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5章 为什么这么失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滕柯说我们已经结婚的事,我心里,一点波澜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,我们的结婚证,是假的。

    起初我以为,一张假的结婚证,和一次正经的婚宴典礼,就能好好的镇住陈敏蓉了。

    但没成想,非但婚宴典礼被人算计,我和滕柯,也成了别人掌中的玩物。

    现在滕柯将结婚证的事搬出来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最多,也就是气气陈敏蓉而已,毕竟结婚证和陈敏蓉的一系列手段比起来,已经输的彻头彻尾。

    当陈敏蓉听到我们已经结婚时,她还是不免的慌张了一下,但很快,她眼神里的不安,就演变成了怀疑。

    “结婚?你以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吗?从一开始,你和唐未晚的事就是假的!你说你们结婚,也根本就是为了欺骗我的!”

    滕柯没有解释,而是快速的给庄管家打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庄管家前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dv和结婚证件。

    庄管家将所有结婚的证据放在了陈敏蓉的面前,等着陈敏蓉和叶姝予看完之后,叶姝予忍不住的就开始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不过,陈敏蓉异常淡然的拿过了滕柯手里的小红本,两下,就将本子撕了个烂碎。

    她平静的说道:“你别骗我了,你名下有滕家的全部家产,你还没蠢到会随随便便的跟一个没来路的女人结婚!这些肯定是你造假出来骗我的!你要是真这么容易的就跟唐未晚结婚,就意味着你要把自己的家产,分给她一半!你根本就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是啊……陈敏蓉分析的没错,闪婚这种事,在逻辑上,根本就说不通。

    就当我以为,我和滕柯事情,就这么败露的时候,滕柯死不承认的,一口咬定,我们的确是真的结婚了。

    眼下,陈敏蓉的怒火已经是越来越不可克制,滕柯不紧不慢的指着她的手机说:“民政局不是有你认识的高层么,如果你不信,你就打电话询问,他们的系统里,肯定有和我唐未晚登记结婚的记录,你只管打电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将信将疑的拿起了手机,她不安的按下了号码,等到电话接通时,她简单的交流了几句,突然,她失控的将手机落在了瓷砖地面上。

    手机被摔裂了屏,滕柯弯身捡起,说道:“这次你相信了吧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身子不稳的向后仰去,看样子,她是完全相信了我和滕柯结婚的事。

    我心里虽然胆怯,但还是不得不感叹滕柯办事的周全,现在……竟然连民政局的高层,都搞定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么容易的,就欺骗了陈敏蓉。

    滕柯声调凛冽的说道:“所以,这场婚礼,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参加吗?”

    面对滕柯的反攻一击,陈敏蓉是彻底的败下阵来,她脸色苍白的倚靠在墙边,完全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此时的我同样混乱,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这时,滕柯拉过我的手腕,说道:“走吧,我们离开这。”

    可墙边的陈敏蓉,毫无预兆的就朝我冲了过来,她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,声音嘶哑的喊道:“你这个贱女人!你用尽一切肮脏的手段勾引我儿子!现在还贪图我们滕家的家业!你马上和我儿子离婚!马上离婚!”

    陈敏蓉一边喊,眼角一边流泪,而我的右脸红肿的要命,那一巴掌,打的我脑仁发麻。

    滕柯将陈敏蓉拉到了一边,同样用力的喊道:“这是你逼我的!如果你不逼我,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!唐未晚她没做错任何事,结婚也是我一个人的决定!”

    当眼前的气氛越来越激化,当我们之间的矛盾,越来越浓烈时,忽然,房间门口,走来了两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侧头看了一眼,是爷爷和奶奶……

    奶奶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爷爷,两人的脸上袒露着无尽的笑容。

    奶奶走到门口的时候,笑着说道:“哎呀,你们这么热闹呢?我这不灵光的耳朵,隔老远就听到你们这边的声音了,你们在说什么那?”

    说着,奶奶就拍了一下面色怒然的滕柯,“大孙!你和未晚什么时候下楼啊?我和你爷爷,是从后门进来的,一进来,就直接来找你和未晚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爷爷和奶奶,还不知道……今天的新娘子,是叶姝予。

    奶奶推着爷爷就往门里走了一下,而当她看到……屋内哭泣的陈敏蓉,以及同样穿着婚纱的叶姝予时,她的神色,明显恍惚了。

    奶奶迟疑的指着屋内,“这……怎么会有两个新娘?”

    奶奶特天真的看着叶姝予,冒失的来了一句,“小叶姑娘……你今天也结婚吗?”

    我站在奶奶旁边,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手腕,奶奶楞了一会儿,而这时,坐在轮椅上明事理的爷爷,忽然叹气开了口,“你个死老太太,你还看不明白怎么回事吗!”

    爷爷说话的时候,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,看样子,他老人家是看明白了一切,而且……动了怒气。

    奶奶急忙抚了抚爷爷的胸口,焦急道:“你是不是难受啊?早上的药吃了没?”

    爷爷眼神失望的看着滕柯,说:“刚才从楼下上来的时候,我就无意看到了写着你和叶小姐名字的蛋糕,我就知道,今天肯定是有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爷爷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“暂且不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滕柯,这是你的婚礼,到底应该怎么做,你自己心里必须清楚!”

    屋内,陈敏蓉委屈的抹了一把眼泪,“爸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爷爷怒气填胸,硬生生的喊了一嘴,“你别说话!这件事肯定又是你逼的滕柯!”

    这时,爷爷开始止不住的咳嗽,爷爷的身子太脆弱,几番空咳之后,竟然咳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奶奶焦急的四处找水,而这时,一直沉默的滕柯,开了口:“我知道应该怎么做,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我蓦然抬起头,竟在他的眼中,看到了无助……

    我想,他是妥协了这场婚礼。

    我应该高兴的,可是……为什么这么失落呢。

    (今晚给你们加更~加更章十一点~别熬夜,留着明天看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