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92章 我的初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场糟糕的婚礼结束以后,婚礼现场的剩余事务,是我和梁琴钰,留下来帮忙处理的。

    而滕柯为了协助警方办案,和傅伟伦一起,去了警局。

    而糟糕的是,因为袭警一事,傅伟伦也有不可逃避的责任。

    留在酒店处理剩余事务的时候,梁琴钰一直很不满意的在我耳边碎碎念。

    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,无非就是责怪滕柯在傅伟伦结婚的关键时刻,叫来了警察,我倒是不在乎梁琴钰说了什么,反正,她说什么,我全都当成耳边风。

    我在酒店前台办理手续的时候,放在吧台上的手机,忽然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屏幕上显示的是温华依的名字,身旁的梁琴钰瞄了一眼,开口说道:“你和温华依还有联系呢?那个女人,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,想不到你人脉圈子还挺广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笑了一下,随后转身接起了电话,那头,温华依平静的开口说道:“白璐进警局了是吗?我刚刚得知这件事,怎么样,事情进展的还顺利吗?需不需要妈妈的帮助?”

    我拒绝道:“不用……这件事,是滕柯处理的……我也没想到,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那头,温华依说道:“没想到滕柯早我一步,把这件事处理干净了,这还挺让我满意的,起码我的女儿,不用为这些琐碎的事情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应着声说:“晚点我给您打电话吧,今晚应该不回去了……现在滕家的状况,比较乱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,温华依说道:“嗯,我知道了,那你照顾好自己,妈妈这几天忙着周年庆的事情,等你回家了,帮妈妈处理几个小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一旁的梁琴钰眼神奇怪的看着我说:“我刚刚怎么在电话里……听到了妈妈这两个字?你和那个温华依,很熟?”

    我应付的笑了一下,“还好吧……也不是很熟。”

    而紧接着,梁琴钰就不停的开始跟我询问有关温华依的事情,我估计,她刚刚,是听到电话里的一些声音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酒店大门口那边,走过来了一脸疲惫的傅伟伦。

    傅伟伦站到我们身旁的时候,他有气无力的开口说道:“怎么样了?处理完了吗?余款让他们直接打入我的账户就可以了,其他的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梁琴钰心疼的摸着傅伟伦的额头,说:“辛苦你了儿子,警局那边,没有为难你吧?不是说了,不用你回来了吗?妈妈自己开车也可以的!”

    傅伟伦摇了摇头,接着转头看着我说:“滕柯还在警局配合调查,所以我来接你们回去,酒店这边,处理的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,说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他点着头,眼神疲倦不堪,“嗯……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吧台里的服务生,将最后的确认单递交给了我们,说道:“办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签过字以后,三个人一起离开了酒店,只是,当我们从大厅里走出去的时候,傅伟伦刻意的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那个捧花,捧花的花瓣已经碎了一地,只剩一个残缺的尸体。

    傅伟伦把捧花放到车子上以后,我和梁琴钰跟着也上了车,而这一路,梁琴钰的嘴巴就没停止过,她让傅伟伦追究白璐的责任,让她赔偿傅伟伦,甚至把买婚纱的钱,都给要回来。

    傅伟伦可能也是真的烦了,他实在是受不了梁琴钰的碎碎念,随后,就将梁琴钰,送回了她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梁琴钰一走,傅伟伦就久久的趴在方向盘上,整个人萎靡不振,如同失去了活着的信念。

    我看他好像很不舒服,就在后座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我来开车吧……我看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,傅伟伦他一动未动,而忽然间,他的上衣口袋里,就滑落出了一个闪晶晶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顺势就伸手去勾,结果发现,是婚戒。

    是他买给白璐的婚戒。

    我拿着戒指迟迟没说话,傅伟伦低头看了一眼,沙哑着说道:“刚刚在警局……她把戒指还给我了……还和我道了歉……其实有时候,她也不是那么坏的人,她只不过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。

    我默然的看了他一会儿,说:“她只是没那么爱你……所以,这不是你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傅伟伦紧抓方向盘的手,开始用力,他持续这个动作持续了很长时间,接着说道:“其实有时候我挺希望,她做的那些伤害别人的事,都是为了我……就像她对滕柯那样,起码证明,她是爱着对方的,虽然这样的方式,有点让人无法接受……”

    我安静的没有说话,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他自述。

    傅伟伦继续说道:“你还记得……我之前跟你说过的,死在我心里的那个女人么?”

    我轻轻的应了声,“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傅伟伦冷笑了一下,“就是白璐……我的初恋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这一刻,当我听到,白璐就是傅伟伦的初恋时,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,因为我早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我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傅伟伦忽然打开了车子的所有车窗,而车外,天色已经入了黑,我们的车子就停靠在热闹的集市旁边,车子里的寂静和车外的喧闹相比,真的压抑极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,而突然,傅伟伦伸手就打开了车门,他侧头看了我一眼,说:“能陪我坐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跟着他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下车以后,傅伟伦走去了一家露天的地摊烧烤,他直接在老板那里买了五瓶啤酒,随后一瓶接着一瓶的开启,坐在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我就坐在他的对面,看着他空腹喝酒,隔了小一会儿,我怕他胃难受,就走去了烧烤摊旁,跟老板要了一些下酒的小菜。

    只是,当我把小菜端到傅伟伦的面前时,他已经自己喝完了整整一瓶。

    (今天的第一章~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