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1章 独处一室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如果不是滕柯喝醉,我想,平日里的他,是怎么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的。

    一言一行,都像个大男孩。

    而且,依着他的性格,也不像是,会给我买玫瑰花道歉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他清醒的时刻,他一定会冷冰冰的让我接受他的道歉,然后这件事,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眼前,滕柯半清醒半醉酒的蹲在我面前,我撑了一下身子,拉着他的手臂说:“站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昊辰使坏的在滕柯身后用力的踹了一下,喊道:“起来什么啊!来都来了,玩游戏啊!”

    可是这一踹不要紧,要紧的是,滕柯直接就扑在了我的怀里,我狠狠的向后仰,脑袋砸在了身后的啤酒瓶上。

    我哥急忙在后面兜了一下我的脑袋,抬头就冲顾昊辰喊:“你小心点行么!未晚差点受伤!”

    顾昊辰连忙认错点头,“抱歉抱歉……”他冲到我身边,扶着我的额头就问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而这时,滕柯从地上站起身,他扑了扑身上的灰尘,一把就推开了顾昊辰,他冲我伸了伸手,意思让我去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我都不清楚,这一刻的滕柯,到底是清醒的,还是不清醒的。

    明明他的脸蛋微红,明明他的眼神扑朔迷离,也不知道,他到底喝了多少酒。

    顾昊辰坐在地上哼笑了一声,“陪完你的新娘,现在又来找未晚,你的新娘难道都不问你去哪吗?依着叶姝予的性格,不应该啊,这个时候,她一般都会追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别墅前院那头,就响起了车子打转的声音,我们纷纷探头看过去,结果,真的是叶姝予的车子。

    曲玥捡起地上的石子,就砸在了顾昊辰的脑门上,喊道:“你嘴巴开光了你!以后你给我把嘴闭上!晦气死了!”

    顾昊辰拧着眉头喊疼,一旁的辛怡就心疼的查看他被砸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我和滕柯,远远的看着,叶姝予一步一步的朝着我们走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还穿着婚礼敬酒的礼服,脸上依旧化着新娘妆,她的气色很好,但举手投足之间,都带着一股子杀气。

    叶姝予站在我们面前时,她的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,她踉跄的在草坪里晃悠了两下,看着滕柯说:“你可以啊!婚礼才刚结束,就过来找这个贱女人了,你就算是为了两个家族考虑,也不用这么快,就把我一个人扔在酒店吧!”

    叶姝予指了指地上的玫瑰花,“还挺懂浪漫,婚礼的时候,我让你假装给我送花你不送,现在送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姝予就把矛头对准了我,“唐未晚,你觉得很过瘾是吗?婚礼抢不过我,却在婚礼结束以后,跟我抢男人,你觉得这样很好玩?”她冷笑一声,“那你可真是算错了,就算现在滕柯来找你,他也一样是我的男人!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他滕柯已经和我举行婚礼了!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忽然,半醉酒的滕柯重心不稳的站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滕柯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姝予的眼,说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,我已经和唐未晚结婚了么?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的一瞬间,叶姝予茫然了三秒,但很快,她大笑着就嘲讽了回去,“结婚?滕柯你是真喝多了还是假喝多了?刚刚和你结婚的人,是我啊!是我!”

    叶姝予狠狠的指着自己的胸口,而这时,滕柯回身将我拉到了他的身边,他一只手按压在我的肩膀上,另一只手指着我的脸,冲叶姝予说道:“婚礼开始之前,你不就已经知道,我和唐未晚,已经领证了么。”

    顿时,身后的曲玥他们纷纷开始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我急忙摆手说不是,滕柯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,继续跟叶姝予说道:“我和你的这场婚礼,并非我本意,今天不管发生了什么,不能改变的,就是我和唐未晚的婚姻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滕柯转头冲我神秘兮兮的笑了笑,“是么,老婆?”

    看来,滕柯他是真的喝多了。

    叶姝予抓狂的在原地跺脚,“滕柯!你不能这样!现在所有人都知道,我和你结婚了!所以你必须和唐未晚解除婚姻关系!你们之间只是合作!你必须和她离婚!”

    滕柯伸出左手食指,做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,他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用透明胶布粘黏的结婚证,在她面前晃了晃说:“就算这本子被我母亲撕碎,你们也仍旧改变不了我和唐未晚的合法夫妻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时,地上的顾昊辰冲到了我们面前,他一把枪过那个破破烂烂的结婚证,他在手中翻看了两眼,眼神晦暗的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唐未晚……你和滕柯,结婚了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刚想说这证是假的,滕柯却“呕”的一声就做出了要吐的姿态。

    我急忙搀着他的身子,顾昊辰就再次扯了一下我的手臂,“我在问你话!你是不是真的和他领证了!”

    瞬间,唐萧和曲玥,都跟着站到了我面前,他们担忧的看着我,眼里满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我忽然很无措,不晓得应不应该把结婚证造假的事情说出来,而叶姝予就在我面前, 如果我说出来了,滕柯以后,就必须跟叶姝予结婚了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犯着浑,身旁的滕柯就更是克制不住的想要吐。

    凌南看形势不对,急忙道:“赶紧送房间吧!如果在这里吐了,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一行人,风风火火的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上楼的时候,曲玥一直在前面带路,我搀着滕柯就闷头走,谁知道,她直接把我带到了我和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曲玥开门,推着我和滕柯的身子,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门外的叶姝予和顾昊辰想要往里进,曲玥就撑着两只手拦在了门口,“停!一个人伺候滕柯就行了!你们还真把他当皇帝了!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,还不得下楼好好玩!”

    说完,曲玥坏笑的看着我说:“你就好好照顾滕柯吧!我们下楼玩去了!等我关门以后,你把门反锁,我可不想还没开始野炊呢,就被一个酒鬼给搅和了!”

    话落,曲玥就将房门狠狠的关合,而门外的叶姝予一直吵着闹着要进屋,却被曲玥的一连串攻击,给弄下了楼。

    我疲惫的拖着滕柯的身子,慢腾腾的往洗漱间的方向挪。

    (下一章十点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