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76章 不伦不类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滕建仁无措之时,他把电话扔到了一边,然后开始对着滕柯发火,“你为什么不去阻拦!一个是你弟弟,一个是你孩子的母亲!你就看着他们结婚吗!”

    滕建仁的脸色越来越涨红,滕柯面无表情的转身递给了滕建仁一杯水,说道:“你生气也没用,如果他今天没有通知你,他和白璐,也早就领完证了。”

    滕建仁用力的喘了两口气,说:“你现在马上下车!把傅伟伦给我拉回来!这婚不能结!”

    说着,滕建仁就伸手去拉车门,而滕柯见势,即刻开口道:“我下车就是了,你别动了。”

    转头,滕柯就下了车,我跟着下车以后,滕建仁就没再闹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了滕柯的身边,滕柯则侧头看着我说:“我们去大厅等一会儿,免得我爸又开始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原来这只是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躲进大厅以后,滕柯把我安置在了座椅上,他低头看了两眼手机,我则开口问道:“你真的就这么放任,傅伟伦和白璐结婚吗?我觉得这很恐怖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伸手刮了刮我的鼻头,说:“你担心什么,我都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而很快,傅伟伦和白璐,就下了楼,他们两人出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小红本本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证,是安安稳稳的领完了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时,傅伟伦拉着白璐,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,傅伟伦把白璐推到了我们跟前,说:“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是不是应该,恭喜我们一下?”

    滕柯没有理会傅伟伦的说辞,他指了指院落里的车子,说:“该怎么和父亲解释,你自己解决吧,我不想插手,也懒得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笑着点头,“好,反正我现在心情好,老爷子骂我什么,我都接受!”

    他起身就走去了车子边,白璐留在原地没动,她微笑着看着我和滕柯,说:“以后就是正式的一家人了,以后……我照顾小川,也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她冷笑了一声,对着滕柯说:“你现在一定后悔了吧,后悔没有好好的处理我和小川的事,却还那么自私的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她狂傲的说道:“滕柯,我肯定会过得比你好!而且是好一千倍,一万倍!”

    眼下,在滕柯听到了白璐的威胁之后,他淡然的说道:“希望你能做到你说的话,但如果做不到,也别失落,毕竟大话谁都会说,能做到的,却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白璐不懂滕柯话里的意思,而白璐,转身就走去了车子边,我估计,她又要动用她跨世纪的表演功底,去感动滕建仁了。

    我拉过了滕柯的手,小声的询问说:“你到底有什么安排?我怎么觉得,你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结婚的事?”

    滕柯笑了笑,说:“为什么要在乎这些?我只在乎结果。”

    好吧……这一句我只在乎结果,让我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走出去的时候,滕柯在身后摸了摸我的额头,说:“这些事你不要参与了,晚点我和你生母一起吃个饭,我争取一下,让你最近一段时间回家,我把工作推一推,好好陪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要陪我,我惊喜的转过了身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滕柯微笑着点了点头,“但也要等到傅伟伦的婚礼结束以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理解的定在了原地,说道:“什么意思?婚礼?他们还要举办婚礼?”

    滕柯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结婚证都领了,婚礼会不举行吗?婚礼是一定要举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莫名感受到,他语气里的阴森,我感觉怪怪的,总是觉得,哪里不太对。

    反正,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走去了滕建仁那边的时候,白璐正委屈至极的流着眼泪,她张口闭口,都是什么真心相爱,以及为了小川,为了滕家。

    而滕建仁原本是怒发冲冠的态度,到现在,也稍微的缓和了一点,只不过,他的脸色依旧很差劲,看上去,心脏依旧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时,白璐直接就上了车子,她坐到了滕建仁的身旁,随后眼泪汪汪的回头看着傅伟伦说:“老公,我们送父亲去医院吧,我感觉他很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傅伟伦挑了挑眉,然后看着滕建仁说:“爸,我送你去医院行么?你别生气了行么?”

    滕建仁艰难的按压着自己的胸口,低声道:“你别和我说话!不需要你送!”

    随后,滕建仁看着车外的滕柯说:“滕柯!开车走!”

    滕柯起身就走去了驾驶座的方向,而后座上的白璐,则可怜兮兮的跟滕建仁道了歉,而后,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白璐下车的时候,我还站在傅伟伦的身旁,我禁不住的转头看了傅伟伦一眼,低声道:“我真的无法理解你的做法,你让我太刮目相看了,而且我没办法体会,你到底喜欢她什么,你明知道她是在演戏。”

    我直言不讳的说出这些话,傅伟伦就很有趣的笑了笑,说:“这不是很有意思么!她可比我看到的那些女人,有趣多了!我觉得很酷!”

    好吧……很酷……

    等着我上了副驾驶以后,滕柯把车子开了出去,而滕建仁就一直在车子上唉声叹气,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盒药物,自己喝下去以后,抬头对着滕柯说:“让他们离婚!如果不离婚,你就想办法,把白璐送出国!”

    滕柯停顿了三秒,说:“‘结婚证都领了,离婚怕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滕建仁语气焦躁道:“这婚事不伦不类!我无法接受!这事儿传出去,让外面的人怎么想!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更多好看女生言情免费看

    ↘手机上百度↙

    ↘搜索↙

    ↘我↙

    ↘的↙

    ↘书↙

    ↘城↙

    ↘网↙

    ==============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