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45章 她也生气了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眼下这一刻,我的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掉,我太难受了,难受的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,就好像,今后的路不论我怎么努力的走,都走不到有阳光的那一面了。

    我是爱着滕柯的,可现在的爱,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情绪彻底崩塌的时候,我转过身,看着滕柯说:“要不我们离婚吧,其实这段时间,我也挺累的,不仅身体累,心也累,而且,做你妻子的这段时间,我觉得自己就是你的累赘,我也挺愧疚的。”

    当我将离婚这两个,挂在嘴边的时候,滕柯握紧我的那只手,忽然间,就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眼神失落的看着我,像是在看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所有人都不说话,而隔了一两分钟以后,一向无所谓的傅伟伦,清了清嗓口,说道:“不至于吧,奶奶只是病逝而已,不至于把矛盾,上升到离婚吧?而且,这件事也还没有查清楚,医生那边是怎么说的,不是还没有确定结果么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说完这些,梁琴钰就快速的扯了一下他的手臂,意思告诉傅伟伦,不要多嘴。

    傅伟伦低头无奈的笑了笑,低声道:“真不明白,结婚有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是啊,结婚有什么好?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个问题,似乎真的没有让人满意的答案。

    我们是为了爱情而结婚的,可结婚以后,我们却满满的扼杀了爱情。

    婚姻是坟墓,却也是自己一手挖开的。

    我吸了吸鼻子,转身就要离开,可滕柯依旧死死的牵着我的手,眼神笃定的看着我,说道:“我不会离婚,你刚才说的,我只当你是在说气话,我们现在就回家,好么?”

    面对滕柯的请求,我当真觉得,我的心太狠了,我知道我心软了,可眼下这一刻,我已经没有退路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身旁,曲玥伸手就扯开了我和滕柯的手臂,说道:“行了,不管离婚与否,今天你们谁都别想干扰唐未晚了!今天她和我走!”

    曲玥将我扯到了一边,她看着屋子里的所有人,随后笑了笑,说道:“我奉劝各位一句,奶奶的死因,你们最好查清楚!别养着恶魔在身边,还自欺欺人的说,她是天使!”

    说完,曲玥就打开了房间门,而门外,小川刚好站在门缝的地方,眼神呆呆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当小川看到我哭红的双眼时,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:“未晚妈妈,你们刚刚是在吵架吗?是不是白璐阿姨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小川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,“未晚妈妈,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?他们说奶奶去了很远的地方,可是我想奶奶了,你是要去找奶奶吗?”

    看到小川在哭,我再一次忍不住的,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无意间,我在小川的衣领里处,看到了一块红的发青的掐痕。

    我伸手就去翻了翻他的衣领,而曲玥在注意到了伤痕以后,她转头,就冲着屋子里的人说道:“某些人可真行啊!把孩子掐成了这样!算是亲妈吗?别是个畜生吧!”

    而我在看到小川的伤口时,我即刻,就想起了刚刚小川在奶奶灵前哭泣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白璐这个人,最喜欢在陈敏蓉的面前做戏,特别是孝顺的戏码。

    我想,刚刚小川之所以会在灵前哭的那么伤心,肯定,是被白璐掐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,我本来不打算说的,可现在,既然事态已经糟糕了,那我也就不怕鱼死网破了。

    我伸手将小川的衣领翻了过去,我拉着小川的手,走进了屋,我把小川放到了滕柯的面前,说道:“孩子还是由你来带吧,为了让孩子尽孝而去虐待孩子的事,我无法接受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转身就要走,可滕柯挡在了房间门口,继续恳求着说:“对不起,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,一会儿我们一起离开,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木然的看着他,“别勉强自己了,我知道你不能走,你要留下来守夜的,否则,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。今天就算我求你了,让我离开吧,我们各自冷静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更多好看女生言情

    ↘我↙

    ↘的↙

    ↘书↙

    ↘城↙

    ↘网↙

    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滕柯低丧着情绪,迟迟说不出一句话,而这时,灵堂大厅那边,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了一个男员工。

    那个男员工跑到了滕建仁和滕柯的面前,说道:“滕总、老滕总!叶帆集团的温总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,滕建仁极度无奈的看了我一眼,随口道:“行了,我去接待!你们留下来处理这件事吧!”

    而我的身旁,曲玥偷偷在我耳边说道:“是我叫你妈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继续不安着,但现在的我,已经一秒钟,都不想多呆了,我推着滕柯的手臂,说道:“让我走,行么?”

    滕柯不松手,而我们就这样僵持了小一会儿之后,房门外,出现了温华依一身黑色职业装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笔挺的站在滕柯的身后,温和且自然的说道:“能把未晚交给我么?”

    温华依一开口,滕柯的眼神就紧张了一下,滕柯默默的避开了身子,他认真的看着我,企图我能中途改变主意,留下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我只想走。

    温华依冲着我笑了笑,开口道:“看上去,未晚小姐的心情好像很不好,那未晚小姐白天答应我的邀约,是不是就去不成了?”

    我知道,温华依说的话,不过是想要找个理由带我离开而已,她来这,就是来解救我的。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,曲玥就跟着说道:“走!现在就走!正好我们刚准备走!”

    温华依的出现,刚好拯救了我。

    我跟着温华依离开的时候,滕柯一直跟到了车子边。

    临着上车前,滕柯依旧拉着我的手臂,神态憔悴道:“答应我别胡思乱想好么?也别说离婚这种话,我给你时间冷静,你也给我时间,去处理家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,只是茫然的点着头,“好,我答应你,我们都彼此冷静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我上了温华依的车子,曲玥就陪在我身边,而温华依并没有理会滕柯,似乎,她也生气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