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75章 难怪出轨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璐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小川还是放在滕柯的家里抚养,毕竟外面的人都知道,滕小川,是滕柯的儿子,所以,我也不打算,再争取什么抚养权了。我现在,就想好好的跟傅伟伦生活,然后以亲人的身份,去照顾小川,抚养小川。我无所谓外界人不清楚我是小川的亲生母亲的这件事,只要我能尽到责任,只要我能每天都看到我的孩子,我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眼下,白璐的眼眶微微泛了红,她继续说道:“以前我很希望,我能带着小川走,但经过了这些日子的相处之后,我发现我根本就带不走孩子,孩子已经有了他自己的认知了,也有了他自己的生活圈子,更有了他对你们所有人的依赖。所以,我愿意换另一种身份,陪在他身边,而刚刚好,我遇到了伟伦,他也认同了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眼下,这看似温和且退让的话说完以后,白璐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滕建仁,以一种极为恳求的目光,再次说道:“伯父,我只想好好照顾孩子,至于其他的名声一类的问题,我会打点好的,我也不会让任何一个外人知道,我曾经和滕柯……有过孩子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滕柯忽然就无奈的冷笑了一声,我同样在心里嘲讽着,可唯独,上了年纪的滕建仁,听信了白璐的一面之词。

    滕建仁沉默了好一会儿,白璐就继续进攻了过来,“伯父,如果您实在不愿意我和傅伟伦结婚,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,傅伟伦潇洒的就插了话,“我们就只领证,不办婚礼!反正,在遇到白璐之前,我也没想过结婚这回事,如果我和白璐的事不能成,那结婚这种事,以后在我身上,也不会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这决然的话一说出口,滕建仁就更是紧张了,在滕建仁看来,他的两个儿子,是必须结婚的,这是社会规律,也是不可违抗的命令。

    所以,在傅伟伦说他这辈子都不准备结婚的时候,滕建仁明显慌张了。

    滕建仁刚要开口,傅伟伦就朝着大厅里看了一眼,随后拉着白璐说:“走吧,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往前走的时候,滕柯上前就按住了傅伟伦的肩膀,说道: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为了帮白璐?还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伟伦缓慢的回过头,看着滕柯说:“我的目的,就是和白璐结婚。”

    这斩钉截铁的话说完,滕柯漠然的就松开了手,我想,刚刚滕柯是给了傅伟伦解释的机会的,虽然我不清楚滕柯问出这样话的意图,但他肯定,是有他的原因的。

    滕柯松手以后,就代表滕柯默认了这桩婚事,而我们的身后,滕建仁忽然心绞痛的抓住了自己的胸口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难受着,整个人都佝偻着,看上去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看到这一幕的傅伟伦,并没有作出任何的举动,他回头看着滕建仁皱了皱眉,对后对着我和滕柯说:“帮我照顾好父亲,今天是个好日子,别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听了傅伟伦有些狠心的话,我愈发的看不懂,他这个人的心里想法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很好,有时候他又很坏,有时候,我觉得我似乎就从来没认识过他,但有时候,又觉得他是我多年的老友。

    他身上到处都是秘密,特别是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在搀扶滕建仁的时候,滕建仁一直推着滕柯,让滕柯去阻止傅伟伦。

    可滕柯压根就不打算去,似乎,他已经妥协了傅伟伦结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滕柯没有挪步,滕建仁就更加的气上加气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把滕建仁扶上车以后,滕建仁一边大喘气,一边给梁琴钰打着电话,电话通了以后,滕建仁按下了免提,他虚弱的将手机放在了大腿上,随后用尽力气的,对着话筒说:“你儿子结婚的事,你知不知道!这件事你怎么没有告诉我!”

    那头,梁琴钰毫不在乎的说:“告诉你做什么?你除了阻止,还能做什么?我在你身边陪了你这么多年,你给过我名义吗?你什么都没给!而且就连儿子,也什么都拿不到!他可是你亲儿子啊!你公司不给他股份,现在还干涉他的感情!滕建仁,伟伦长这么大,我就从来没有干涉过他!所以结婚的事,我也一样不会管!你别以为你什么都不付出,就能随便去插手我儿子的事!伟伦不像你!他有自己的打算!”

    这时,滕建仁大怒道:“你别张口钱闭口钱的!我怎么就没对你们负责?我现在就是在为儿子考虑!他和那个白璐,根本不能结婚!你现在马上给傅伟伦打电话,你让他给我从民政局出来!”

    可是,滕建仁的话都没说完,那头的梁琴钰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来,这最近一段时间,他们老两口,应该又闹矛盾了,而梁琴钰的确就是一个很有脾气的人,她和陈敏蓉相比,这两个人,完全就是两个类型。

    一个不需要任何付出就能得到的女人,和一个努力付出,却忽远忽近的女人,也难怪,滕建仁会出轨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