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26章 死亡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26章 死亡*

    无数的恐惧感冲蚀大脑之时,我整个人,都在发抖,我不停的去拉门把手,可就是没办法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滕柯半躬着身子去查看驾驶座上的位置,但并没有看到车钥匙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滕柯打算直接砸碎车玻璃,可眼下,我们没有任何的工具。

    而车外,车子行驶的声音,向着我们越来越靠近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似乎明白,我和滕柯会同一时间熟睡,大概是遭到别人的算计了。

    而刚刚开车带我们的那个司机,应该就是作案的凶手。

    可我不明白,那个司机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滕柯。

    脑子混乱之时,我和滕柯想尽一切办法去砸车窗,可眼下一切都晚了,我眼睁睁的看着,我们的车子对面,开过来了一辆大货车,货车不停的冲着我们鸣笛,甚至是在减速,可无论那辆车子的司机如何努力的想要保住我们的性命,也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货车处于下坡路,急转弯的路段,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内控制好车子的车速和方向。

    眼前的刺眼光线,正正好好的打射到我们的车内,身旁,滕柯忽然就抱住了我的身体,他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,而我甚至,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冰冷温度。

    耳边,是他笃定的话语,“我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,但可能,这并不是……唐未晚,我爱你,如果下一秒我们真的出事了,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,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当滕柯的话,在我耳边消失的时候,车外的那阵鸣笛声,似乎被拉的好长好长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似乎是静止了,我的眼睛被晃的睁不开,我的整个身体,被滕柯簇拥在他的怀抱中,甚至,他完全的,将我保护在了他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他用后背死死的顶住了我面前的座椅靠背,我被他禁锢在夹缝之间,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在保护我,我知道,他想抱住我的命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我唯一知道的,就是我们可能会命丧于此了。

    可有谁会想到,从我和滕柯睁开眼到此时此刻的短短两分钟里,我们就要和死神面对面的进行一场谈判。

    我是死过一次的人,我当真,不想再经历这样的感触了。

    耳旁,滕柯的眼泪顺着我的脖颈,流淌进了我的胸口,我感觉到了他滚烫的热泪,而下一秒,一阵强烈而空白的撞击,将我从现实世界里,彻底抽离。

    我好后悔,没能在临死的一刻,开口对他说我爱你;我好后悔,没能在临死的一刻,有好好的亲亲他抱抱他;我好后悔,没能在临死的一刻告诉他,他是我此生唯一的挚爱。

    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shu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如果,这是上天赐予我和滕柯的生命终结,那我希望,我能和他一起死,带着我们的孩子,一起去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,即便这通往死亡的道路,太痛太难过。

    我想,此刻的我,大概已经终结了生命,我感觉到了身体的悬空,我感觉到了剧烈的撞击,我感觉到了滕柯死死拥抱着我不撒手的力量,我感觉到了意识消失前一刻的恐惧与痛楚。

    我想,我和滕柯,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神经彻底麻痹的晃瞬,我被搁置在了一片白晃晃的空间当中,我一个人坐在云端,四周的一切,都是空荡荡的,我的面前没有滕柯,我的怀抱是空的,我的身体轻飘飘的,好像稍稍一用力,就能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而忽然间,一阵剧烈的冷风,将我整个人吹散,我的身体瞬间变成了蒲公英,吹散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我缓缓的从高空向下坠落,而眼前,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,我似乎看到,草坪的中央,站着滕柯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激动的无法言语,我用力的让自己的身体快速的下沉,而倏然间,眨眼的片刻,我彻底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头顶悬挂的吊瓶,我看到了滴答滴答的挂钟,我看到了背对着我,掩面哭泣的家人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又一次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,我又一次,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傻傻的睁开眼时,周围的人,依旧是那些熟悉的面孔,我努力的张开了嘴,竭尽全力的,从自己的嗓口中,发出了声音:“滕柯在哪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的一刻,屋子里的人,都朝着我簇拥而来,他们的嘴巴不停的上下启合,可我一句话都听不清楚,耳朵如同真空了那般,嗡鸣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,企图挪动身体,可我的四肢似乎太过沉重,根本挪动不得。

    我等着周围的声音渐渐消失,等着耳边的嗡鸣渐渐沉寂,当我感知到,扑在我身上的父亲和母亲的时候,我缓慢的开口道:“滕柯呢……”

    可眼前,他们没有一个人,给我答案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