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94章 小川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过了傅伟伦的故事,我终于体会到,每一个滥情的男人背后,都曾有过一段,不为人知的真情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从一开始,就对感情不认真的,他们也认真过,但也就是因为太认真了,所以被伤害的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他们用面具掩护自己,他们说着所谓的不相信爱情甚至不婚主义,但事实上,他们曾比任何人,都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当傅伟伦面前的啤酒瓶全部喝空的时候,他趴在油腻腻的塑料桌子上,说道:“未晚啊……我能求你一件事吗?就算白璐真的做了伤天害理的事……能不能,不要让她死?不要让她的下半生,都在监狱里度过?我爱她,我是真的很爱她,很爱很爱的那种,虽然我知道,我不能再爱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请求,我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而傅伟伦用他仅存的一点力气,恳求着说:“她做了太多错误的选择了,甚至在她回国的时候,她还曾打算……被那些年纪很大的中年男人包养,她总是在伤害自己折磨自己,她太愚蠢了,她需要有人拉她一把,她需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,当他的话语落地的时候,他彻底没了声音,他趴在桌子上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我拿出了手机,拨下了滕柯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滕柯接起的时候,周围没有一丁点的声音,我估摸着,应该还在警局。

    我刚要开口,滕柯就询问了过来:“回家了吗?傅伟伦有安全把你送回去吧?我很快就结束了,你现在是自己在家吗?”

    我哽咽了一下,说道:“老公……我现在,和傅伟伦在路边摊,他喝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,滕柯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把地址发给我,我现在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在把地址发给滕柯以后,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,滕柯就开车来接了我。

    而当滕柯看到傅伟伦的时候,他的脸色很纠结。

    滕柯搀扶起了傅伟伦的身子,拖着他沉重的身体,就往车边走。

    这时,傅伟伦醉醺醺的看了滕柯一眼,说道:“你来了啊……嘿嘿,警局的事处理完了吗?白璐怎么样了?能把她放出来吗?”

    滕柯没说话,等他把傅伟伦送上车子以后,傅伟伦就靠在后车座里,眼神迷离的看着滕柯,一个劲的傻笑。

    我上了副驾驶,滕柯就担忧的侧头看着我说:“你没有喝酒吧?路边摊的东西,也没有吃吧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“没有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滕柯叹了口气,随后开动了车子,而这时,后座上的傅伟伦,趴在滕柯的靠背上,就开口说道:“我求求你,能把白璐放出来吗?我叫你哥行不行?你就帮我一次行吗?求你了?行吗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傅伟伦的请求,滕柯一句话都没说,他也没有理会傅伟伦的自述,就安安静静的开车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我想,滕柯他应该是不会理会傅伟伦的求情的,因为白璐做了太多无法让人原谅的事,蓄意谋杀奶奶,带着小川自杀,甚至,一次又一次的,用她虚伪的嘴脸,去挑拨我和滕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人心变黑了,就很难再善良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理解傅伟伦爱白璐的心情,但爱这个东西,是不能作为筹码,去救赎一个杀人犯的。

    滕柯把车子开回老宅的时候,他一边帮我解开安全带,一边说:“今晚在老宅休息,父亲也在家了,我担心他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“嗯,我可以帮忙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我们下车以后,滕柯搀扶着傅伟伦,走进了老宅,上了二楼以后,我看到滕建仁正脸色惨白的坐在沙发上,而陈敏蓉正帮他倒着枸杞水。

    陈敏蓉在看到我的时候,她忽然就愣了一下,随后,她站起身,脸色愧疚的朝着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拉住了我的手,接着道歉道:“对不起未晚……之前奶奶的事情……是我误会你了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但即刻就接受了她的歉意,我安慰的拍着她的后背,说:“没事了……一切都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低了低头,她暗自的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,随后,她转头看着滕柯说道:“儿子……警局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?白璐她……认罪了吗?你的证人出来作证了吗?那奶奶去世的那天,白璐到底,和奶奶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话题说到这里,滕柯停顿了一下,他眼神深邃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转移话题说道:“我先把傅伟伦送去房间。”

    滕柯拖着傅伟伦离开以后,陈敏蓉就纠结的冲我询问道:“未晚,奶奶去世的那天,白璐到底和滕柯奶奶说了什么啊?这件事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“我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蓉纠结的坐到了滕建仁的身旁,滕建仁就重重的喘着粗气,说:“明天让滕柯在媒体面前召开记者发布会!婚礼的事,必须把责任解释清楚!是那个白璐用计谋害死了奶奶,还谋划了这场婚礼!”

    说着,滕建仁就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“这到底是什么事啊!这一桩婚事,让公司的股票直线下跌!”

    面对滕建仁的说辞,我是一句话都不想插嘴,毕竟,他眼里看到的,都只是钱而已。

    陈敏蓉也嫌恶的看了滕建仁一眼,说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考虑那些!你现在应该考虑的,是家里人的心情!还有奶奶的死因!”

    滕建仁继续气呼呼的不说话,陈敏蓉就起身拉过了我的手臂,说:“未晚,我给你熬了补汤,你晚上没吃东西吧?你先吃点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我跟着陈敏蓉去了厨房以后,而忽然间,我就想起了滕小川,毕竟这个小家伙已经消失很久了。

    我端着汤碗的时候,询问着陈敏蓉说:“对了,小川哪去了?怎么都没看到他的人影?在楼上睡觉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,陈敏蓉反应了一下,“小川白天跟着魏管家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探着头,冲滕柯那边的方向喊道:“儿子,小川哪去了?你把他托付给魏管家了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