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60章 意外的人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说着,我爸的语气就变得哽咽了,他缓了一小会儿,说:“以前我们当大人的,忽略孩子的感受,以为小时候她不在乎自己的身世,以后也就不会在乎了,但是初中那个时候的她啊,正是认知很强的时候,所以我们就忽略了她很多的心里活动。”

    父亲叹了口气,说:“以前这孩子被我教训的时候,她从来不知道顶嘴,我还以为她是骨子硬,后来她妈和她谈心才知道,这孩子,是觉得自己是家里的外人,所以啊,觉得自己没资格顶嘴。”

    眼下,父亲的眼眶,彻底红润了,他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淌,而我永远不会想到,今天的这顿饭,会让我的父亲,有了如此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我以为,我们会开开心心的,把这顿饭吃完的。

    身旁,温华依一直没有说话,她就默默的做我爸的聆听者,她站起了身,手里也拿着酒杯。

    父亲在调节好情绪之后,他笑着看着温华依说:“温总啊,可能我今天的情绪有点激动,说的多了一些,但是我说这些吧,就是想表达,未晚这孩子,其实心里一直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,虽然这二十多年,她从来没说过这件事,但我和她妈都知道,她就是有心事不想说,不想给家里人添负担而已。她啊,比她哥成熟,但也挺让我们老两口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父亲端起了酒杯,“这杯酒,就当是我敬你了,谢谢你重新找到我们未晚,也希望,我们以后,能像一家人一样相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父亲一个人,干掉了一杯啤酒,我的鼻头酸酸的,心里是说不上的滋味。

    温华依同样喝下了那杯酒,她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看着我父亲说:“我很感激你们,感激你们把未晚养的这么好,其实找不到未晚的这些年,我每天都在担心,她是不是被虐待了啊,她是不是过的不好啊,她知不知道,自己是被遗弃的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依无奈的笑了笑,“这二十多年,我没有一天,不是在自责中度过的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的话说完,洗手间那边,曲玥搀扶着我母亲,就走回到了饭桌旁。

    而此刻,母亲的眼睛,都哭肿了。

    我捏了捏自己的鼻梁,一瞬间崩溃的情绪,实在是难以掩饰,我低头了好久好久,最后才算是,把大颗的眼泪,给忍回去。

    曲玥在搀扶着我母亲坐下以后,她唠叨着说:“我说阿姨,你哭什么啊,未晚找到自己的生母,这不是好事吗?而且温总人很好的,未晚真的是一个小福星!你看现在,只要未晚受了一丁点的委屈,温总肯定会第一时间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我母亲在位置里清了清嗓子,随后,她抬头看着温华依,有点不开心的说:“未晚是我的女儿,就算是你们相认了,她也是我的女儿……你……不能把我女儿带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家子气的话语一落,我和曲玥对视了一眼,曲玥绷不住的笑出了声,而温华依和我爸,也跟着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曲玥吐槽着我妈的小女人架势,说:“我说阿姨啊!你以为未晚才七八岁啊?还被抢走?她都多大个人了!谁抢啊!人家温总找到女儿,就是想对她好而已!”

    说完,曲玥就一边笑,一边看着我说:“唐未晚,你妈可真够爱你的,现在还把你当小孩子看呢,还抢走,你那么大一坨,踹都踹不动!”

    我冲着曲玥就做了一个见血封喉的手势,曲玥翻了个白眼,我就两只手搭在桌边,说:“妈,你别哭,我们是一家人啊!你永远都是我的母亲,你不要哭了嘛!”

    在我们几个的安慰下,过了一会儿,我母亲总算是不哭了,而这顿饭,也算是圆满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这顿饭结束以后的剩下几天,我母亲和温华依,两人轮流来医院照顾我,虽然我们一家人和和气气的,但我总觉得,我母亲,在和温华依吃醋……

    忽然我就觉得,我妈真的老了,像一个老小孩了。

    而呆在私人医院的这些天,陈敏蓉时不时的,就来给我送补汤,她的态度倒是很诚恳,对我很关心,也说了很多,以前愧对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半信半疑的听了,毕竟,我之前在她这里受过伤害。

    而滕柯呢,总是趁着半夜的时候,偷偷在我这里过夜,然后第二天在温华依和我母亲来之前,再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滕柯知道,现在我们家的人,都不想见到滕家的人,现在,两家的关系,真的很紧张。

    所以,能避让的情况下,就尽量避让开。

    我出院的那天,我母亲是想让我回家的,但温华依不同意,说是家里还是太小,现在是关键时期,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以,最后我还是去了温华依的家,有专门的医护陪着我。

    而我出院的那天,刚巧,也是小川和白璐出院的那天,我听曲玥说,白璐带着小川走的那天,小川哭的很凶,小川说他死都不肯跟白璐走,甚至就那么大庭广众的在医院门口闹,说白璐不是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可见,现在小川,已经对白璐恨之入骨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能做到这种地步,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了。

    我在家里疗养的那几天,刚巧是下午两点多钟,滕柯偷偷给我打电话,说他给我准备了一些零食,都是平时温华依不让我吃的,他知道我馋,就给我弄了一些,他说他两点多就会送到家门口,让我出去接一下。

    刚好,两点钟的时候,家里的门铃响了,家嫂站在监控视频那里看了一眼,回头对我说:“小姐,家里来客人了,是一个带着挺多礼品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家嫂说完,我就知道是滕柯来了,我急忙说道:“开门开门!”

    家嫂打开房门以后,过了一会儿,走廊里走上来了一个人影,我穿着宽松的睡服和棉拖鞋,对着门口不停的张望。

    只不过,我没有看到滕柯,而是看到了……叶姝予……

    我傻了眼,万万没想到,我竟然会在这里,看到叶姝予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