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43章 嫌疑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璐在安慰陈敏蓉的时候,我已经彻底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了,我起身就走到了白璐的身后,冲她说道:“如果你不忙,能过来跟我谈一下吗?”

    白璐回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和语气冷然的要命,“没看到我在安慰伯母吗?你如果有事,能等一下吗?家里的所有人,都在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我完全傻了眼,她跟我说,家里的人都在忙?所以,她也把自己当成了滕家人?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那一刻,我伸手就拉过了她的肩膀,语气决然道:“婆婆有魏管家在找照顾!不需要你在这里说一些没来头的话!什么叫做这件事不是谁的错?你是在针对我吗是吗!”

    当我把最后两个字喊出来的时候,我承认,我已经声嘶力竭了,我知道我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下作出这么没分寸的事,可是我真的无法忍受了,就算别人骂我没家教也好,就算别人把我当成疯子也罢,我也不想再这么继续忍下去了!

    奶奶的死,与我无关,而我,必须要把这件事,查个水落石出!

    我的呼喊声落地时,我心里其实早就已经发虚了,而陈敏蓉也被吓了一跳,白璐则木然的看着我,傻了眼。

    可能她们都没想到,平日里一向顺从的我,会忽然在奶奶的葬礼上,发火吧。

    陈敏蓉呆住的时候,她缓了几秒钟,接着对我说:“唐未晚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陈敏蓉,开口道:“我是在解释,我是在为我自己解释!现在你们所有人都认为事情的原因,出在了我的身上,可是你们凭什么这么认为我?就因为我好欺负吗?就因为我在那个不恰当的时间段出现在了医院,所以你们就认为,奶奶的死,是我一手造成的吗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陈敏蓉用尽力气的就冲我吼了过来,“唐未晚!这里是殡葬馆!你说话给我注意分寸!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那你骂我打我的时候,有注意分寸吗?”

    陈敏蓉瞬间语塞,而白璐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发火,她直起身就走到我面前,冷然的说道:“你不是要理论么,好,那我们换个地方说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拉过了我的手臂,可我凭什么要跟着她离开?我当即就甩开了她的手,说道:“就在这里说,就在我婆婆的面前说!如果你没做亏心事,那我们就在这里,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眼前,白璐的眼睛里,闪过了一丝丝的心虚,她的嘴巴不自觉的微微抿动,而后佯装放松的说道:“好,你说吧,如果这样能减少你心里的负担,那你就说!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笑了笑,“你还真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,怎么,陷害我的滋味,就那么好么?所以才处心积虑的把我骗去医院,然后把奶奶的死,栽赃嫁祸给我?”

    白璐张口就反驳了过来:“唐未晚你不要乱说话!奶奶是怎么死的我不清楚!而当时在医院的人,只有你一个!”

    我继续无奈的笑了笑,“对,是只有我一个,如果不是只有我一个,你的目的,也不会达成!”

    而这时,我身后的房间房门,忽然就被打开了,走进来的人是曲玥。

    而曲玥在看到我和白璐面红耳赤的时候,曲玥想都没想,一手推开门,直冲冲的就站到了白璐的面前,推着她的肩膀喊道:“你他妈的想对唐未晚干什么啊!隔着门我就听你们在争吵!”

    白璐被曲玥推搡的时候,她重心不稳的向后退了两步,而后,也不知道她是在演戏,还是真的站不稳了,她直接,就顺着桌角,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房间门口,走进来了滕柯和滕建仁的身影,以及……梁琴钰和傅伟伦。

    我想,他们应该都看到了白璐跌倒的一幕。

    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稍稍让我有了点心里安慰的是,陈敏蓉没有在这个时候指责我,可能,她在听了我的自述之后,也对我,有了那么一丝丝的相信吧。

    我心里压抑着,白璐就坐在地上,艰难的握着自己的手臂,模样很痛的说道:“今天是奶奶的葬礼,我希望你能冷静!我们没有人把奶奶的死,归咎到你的身上!是你自己非要这样认为,还作出这么多奇怪的事!唐未晚,我不想和你有冲突,我也希望,你别因为心虚,而来伤害我!”

    这话里带话的言语一说完,我差一点,就要动手打人了。

    可能我这辈子,都没遇到过这么恶心的人,恶心的令人发指!

    房间门口的人都不说话的时候,我反反复复的平静着自己的心态,滕柯有走到我的身后阻拦我,但被我推开了。

    我两步就走到了白璐的面前,一字一句的开口道:“白璐,我和你无冤无仇,但今天,你会用那种话来暗示别人,那好,我现在就在这,跟你把话说清楚!原本今天,应该守在医院的人,是你白璐,而不是我!但你中途给我打电话,用什么所谓的去接小川的理由,让我去医院照看奶奶!我当时接到你电话的时候,我还觉得挺可笑,一个从来不会给我打电话,而且死都不会把孩子交给我来照看的人,竟然主动弄到我的电话号码,还让我,代替你去照顾孩子?”

    我哼笑了一声:“你就抓住了我不会跟你争抢孩子的心理,所以你断定,我肯定,会去医院照顾奶奶!因为这于情于理,我都会这么选择!”

    即刻,我从兜里拿出了手机,我翻出了我今天在医院拍下的那张复诊的记录单子,对着她说:“白璐你看好了!我去的时候,是中午临近下午的时间段,但奶奶应该做的复诊,你压根就没有找人去做!按理来说,就算你不找,护士也会来询问什么时间做复诊,但我刚刚脑子清醒的时候给医院打过电话了,人家说了,护士去了以后,被你拒绝了!”

    眼下,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我整个人,都在发抖,这种感觉,难受的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白璐要张口解释,但我并没有给她机会,我继续说道:“我今天说了很多遍,我抵达医院的时候,奶奶就已经离世了,而医生说过,奶奶是心脏病突发!如果你一口咬定,这件事和我有关,那在我没去医院之前,你是不是同样也有嫌疑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语气不稳的话,滕建仁忽然就在我身后喊了话:“唐未晚!这些话你留着回家说!这里是奶奶的葬礼!”

    我笃定的回过头,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,“对!你说的没错!这是奶奶的葬礼!可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,就让我一个人呆在这个空房间里,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!我只想好好的和奶奶道个别而已啊!我只想好好的在她的灵前道个别,难道就那么困难吗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