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89章 死掉的女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如我所预料的,也出乎我意料的,滕柯还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把真相,公之于众了。

    当警察要把白璐强制性带走的时候,傅伟伦怒不可遏的就推开了警察,他也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,死死的挡在白璐的身前,同警察对抗着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,原本热闹的宾客,成了看笑话的看客。

    滕建仁在经过了长达几十秒钟的自我调整之后,他艰难的撑着身子,回头看着滕柯说: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?白璐对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目色淡然的说道:“证据确凿,有关奶奶的死因,我也都提交警方了,白璐迟早都会被带走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滕建仁忽然发狠的说道:“那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!你让伟伦怎么办!这滕家结婚多大的事情,现在成了全世界的笑柄了!”

    滕建仁怒目圆睁,而滕柯丝毫没有动摇,滕柯低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,说:“婚礼怕是只能进行到这了,你们不离开吗?”

    滕建仁恶狠狠的指着滕柯,不争气的说道:“你你你!你可是傅伟伦的哥哥啊!这是滕家的大事啊!就算是提交了警方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滕建仁说完,滕柯开口道:“那在您这里,是奶奶重要,还是面子重要?”

    当这句话问完,滕建仁哑口无言,滕柯转头拉过我的手臂,说:“走吧,留在这里也没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,正当我准备,和滕柯一起离开的时候,忽然间,婚礼大厅那边,就厮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万万没想到,傅伟伦一气之下,会带着自己的那些好朋友,不计后果的,殴打了警察。

    当大厅中央乱成一团的时候,滕建仁更是气的没办法说话了,他胡乱的指着周围的人,让那些人去拉架,可是,没人敢上前,因为对方是警察,如果哪个不怕事大的,上前去阻拦了,搞不好,就成了袭警的一员。

    整个婚礼大厅,彻底乱套了,傅伟伦发疯似的跟警察撕扯,而我亲眼看见,白璐像是看破一切那般,一动不动的,站在原地,站在傅伟伦的保护圈里。

    她的手上还扣着手铐,她的脸色渐渐的从一开始的惊恐,变成了现在的无望和冷漠。

    她就默然的看着我和滕柯的方向,我知道她的心里有无数想要发泄的怨恨,但此时此刻,她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她只得像一个小丑一样,在众人的嘲笑声中,接受洗礼。

    我不会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同情,因为,这是她应得的。

    眼下,滕建仁已经被气的无法呼吸了,而滕柯不能坐视不理,他招呼来了几个跟自己关系好的朋友,让他们帮忙去拉架,不要把事情弄大。

    只是,无力回天的是,那几个便衣警察,已经在撕扯中,受了伤。

    所以,傅伟伦的责任,是绝对逃脱不掉了。

    警察人少,而傅伟伦的朋友多,那几个警察被打倒在地以后,傅伟伦气冲冲的,就走到了滕柯的面前。

    滕柯怕我受伤害,就将我向后退了一退,我站在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,只见,傅伟伦上手,就要殴打滕柯。

    好在,滕柯反应快,直接握住了他的拳头。

    滕柯没受伤,我心里的石头,便落了地。

    而这时,傅伟伦忽然冲着滕柯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这是我的婚礼!是我一生一次的婚礼!明明我之前已经恳求过你,就算你有私人恩怨,也不要来影响我的婚礼!可你现在,把警察带到了我的面前,还让我的妻子,带上了手铐!滕柯,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!”

    傅伟伦的话刚落地,滕柯就眼神尖锐的反问了过去,“你问我为什么针对你?难道这句话,不应该我问你吗?”

    傅伟伦的眼神闪躲了一下,他无法理解滕柯此番话的意思,他停顿了片刻,说道:“就因为我娶了白璐?就因为我让你一直痛恨的女人,得到了我的保护,所以你就要跟我作对?还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,毁掉了我的婚礼?让我颜面扫地?”

    说着,傅伟伦就冷笑了一声:“你觉得我会在乎颜面?”他摇着头说道:“我傅伟伦这辈子,最他妈不在乎的,就是脸上的这张皮!还有什么所谓的头衔!我不在乎!我统统不在乎!我在乎的,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,还有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傅伟伦指着不远处的白璐,随后冲滕柯说道:“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把这个婚结完!我只想让白璐有一个和我生命挂钩的头衔!为什么,你非要来干扰我!非要来破坏我!”

    傅伟伦气喘吁吁的说完这些话以后,他眼眶通红的,看着滕柯。

    只是事到如今我都无法明白,为什么,傅伟伦会有这么大的反应?一个男人到底要有多爱一个女人,才能让他放下自己风花雪月的自由身,去许诺对方一个一生一世的婚姻承诺呢?

    在我印象里,傅伟伦从来不是一个可以踏下心的人,可他为了才见过不到几次面的白璐,却改变了自己人生的整个轨迹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忽然觉得,可能,他们很早之前,就相爱过,而我即刻又想起,之前曲玥和我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,傅伟伦以前和白璐,就是相识的,而傅伟伦很早之前,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清楚曲玥说的具体时间是何时,但我想,傅伟伦和白璐,大概是很早之前,就相识了。

    过往的记忆如洪水猛兽,忽然间,我的脑海里,就不断的回放了曾经很多人和我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其中我记起,傅伟伦曾在夜里,跟我倾诉的那段对白。

    他说过,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女人,但那个女人,在很早很早以前,就死在了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我当初傻傻的以为,可能是他的初恋离世了,又或者,她的初恋弃他而去,所以才造就了今天这个太过洒脱的傅伟伦。

    而现在看来,可能白璐,就是他当初心里死掉的那个女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