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68章 白璐的为人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傅伟伦和我说话的时候,我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,我依旧无法相信,他和白璐,已经在一起了,甚至,还求了婚。

    那个曾口口声声说,女人对自己而言,就是玩物的傅伟伦,竟然开了求婚的口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婚主义吗?怎么会,和白璐在一起呢?

    短暂沉默的时候,傅伟伦转头就冲我笑了笑,开口说道:“怎么了未晚?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我回了一下神,而这时,傅伟伦注意到了吧台上的玻璃碎片,是刚刚我打碎的那个牛奶杯子。

    他顺着碎片的痕迹看了一眼,随后关心的看着白璐说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杯子碎了?”

    白璐没有开口回答,我就主动说明了原因,“是我打碎的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不可思议的看了我好一会儿,随后指了指我和白璐两个人,说:“你们两个……刚刚吵架了?”

    吧台里的白璐一边调着鸡尾酒,一边冷笑了一声,我转头看着傅伟伦,说:“是因为牛奶杯里被放了东西,本来牛奶是我要喝的,但被曲玥喝掉了,现在曲玥已经不省人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傅伟伦的表情尴尬了一下,他看了白璐两眼,表情有些纠结,但他什么都没说,思考了片刻之后,代替白璐,向我道歉道:“可能是调错了吧,现在店里就她一个人在忙,难免出错……我向你道歉,我来弥补,好吗?”

    傅伟伦对我说话的时候,脸上带着笑意,他倒是从始至终,都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,虽然他也知道,白璐做错了事。

    心里无奈之时,原本站在我身后的程凡,开始不耐烦了,程凡拉了一下我的手臂,说道:“未晚姐,曲玥她到底怎么回事?她这些日子不联络我,就是因为她和凌南和好了?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!”

    我回过身,看着一脸委屈的程凡,说道:“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,等曲玥醒酒了,让曲玥亲口和你解释,行吗?”

    可程凡此刻已经是怒火攻心,他摇着头,说:“我必须要和那个凌南一较高下!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了?他曾经可是伤害过曲玥啊!为什么都这样了,曲玥还是要选择他?”

    说完,程凡就把吉他从身上摘了下来,他哐当一声就把吉他摔在了吧台上,可他刚要走,傅伟伦就叫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年的饭都白吃了吗?你在曲玥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跟凌南较量,她看见了记得这件事还好,起码证明你对她很用心,可她现在连你是谁都分不清楚,你去和那个凌南较劲,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程凡定了一下神,说:“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啊!凭什么啊!”

    傅伟伦指了指舞台唱歌的地方,严肃的对他说:“我请你来,是让你唱歌的,不是让你来砸我场子的,如果你今天让我的酒馆乱了气氛,那以后也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程凡不出声了,他自己一个人生着闷气,而我小心的凑到了程凡的耳边,说:“你别难过,曲玥和凌南,不是真的在谈恋爱,曲玥有自己的打算,所以你别对这件事太认真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程凡侧过头,紧张兮兮的问道:“真的吗?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我比划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,“这件事就别提了,你去唱歌,好吗?”

    几经劝导下,程凡还是去了舞台,而我打算回去带着曲玥离开,傅伟伦就看着我说:“是要离开了吗?我看曲玥的确是醉的没意识了,要不我送你们吧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随后看了一眼吧台里的白璐,她全程无视我,仿佛当我不存在。

    这时,傅伟伦站起了身,他从吧台里侧拿出了一盒类似解酒药的东西,说:“走吧,送送你们,我看曲玥是真的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傅伟伦的协助下,我和凌南,把曲玥弄到了车子上。

    凌南上了驾驶座,我在把曲玥安顿在后座以后,回身看着傅伟伦说:“你也别送了,我们直接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刻意的冲着我抛了一个电眼,随后洒脱的笑了笑,“那你们路上小心,有空就来找我玩,我是很欢迎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随后就打算离开,只不过,在我转身之前,我还是没有耐住心里的好奇,临着傅伟伦离开之时,我开口道: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就停滞在嘴边,感觉这样的话,真的很难启齿。

    傅伟伦转回身,模样潇洒的看着我,他同我对视了好一会儿,我鼓起勇气说道:“你真的……和白璐在一起了吗?其实我有点……不太敢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夜风下,傅伟伦忽然眯着眼睛笑了笑,说:“怎么了?觉得很奇怪吗?我和白璐,不搭配?还是你觉得,你不喜欢白璐,所以……觉得我也不应该和她那样的人接触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都不是,而是我觉得,这不像是你能做出来的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傅伟伦皱了皱眉头,“你看透我了吗?为什么会觉得,我做不出这样的决定?那在你眼里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其实活到今天为止,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耸耸肩,“我对自己,从来就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位,所以在选择女人这方面,也没什么固定的要求,我的原则就是,感觉对了,就要追求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是这样没错,你给我的感觉,也一直都是随性潇洒,对待爱情,比任何人都看得开,也看的透彻,所以我不理解,你为什么,要去选择白璐?明明你和我们一样,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傅伟伦笑了一下,说:“那你觉得,以我多年的经验,我已经看懂了白璐的为人,是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