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77章 跟我回家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车子里,滕建仁一直在反对着白璐和傅伟伦的婚事,他唉声叹气的愁个不停,滕柯回头看了滕建仁一眼,反问着说:“爸,你不是前些天,还让我支持他们两个的事情么?怎么今天就反悔了?”

    滕建仁怒目圆睁的说道:“那是我以为傅伟伦只是想谈恋爱!想着把孩子交给他,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刚好还能缓和家里的矛盾!但没想到,他竟然真的会和白璐结婚!”

    滕柯停顿了一小会儿,说:“现在结婚证已经领了,就没有反对的必要了,反正在小川的事情上,白璐说的也不是没道理,我倒是觉得可行,她以滕家人的身份,来照顾小川。”

    听了滕柯的话,我没做声,滕建仁瞪了瞪眼,说道:“这太荒唐了!”

    滕柯微微勾着嘴角,说:“证已经领了,就不需要再纠结这件事了,还不如反过来支持他们,难得有人让傅伟伦收心。”

    后座上,滕建仁用力的就捶打了自己的大腿,“这是什么事啊这!”

    等着滕柯把滕建仁送回家以后,滕柯带着我,开车去了滕风集团,而在去公司之前,滕柯先带我去做了身体检查,我这才想起,今天是应该做复查的日子。

    回公司的路上,滕柯对傅伟伦和白璐的事情,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我倒也没有张口询问,因为一路上,滕柯都在跟我讲,我不在的这些天,他都做了些什么,包括和什么人见面吃饭,他都一五一十的,跟我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挺暖心的,因为他也知道,我平时喜欢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抵达集团楼下的时候,刚下车,就意外的看到,傅伟伦的车子,也停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纳闷了一下,随后一起坐了电梯上了楼,结果一到办公大厅,就发现……傅伟伦抱着一个纸箱子,在挨桌的游走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完全不知道他在搞些什么,我们两个走上前的时候,傅伟伦刚好转过身,他看到我们两个以后,惊喜的说道:“怎么才回来?你们明明是走在我和白璐的前头。”

    滕柯没有说话,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傅伟伦手中的纸箱子,说: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伟伦耸耸肩,说:“糖,和请柬。”

    所以……傅伟伦他竟然……会主动的来集团发请柬?

    我怎么都想不到,他竟然,会把他和白璐的关系,这样的公开!

    我惊讶的时候,滕柯已经诧异的说不出话了,可想而知,傅伟伦的反常举动,也让滕柯无解。

    而傅伟伦很是无所谓的就看了一眼滕柯的办公室,说:“你和未晚的那份,我给你们送到你办公室了,地点时间,上面都有,请柬做的急,可能有些粗糙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抿嘴笑了一下,随后,他就转过身,继续和在座的职工,分享他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滕柯走回到我身边的时候,他拉着我,就进了办公室,而办公桌上,果真放着一张请柬。

    请柬是粉色的,样式还算可爱,里面写着一些祝福语,以及傅伟伦和白璐两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拿过那张请柬,低头观摩了一会儿,随后对着滕柯说:“傅伟伦他……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滕柯若有所思,接着摇摇头,“就怕他,什么目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应该无法理解,傅伟伦这样做的理由,而滕柯说,他最怕傅伟伦是什么目的都没有,只是单纯的为了结婚,如果是这样,那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一个向来不会对感情认真的人,忽然结婚了,而且要向全天下的人昭示,他结婚了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滕柯翻了一下那张请柬,婚礼的地点,同样是在教堂,而且,是我和滕柯结婚时的教堂,甚至连宾客吃饭的地方,都是同一家酒店。

    我想这不是巧合,而是故意人为。

    滕柯看到上面的地址和时间时,他禁不住的冷笑了一声,说:“真是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。”

    我思考了一小会儿,说道:“他们是故意的吧?故意把结婚的地点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摇了头,“应该是白璐在报复我吧,她曾经说过,她希望她的婚礼,是在教堂举行,现在……圆梦了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说道:“可她故意把地点定在了我们结婚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说:“这些我都不在乎,现在应该考虑的,应该是为他们准备怎样的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滕柯笑着捏了捏我的脸蛋,说:“你在里间好好休息吧!晚点你生母会来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道:“温华依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滕柯说道:“来谈事情,顺便,我和她争取一下,让你回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好吧,希望你能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,温华依来了公司,她一进滕柯办公室的时候,她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。

    我从里间的卧房走了出来,出来时,温华依有些不悦的看着我说:“你怎么来他公司了?这里人流这么大,辐射也大,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呢?”

    我走到她面前,安慰着说:“好啦,别担心啦!我就是闲着无趣,来看看滕柯而已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:“滕柯呢?我们约好了下午见的。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隔壁间,“在开会,很快回来,你先休息一下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坐下的时候,不放心的看着我说:“傅伟伦结婚的事情,你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这件事你都清楚了?”

    温华依的脸色很纠结,“白璐这个女人,还挺会给自己找靠山,我是万万没想到,她会从傅伟伦下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严肃的看着我说:“一会儿我和滕柯商量完事情,你跟我走,晚上跟我回家!不许在外面瞎晃悠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