,来看待彼此。

    (今天的章节提前更新,今天[22号]的第一章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