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42章 你离我远点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个小时前,我刚刚得知,奶奶的死因,是心脏病突发。

    因为病发的突然,从而导致了一系列的衰弱和病症,短短的几分钟到十几分钟,就结束了生命。

    医生说,如果及时抢救的话,是来得及的,可并没有人在奶奶发病的时候去施救,甚至连预警系统,都没有提示。

    难过的情绪一点一点的在我的心里渐入平和时,我想,或许是白璐,设计陷害了我,但我没有证据,我也没办法断定,这件事就是她做的,因为,我什么都证明不了。

    我唯一能说的,就是“不知情”这三个字,可在场的所有人,没有人相信我。

    一个人靠着墙壁站在灵堂角落里的时候,身旁,隐隐约约的走过来了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我缓慢的转过了头,看到了滕柯。

    滕柯轻轻的将我揽进他的怀中,温柔的拍着我的后背说: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,这件事与你无关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可是,只有滕柯的信任,又有什么用呢?他的信任,是出于对我的了解和爱,可其他人呢?

    现在滕家的所有人都认为,是我的失误或者是刻意,害死了奶奶。

    灵堂前方,小川不知怎的,就跪在了奶奶的遗像前,小川哭的很凶,哭的让人止不住的心疼。

    我就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,耳边,滕柯低声说道:“你先去休息好吗?你去单间里休息,等我这边忙完了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推开了滕柯的胸膛,抬头看着他说:“我真的没有害死奶奶,我去医院的时候,她就已经出事了,是白璐让我去的,我去的时候,医院一个人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不停的抚摸着我的额头,“好了我知道了,这件事你已经和我说了很多遍了,我知道的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段话,我已经和滕柯讲了很多遍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自己现在像个小丑,明明没有人相信我,可我还要在这里努力的解释,事情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心里绝望之时,我低着头说:“你先去忙,我去单间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我一个人走去了空房间,滕柯没有追上来,但他叫上了魏管家跟在我身后,随时看着我的行踪。

    我和魏管家两个人呆在空房间里的时候,时不时的,我听到了外面,有陈敏蓉的哭声。

    我知道陈敏蓉和奶奶有着几十年的感情,她会伤心欲绝,也是我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只是,当魏管家走出房间,去帮我拿温水的时候,我无意的透过门缝,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葬礼服,站在陈敏蓉和滕柯身旁的白璐。

    白璐站着的那个位置,本来是应该我来出席的,可陈敏蓉和滕建仁没有让我出面,因为在他们的心里,奶奶的死,和我脱离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我再次无望的苦笑,或许,这就是白璐的目的吧。

    魏管家把水杯递到我手边时,他温和的看着我说:“夫人,我看你脸色不太好,要不,我去给你拿些吃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“不用了,我现在也没有胃口,你也休息一会儿吧,跟着忙了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魏管家叹了口气,说:“刚才……我看到滕总偷偷抹眼泪了……可能没哭,但我看到他挺难过的,他和老人家的感情,特别好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,我的心咯噔一下,可能是因为我太难过的原因,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滕柯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开口说道:“他和奶奶的感情……特别好……”

    魏管家点了头,“老人家是去享福了,等葬礼结束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倒是希望,等葬礼结束了以后,一切,都会好起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我觉得,滕柯虽然嘴上说着相信我,可他心里,还是会埋怨我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到奶奶离世的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,所以,我说的话,也仅仅只是我说的话而已,陈敏蓉和滕建仁都不相信,而滕柯所谓的“相信”,只是为了安慰我。

    我颓丧的坐在座位里的那段时间,我趴在了桌面上,手边,我的手机连续震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我直起身子,是曲玥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接通,那头,是曲玥吃惊的呼喊声:“未晚,滕柯奶奶去世了?怎么回事啊!怎么这么突然?你怎么不告诉我!”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口,说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,曲玥继续说道:“我现在正往那赶呢!我怎么都是要去看一眼的,你和滕柯还好吧?你们不要太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我逞强的说道:“嗯,我们没事,你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刚巧,房间的门,被打开了,而走进来的人,是陈敏蓉和滕建仁。

    此刻,滕建仁正双手搀扶着陈敏蓉,而陈敏蓉,已经哭的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滕建仁把陈敏蓉放在了椅子上,随后转头对魏管家说:“小魏,你照看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魏管家点着头,即刻,滕建仁就离开了房间,连看都没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心里发着沉,而陈敏蓉则身子虚弱的倚靠在椅子上,整个人完全发力,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我看她很难受,就好心的给她倒了一杯温水,送到了她手边,可突然,她扬手就打翻了我的水杯,语气依旧差劲的说道:“你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的这句话一落地,我的脸瞬间就涨红,我以为她今天在医院打我,是因为情绪激动,毕竟她打我以后,滕柯在我身边,说了很多求情的话,让我不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她是真的恨我。

    而这时,房间门口接着又走进来了白璐的身影,白璐的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,她径直走到了陈敏蓉的面前,一边给她擦着额头的虚汗,一边说:“伯母,你别难过了好吗?老人家是去极乐世界享福了,而且这件事,真的不是谁的错。”

    白璐的这句话,说的我心里很不舒服,什么叫不是谁的错?

    难道,这件事是我的错?

    心里不甘之时,我抬头看向了白璐,可她完全无视我的存在,继续说道:“伯母,你不要这样惩罚自己,好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