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4章 我们已经结婚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当陈敏蓉彻底发火之时,她发着蛮力,将我拖到了二楼的宾客层。

    当我被迫走到化妆间门口的时候,房间里面,传出来了轻松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我听的很清楚,滕柯正在屋子里跟人交谈。

    陈敏蓉一把打开了房门,不等我反应,她就将我整个人,推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我踉跄的走进了房间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我抓着身上的假婚纱,脚底不稳的站直了身,抬起头的一瞬间,面前的滕柯,刚好转过身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相视的一刻,我的眼里是布满了泪水的绝望, 而他的眼里,是满满的惊喜和期待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开口说话,滕柯的眼神就闪过了一丝丝的惊喜,“你今天……很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,我知道,他的笑容,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可慢慢的,当他察觉到我身后的陈敏蓉和叶姝予时,他的脸色,由晴转阴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开始复杂,复杂到,一点火苗,就能燃起一场大火。

    我诺诺的开口,“滕柯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的眼眉紧蹙在一起,他缓慢的走到我面前,眼神滞留在陈敏蓉和叶姝予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来回的打探着叶姝予身上的那套婚纱,终于,开口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叶姝予装着无辜不说话,陈敏蓉就打前阵的站到滕柯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没有急着解释,而是从兜里拿出了一份真正的结婚请柬,递到滕柯的手中,说:“这就是全部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当滕柯看到请柬内页上的名字时,他无力而崩溃的冷笑了一声,他用力的捏握着手中的请柬,不可思议道:“你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将脸转向了一边,颐指气使,“没什么可奇怪的,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,我是为了你好,所以才会这样做!”

    说着,陈敏蓉稍稍软声的看向滕柯,说道:“我是你母亲,我为你做的一切,都是正确的!你不能娶这个女人,如果你娶了她,你以后肯定会后悔!我不怕你现在埋怨我,以后你会懂我的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滕柯无语的摇着头,“我觉得我理解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拉起我的手,就要带我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可我们刚走两步,叶姝予就尖锐的喊出了声,“滕哥哥,你真的要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吗?现在宴会大厅里坐满了宾客,大屏幕上,打的也是我和你的名字!今天来了很多记者,如果你就这么走了,你就不怕这件事带来什么恶劣后果吗!”

    突然,滕柯憎恶的转过了身,他直逼叶姝予,狠狠道:“你就那么想嫁给我?甚至连自尊心都可以不要,配合着我妈,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,捆绑我?”

    叶姝予被憋的一句话都说不出,她的脸瞬间通红,连续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陈敏蓉看不下眼,一把按住滕柯的手臂,呵斥道:“你有什么不满,你冲我来!这件事是我一手操控的,让你娶姝予,也是我的想法!”

    滕柯冷笑道:“所以,既然是你的想法,那你来娶好了。”

    滕柯拉着我就要继续往外走,这时,陈敏蓉失望的喊了过来,“好!你要走是吧!为了那样一个女人,你连我和你爸都不要了,是吧!”陈敏蓉绝望的点着头,“你走吧!带着那个女人私奔!等你的丑闻上了娱乐头条,我看你怎么面对滕风集团和叶帆集团,我看你怎么面对你的员工,还有你的那些商圈朋友!到时候,滕家的陨落,全都是你一个人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低头看了看时间,继续赌气道:“这个点,你爷爷和奶奶,应该也在贵宾席入座了,你要是不想气的你爷爷再次入院,你就赶紧走!”

    说到社会责任,说到家庭压力,陈敏蓉的自述结束的那一刻,我很明显的感觉到,滕柯握紧的那只手,有了小幅度的松懈。

    我想,这些事对他来说,都是最致命的伤害,尤其是……一心盼望他结婚生子的爷爷和奶奶。

    家庭、事业、舆论压力,这些无形中的条条框框,就注定他无法成为一个自由的人。

    眼下,滕柯的神情越来越为难。

    而我很清楚的知道,就目前的形式来讲,让滕柯顺从陈敏蓉,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我推开了滕柯的手臂,笑着看向他说:“听陈阿姨的话吧,去出席婚礼。现在……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滕柯的眼神愈加的昏暗,他重新拉过我的手,很小幅度的摇了摇头,向我表达他的拒绝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不是由着他的性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陈敏蓉见滕柯没了继续拒绝的筹码,就咄咄逼人的陈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这场婚礼,我已经和三家大媒体签了合约,三家媒体第一时间播报,如果违约,后果由我们滕家担负;还有,姝予身上的这件婚纱,也是跟ch做了合作条约的,今天姝予会以新娘的这份,让这件婚纱见世,也是给ch做一次宣传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重新站到了滕柯的面前,“滕柯,你要知道,你的婚姻,不是过家家,更不是儿戏,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儿子,你是滕柯,你是滕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,你的一言一行,都在别人的监视下。”

    话落,陈敏蓉让开了门口的位置,“现在,你自己选择吧,如果你要带着唐未晚走,那你就马上从我面前消失;如果你还有良心,就带着姝予,去出席婚宴,时候不早了,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这为难的选项一出,我第一次,在滕柯脸上,看到了无尽的愤容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他进退两难,就再次推开了他的手臂,说道:“去出席婚宴吧,现在不是你能选择的时候,你还有千千万万的员工,你还有很多的社会责任,你不能任性的,滕柯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看向我,眼神纠结而无光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强颜欢笑的说道:“我哥已经来接我了,就在楼下,我现在,从后门出去,直接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转头就要走,滕柯一把扼住我的手腕,“唐未晚……”

    我强忍着心里的不甘,笑着回头说:“这场戏,没办法再继续演下去了,滕柯,你还看不清楚现在的形式吗?”

    这时,陈敏蓉拉过了滕柯的手,强行的放在了叶姝予的手上,说道:“既然唐未晚已经决定离开了,你就应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!”

    突然,滕柯一把甩开手臂,愤然而声嘶力竭:“我和唐未晚,已经结婚了!”

    (下一章十点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