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56章 对等关系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晚些的时候,病房里只剩下曲玥和顾昊辰在陪着我,我的父母回了家,说是要帮我亲自准备一些补汤类的东西,顺便,回家收拾房间,等着接我回家。

    天色渐黑时,滕柯回到了医院,一进病房,他就眼神焦灼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四目相对,而这时,曲玥看了顾昊辰一眼,开口说:“得了,男主人回来了,电灯泡该撤退就撤退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曲玥就往门外走,但窗口的顾昊辰一直站着没动,曲玥就回头盯着他说:“灵魂出窍了啊!走啊!想什么春秋大梦呢!”

    顾昊辰愣了一下,说:“啊好……我去看看小川那崽子。”

    曲玥和顾昊辰离开以后,滕柯走到了我床边,他久久凝视我,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着看着他说:“你是不是激动的……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滕柯点了点头,他坐到我身边,摸着我的额头说:“辛苦你了,也委屈你了,我还以为,你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抓着他的手掌,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,说:“我就是为了我们的宝宝,我也要醒过来呀!”

    滕柯温柔的望着我,说: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等开庭以后,白璐做的这些事,我都会提交法院,所有的事情,也都会跟着结束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“我知道你会搞定这些事,但最近一段时间,我可能真的不会回家里了,我爸妈的态度,你也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滕柯犹豫了一会儿,说:“最近一段时间,我也不会让你回家了,我现在,必须让白璐远离你。”

    的确,现在的白璐在我看来,是可怕而令人恐惧的,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甚至不惜去谋害我,真不知道,她以后,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她连小川的安危都可以不顾,还会有什么,是她在乎的呢。

    只是,我和滕柯才絮叨了没多一会儿,病房门口,就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身影。

    那女人穿着一身的黑色女式西装,模样很刻板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才想起,她是温华依公司里的秘书。

    那秘书敲了敲门之后,她一个人走到了我面前,恭敬的说道:“唐小姐,领导让我来接您,她已经和医院的人沟通好,让我帮您办理转院手续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说:“什么转院手续?”

    秘书指了指我的手机,“领导那边应该已经通知过您了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了手机,才看到温华依给我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落水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,我现在必须给你办理转院手续!我也得知你怀孕的事了,很快我的人会找到你,你配合她就好!妈妈现在很担心你,你要听话。”

    看了温华依的消息,我没办法,只得同意了秘书的话,滕柯在看过我手机上的消息之后,他说道:“去私人医院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嗯……既然她开口了,我就必须去……这件事……你就不要告诉你母亲了,最近一段时间,你让她也在家好好休息吧,不用挂念我。”

    滕柯叹了口气,说:“等我处理完这些事,就去找你,小川现在还没有苏醒。”

    我应着声,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的秘书在帮我处理好一切琐事以后,我被三四个女士专护,小心翼翼的,送到了轮椅上。

    她们中一个人推着轮椅,一个人照看着我的脚下,剩下的两个人,在帮我整理病房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曲玥和顾昊辰就站在门口走廊里互相拌嘴,他俩看到我被推出来的时候,曲玥直接就警惕了过来,“干什么!要去哪!怎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我冲曲玥摆了一个嘴形,告诉她是温华依让这么做的,曲玥没再说什么,而顾昊辰好奇的看了一眼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的女秘书,随后,顾昊辰说道:“温总的人?那不是她的贴身秘书么!怎么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滕柯就碰了碰我的肩膀说:“你现在去那边吧,家里这边,我来解释安顿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身后的专护,就推着我的轮椅,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,当我们经过白璐病房的时候,我听到屋子里,有摔打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房门上的那一块很小的玻璃,被人从里面砸碎了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顾昊辰就急忙冲到了病房门口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这门一开不要紧,要紧的是,门开的同时,屋子里的白璐,刚好把水杯砸了出来,差一点,就砸在了顾昊辰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,杯子在地上碎裂的时候,顾昊辰看着屋子里说道:“白璐……你到底在做什么啊你!”

    白璐对着门口的我们这些人看了一会儿,接着,她直接就冲我喊了过来:“唐未晚!你欺人太甚!我没有拉着你入水!是你自己掌控不住自己才溺水的!你为什么要污蔑我!为什么!”

    看着她死不承认的样子,我回头对着身后的专护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专护继续推着我往前走,可忽然,屋子里的白璐就冲了出来,白璐跑出来的时候,没有穿鞋,她赤着脚,脸色惨白的看着我说:“我没有陷害你!我也没需要你来救我!你给我和滕柯解释清楚,你溺水的事,和我无关!”

    听着她疯了一样的言语,我转过头,微微的冲着她说道:“你知道你特别用力的去争抢一样东西的时候,模样真的很狼狈吗?你有没有找个镜子好好看看自己?现在的你,和疯子没有任何的区别,而且,如果你真的没对我做什么的话,你有必要这么紧张吗?你在国外那几年,心理学的课程,应该也有吧,难道老师没教过你,越慌张的人,越容易露出马脚么?”

    说完,白璐已经气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看着她说:“对了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你曾和我说过的话,你说你可以用小川留住滕柯,而我,什么都没有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