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44章 你在说什么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所以我这辈子都没想过,有一天,我竟然会在滕柯奶奶的葬礼上,说出了那些话,做出了那些事。

    可能在别人眼里,我就是一个疯子吧,但疯子又怎样,如果我不这样说,恐怕我就真的要担负下害死奶奶的这个罪责了。

    我不是看不懂滕家人看我的眼神,从奶奶过世的那一刻起,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场,自然而然的,他们的责怪和怀疑,就落在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休息室的房间里,一屋子的人,都诧异着眼神,滕柯站在我身旁,随手就将我挡在了他的身后,他看着滕建仁说道:“我先带未晚离开,这里你们照看着。”

    可是,明明我已经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了,明明我已经把证据拿到大家的眼前了,那我为什么要离开?

    滕柯伸手拉我的时候,我直接就推开了他,我转头看着脸色诧异的白璐,说道:“所以呢?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?关于奶奶的死,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白璐的脸色已经气的通红,她眼神决然的看着我,忽然,她发狠的说道;“唐未晚!你为什么要这么污蔑我?就因为你害死了奶奶,你不想承认,所以你把事情的罪责,都推脱到了我身上?凭什么!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质问?你的那些证据算什么?奶奶没做复诊,那是因为当时我正急着要走!我以为你来了以后,会带着奶奶去找医生!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笑了一声,“那你电话里怎么没告诉我,奶奶没做复诊的事情?你那么缜密的一个人,那么顾虑周全的一人,为什么不告诉我,奶奶早该做的检查,没有做?而且人家医生说了!奶奶的死因,是心脏病的突发!她是在受了刺激以后,才犯了病!所以说,上午的时候,奶奶就已经苏醒了!”

    喊完这些话,白璐的眼神闪躲了一下,我知道她是肯定有问题的,甚至,在情绪过激的这一刻,我觉得是她气死了奶奶。

    屋子里异常安静的那一瞬间,滕柯继续拉过了我的手,恳求的说道:“我们先离开好吗?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可这一刻,我真的没有办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了!

    我转过身,看着滕柯说道:“交给你处理?你能处理的了吗?去世的人是你的奶奶,你现在能有心情处理这件事吗?滕柯,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,从我们结婚开始到现在,只要是涉及到你家庭的问题,我全部都在让步!我知道你工作忙,无心顾及家事,所以,就算我心里有再多的委屈,我都忍下了!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可今天不行!现在我不会相信任何人了,我知道你想维护我,可就算你真的处理了这件事,你也只不过是求和而已!白璐她是小川的生母,就算你查出了白璐害死了奶奶,你们滕家人,也不会对她怎么样!因为小川是你们滕家的孩子,因为白璐这一生,都会带着小川母亲的头衔!你们家,根本就不会真的责怪她什么!”

    喊完这些话,我胸口的闷气,一股接着一股,而久久站在椅子旁侧的曲玥,终于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曲玥的眼眶微红,她的脸上带着很大的怒气,她走到我身旁,随后看着滕柯说道:“滕柯,今天你们家有丧事,所以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!但就今天这事,我在旁边听完了,我也知道怎么回事了!我今天不骂人,毕竟死者为大!但是,你今天做的事,真是太不男人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曲玥就转头看向了滕建仁和陈敏蓉,说道:“叔叔阿姨,以前我觉得滕家的人,都挺理智聪明的,要不那么大的家业也不能做的那么好!但我今天听了这事,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!从唐未晚准备嫁进来的时候开始,你们就一直在反对,现在人命关天了,你们还给她扣了这么个恶心的屎盆子!怎么,就因为那个白婊子,给你们家生了儿子?”

    曲玥的话还没有说完,这时,白璐开了口:“你说话能干净点么!”

    曲玥冷笑着就回头看向了白璐,“你让我说话干净点?你自己的嘴巴有多脏,你自己不知道啊?你诬赖唐未晚杀死了老人,你特么长脑子了吗?就特么瞎猜测!我看杀人的真凶就是你!长的就是一副贱人样!”

    曲玥辱骂白璐的时候,我拉了一下曲玥,因为我不希望,她因为我,而和滕家的人搞垮关系。

    我不停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,随后对着滕柯说:“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,也知道你现在处境两难,但我今天实在不能再继续忍受了,可能你觉得你已经在用全力去保护我了,可这不是我想要的,我想要的,是奶奶去世的真相,我想要的,是自尊心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地,我的眼泪就顺着脸颊往下流,我模模糊糊的看着滕柯,说:“一会儿我去奶奶的灵前道个别,我就走,这几天我也不回家了,我知道现在你们都讨厌我,所以我识相点,自己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我心里压抑的情绪,彻底达到了峰顶,我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胸口,等呼吸顺畅了以后,我回头看着陈敏蓉说:“妈,我知道您对我有很多意见,虽然我们也有感情好的时候,但白璐出现以后,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不论我多努力,我都不是你们滕家的人,而你们从始至终,也都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人看待。我知道我配不上滕柯,我一个二婚的女人,家境还很普通,于情于理,我都不是你们最中意的那个选择。更何况……结婚以后,我也一直没有怀上滕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“不过现在好了,小川的母亲回来了,而你们,又对白璐那么的满意,那我也应该懂事点,从滕家这个我没办法融入的大家庭里,退出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滕柯紧张的就拉过了我的手,语气焦急道:“你到底在说什么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