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59章 酒桌上的话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接到叶姝予电话的时候,我心里瞬间就紧张了一下,温华依在一旁握住了我的手,她对着我摆了一个嘴形,意思让我告诉叶姝予,温华依就在我身旁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对着话筒说道:“是的,我的确是入职了温总的公司,你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那头,叶姝予怀疑道:“你入职温总的公司?你入职温总的公司做什么?唐未晚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,叶姝予的语气忽然就变得很差劲,我不等她说完,就抢了话,“嗯,温总现在就在我身边,你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交代的,我直接就可以把电话交给温总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头的叶姝予就乱七八糟的说了几句话,而眼前,温华依直接拿走了我的手机,温婉的对着话筒说道:“怎么了姝予?你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紧接着,我就听到,电话那边的叶姝予,一下子就放缓了语气。

    可见,这叶姝予到底是有多害怕温华依。

    温华依简单的询问了几句之后,叶姝予就没了声,她说她只是好奇,所以想要问问而已。

    而挂了电话以后,温华依严肃的看着我说道:“我觉得,叶姝予这个孩子,应该早就知道,我和你有血缘关系了,从我们三个人同时出现在酒店餐厅的时候,她的表现,就很怪异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我也是这样觉得的,但我还是希望,我们两个的关系,能晚一点,再公开……因为我怕,这会对你不利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依摇着头,“这件事不用你担心,如果叶家人,真的想对我怎么样的话,他们早就下手了,也不用等到现在,现在,也就是老叶离不开我,他也知道,自己的两个孩子,都不争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温华依看着我说道:“你把你养父养母的电话号码给我,我今晚就约他们一下,我们总要见个面的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我的手机,打来了我母亲的电话,母亲问我在哪,因为她去了医院,发现我不在了。

    在温华依的强制要求下,我报上了自己的地址,而温华依说,隔壁就有一家餐厅,一会儿她直接在那里宴请我的父母,而我,也会出席。

    等待爸妈到来的那段时间,曲玥一直坐在我身边,想着以后我的孩子,应该取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只是闹着闹着,我就靠在床头睡着了,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温华依将我叫醒的,她说我的父母已经到了,就在隔壁的餐厅,她准备现在把我推上轮椅,一起送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女人去到隔壁餐厅的时候,我爸妈就坐在一楼靠窗的位置旁,我爸妈看见我坐着轮椅来了,老两口就急忙冲上了前,我母亲焦急的说道:“哎呀,你出来做什么啊!你在病房里休息不就好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母亲对着温华依点了点了头,道谢着说:“谢谢你啊温小姐,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,就只知道你姓温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依礼貌的点点头,说:“入座吧!不用和我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我爸妈入座以后,温华依点了几道招牌菜,我爸看了温华依好几眼,随后有些生涩的开口说:“敢问温小姐的全名是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依大方的说道:“温华依。”

    瞬间,我爸的眼睛瞪大了一下,说道:“叶帆集团的温总,对吧?”

    说完,我爸就站起了身,伸出手恭敬的说道:“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温华依让我父亲不要这么客气,而等着菜品陆续上桌以后,曲玥就忍不住的说:“温总,你就别卖关子了,你快把今天这顿饭的主题说出来吧!我都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所以,当曲玥催促着温华依,说出我和她是亲生母女关系的时候,我开始担忧,我的养父母,会不会因此失落。

    而我母亲似乎是察觉出了什么,她看了我和温华依一眼,说:“未晚啊,你还没和妈说,为什么温小姐,会带你换医院呢……”

    当母亲的询问说完,温华依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而我们一桌子的人,都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耳边,我听到了温华依的坦白,她将故事从头至尾的讲了个遍,包括,我养父母在捡到我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而我,也是眼睁睁的看着,我爸妈的表情从最开始的平静,到后来的力不从心,再到后来的失落。

    其实,我爸妈这辈子都没想过,有一天,我会找到我的亲生母亲,因为在他们的眼里,我就是亲生的,我和唐萧,是一样重要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天,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当温华依把故事讲完的时候,我母亲的情绪有些绷不住,她吸了吸鼻头,压低着声音,起身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就拍了曲玥一下,示意她去陪陪我母亲。

    曲玥跟着去了,而饭桌上,父亲忽然倒了一杯酒,递给温华依说:“温总,虽然你今天告诉我们老两口的这个消息,有点让人难以接受,但这……终归是一件好事……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,但就着我女儿现在的状况来看,我们老两口,真的是……很多时候,都是帮不上忙,也力不从心。因为我们谁都没想到,我们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儿,会嫁入滕家,会经历那么多的磨练。”

    父亲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其实吧…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就好像,自己珍藏保护了很多年的一块玉,碎了。碎了不要紧吧,现在我还要和别人,一起分享这块玉……”

    父亲眼眶微红的看了看我,说:“未晚这个丫头吧,我从小没少教训她,我把她当成男孩子养,特别以前她上初中的时候,可能那时候我和她妈也都忙,所以没太有精力顾虑这孩子的心里成长。那时候吧,这孩子挺孤僻的,跟身边的小朋友呢,都格格不入,老师找过我和她妈几次,然后我们也没想太多,就告诉她要多跟小朋友玩,但是后来这孩子吧,又跟人打架,从那以后,我就总教训她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