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30章 造化弄人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其实令我最难过的是,滕柯的伤势,远比家人们形容给我的,要严重的多,他不止是手臂被钢铁一类的东西刺穿,他的腿部,也因此而做了手术,甚至差一点,就需要被截肢。

    这些真相,是家人全都没有告诉过我的,他们怕我担心难受,怕我因此崩溃。

    但好人有好报,老天爷终归还是,把滕柯健健康康的还给了我。

    手术很成功,他的身体,也脱离了危险,一切,都回到了让人安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手术室门口的灯,熄灭的一刻,我差一点,就从轮椅上站起了身,陈敏蓉先我一步的冲到了门口,她的身子完全的站不稳,好像整个人都没了重心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着曲玥,催促道:“你快去扶一下我婆婆,她好像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曲玥急忙就走到了陈敏蓉的身后,曲玥搀扶着她的两只手臂,说道:“陈阿姨,你就别往上凑了,肯定没事的,别担心了啊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歪斜着身子,她难过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口,虚弱的开口道:“我这辈子,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刻,会像现在这么难受,我可以接受我的丈夫抛弃我,可以接受老人的离世,但我不能接受我的儿子这么年轻的,就经受这种事。我差一点,就失去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陈敏蓉的话,我知晓了,她对滕柯的那些爱,人啊,总是在生死关头的时候,才会清楚,自己最看重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是经历了两次死神的人,而在我踏过死亡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,装的都是我的亲人和朋友。

    甚至那一刻,滕柯在我心里出现时的标签,已经不再是爱人,而是我的家人,我身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当滕柯被护士推出病房的时候,滕柯仍旧是昏迷的。

    其实从我和滕柯入院到现在,滕柯一直都没有苏醒,而护士告诉我说,其实在手术的前一刻,滕柯是出现了意识恢复的,只不过事件很短暂,当时他醒来的时候,嘴里一直念叨着两个人的名字,一个是母亲,一个是我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些,心里自然是温暖的,但不料,情绪脆弱的陈敏蓉在听了这些话以后,她因为体力透支和情绪的激动,而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滕柯被推去了专护病房,陈敏蓉则被安排在了隔壁,好好的休息。

    因为手术刚刚结束,所以我们所有人,都不能去病房里看望滕柯,独留一个专护,要在那里定时看守状况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,就呆在陈敏蓉休息的房间里,而在屋里呆下的那段时间,我的脑海里,浮现的都是滕柯身上的伤口画面。

    他受了太多的伤,而我却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低头抚了抚我的小腹,呢喃道:“宝宝,妈妈和你的生命,是爸爸冒着生命危险救下来的,等你出生了以后,一定要好好的爱你的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这时,房间的门口,走进来了两个令人意外的身影,我抬头看过去的时候,发现是傅伟伦和梁琴钰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两个人,我下意识的,就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床上休息的陈敏蓉,不巧的,陈敏蓉已经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曲玥看到傅伟伦来了,就跟着说道:“傅老板来了?怎么才来?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傅伟伦僵硬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刚从柯县赶回来,本来我和我妈,是去那里探亲的,这不是听说出事了,急忙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即刻把视线挪到了我身上,说道:“你还好吗?听说你从鬼门关救回了一命,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道:“没事了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病床上的陈敏蓉,跟着坐起了身,她脸色惨白的看着梁琴钰,说道:“已经没事了,你们看完,也就回去吧,医院呆不了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梁琴钰很是不屑的看了陈敏蓉两眼,说:“你怎么还挂上点滴了?挂的葡萄糖吗?是被吓到了吧!你看你,我就说了,你这身体素质太差,一点小事就迎风倒。”

    梁琴钰说完这很无脑的话以后,她对着屋内巡视了一圈,说:“滕建仁呢?半天不见他人影,跑哪去了?我找他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陈敏蓉咳嗽了两声,说:“他回公司了,公司有事情需要他处理。”

    梁琴钰笑了笑,说道:“看来,这滕柯出事,所有的事情,还是要建仁来处理,不过也还好,幸好伟伦在,伟伦能在家里出事的时候,帮着分担一些。”

    转头,梁琴钰看着傅伟伦说道:“伟伦,你给你父亲打个电话,如果他忙不开,你就去公司帮帮他,妈留在医院,照顾一下家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眼神淡然的看了看屋子里的我们,而这时,梁琴钰忽然走出了房间,她站在隔壁房门口,透过玻璃看了看屋子里还没苏醒的滕柯,而后,她站回到我们的房间门口,说道:“滕柯这个样子,怕是要很久才能好吧?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!谁能想到,这滕家会经历这种事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