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28章 陷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28章 陷害

    其实对于尹思晗这个人,从我跟她的关系开始熟络起来的时候,我对她,几乎是没有怀疑过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算不上是善良的人,但她绝对,是一个不会坑害真朋友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很看重利益这个东西,但她也不会是那种,为了利益,而设计陷害的人。

    我始终不相信,车祸的事,会是她一手造成的。

    而我仔细回想着,当时我和滕柯借用了尹思晗的车子的时候,尹思晗的神态,没有任何的不对劲,她抢在叶姝的前头,要给我们安排司机,就是为了规避叶姝予靠近我们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尹思晗真的想要害死我和滕柯,她也不会那么傻的,派出自己的车和司机。

    毕竟,这直接的因果关系,就联系到了她的头上,尹思晗她没有这么愚蠢,所以我也不相信,事情会是她指使的。

    而这样看下来之后,问题的所在,就出在了那个陌生司机的身上,当时我和滕柯,是被迷药给迷晕的,我们醒过来的时候,车子就停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山腰,司机不见了,我和滕柯,也逃出不去那辆车子。

    这很明显,是司机想要拿了我和滕柯的生命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眼前,当我收到这束花和卡片的时候,唐萧彻底就炸了,他气冲冲的说道:“她竟然还敢送你花?她竟然敢这样挑衅我们家人?”

    唐萧转身就走去了门口,我急忙给曲玥打手势,让曲玥拦住唐萧。

    唐萧被曲玥拉扯住的时候,我看着唐萧说道:“哥,你冷静点,尹思晗不傻,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她做的,她不可能给自己埋下这么多的坑!她是什么人我最清楚,虽然当时的车子是她借给我和滕柯没错,但是所有的问题,都只是出在了那个司机的身上!而我到现在都不清楚,那个司机,到底是不是尹思晗派给我和滕柯的。”

    唐萧喘着粗气,说道:“如果就是呢?如果就是她做的呢?她的目的,就是让你和滕柯丧命,然后再假装车子自己失事掉进了悬崖里,然后她去和警察说,车子里的三个人都死了,或者,等着你和滕柯没命了以后,她再让司机伪装重伤,躺在你们两个的身边,这不就达成了么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是她为什么要杀死我和滕柯呢?这没有理由的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唐萧不再说话了,他低着头,用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,说:“好,我不找她,那我等她来找我们!我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!”

    唐萧这话落地以后,屋子里,再次恢复了平静,而我沉重着自己的心情,看着屋子里每一个人的脸庞,他们的脸色都不好,每个人,都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回儿那般。

    而我忽然觉得,活着,是这么的重要,其实家人真的无所谓你这辈子赚了多少钱,立了多少丰功伟业,他们在乎的,只是你的平安和健康而已。

    我也终于明白,家人的意义,就是团聚与和睦,他们希望他们能时时刻刻都陪在你身边,无论贫穷或是疾病,他们只要你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屋子里,父亲强颜欢笑的说道:“行了,你们也别难受了,在这守了一天了,该休息的休息,该回家换衣服的回家换衣服!该下楼吃饭的, 就下楼去吃饭,这里我守着!”

    说完, 父亲看着母亲说道:“你回家一趟吧,回去好好睡一觉,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摇着头,“没事,我不累,我在这陪着,我去楼下买点吃的东西,我不累。”

    一旁,曲玥开口道:“你们谁都别动了,我叫外卖吧!现在滕柯还没手术完,我们都继续等着吧!”

    这时,陈敏蓉开口道:“我再去手术室门口看一看,估计应该结束了……”转头,陈敏蓉看着我说道:“未晚,你不要担心滕柯,滕柯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心疼的看着一脸疲倦的陈敏蓉,说:“嗯……你也不要太担心了,滕柯那么健壮,绝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离开病房以后,刚巧病房里一前一后的,走进来了温华依和尹思晗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,尹思晗竟然会跟我的生母一起来。

    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shu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我看到她们的时候,温华依的脸色一直严厉的要命,尹思晗愧疚的跟在温华依的身后,感觉一句多余的话,都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温华依即刻就坐到了我的病床边,担忧的说道:“妈妈听说你醒了,急忙就回来了,刚刚一直在警局接受调查,你放心,妈妈肯定会把事情的主谋给抓出来的!”

    一旁,尹思晗愧疚的看着我说道:“未晚,这件事真的很对不起很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突然,唐萧一把拉过了尹思晗的手臂,说道:“你少在这里道歉!事情怎么回事,你当着我们全家人的面,给我解释清楚!否则,你今天别想从这里走出去!”

    尹思晗在看到了唐萧的激动情绪以后,平缓而愧疚的说道:“我会解释的!我会把所有的事情,都解释清楚,但这件事,真的不是我指使谁做的!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担保!”

    唐萧继续没好气的说道:“好,那你就说清楚,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尹思晗在得到准许之后,她一字一句的,开始叙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按着尹思晗的意思说,她派给我们的司机,的确是在她手下做了很多年的一个老员工,那个司机姓孙,是一个性格很踏实但也挺闷的老实人,工作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失误。

    但尹思晗万万没有想到,孙师傅会做出这样的事,而更蹊跷的是,所有人都以为孙师傅是故意杀人的,可在悬崖下,警方发现了孙师傅的尸体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事情,就变得复杂了。

    本来,警方如果按着我和滕柯被困在车内的经过来断案的话,基本可以肯定,我们是被孙师傅设计陷害的;可现在,孙师傅的尸体,也出现在了悬崖下,这就会被警方假设成另外一种可能,那就是,我们三个人,在同一辆车子里出了意外,而非他人陷害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