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31章 耳环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过了梁琴钰的冷言冷语,没过多一会儿,梁琴钰就给滕建仁打了电话,她很是假殷勤的跟滕建仁说,既然滕柯现在还没苏醒,那公司的事,就暂时交给傅伟伦去打理。

    而滕建仁那边也的确是忙的不可开交,傅伟伦也就真的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只是,我忽然觉得,和傅伟伦没有见面的这些天,他的习性变的有些发闷了,眼神里不再有光,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我想,这应该和白璐的入狱有关吧。

    只是,我直到现在才想起,关于白璐在奶奶逝世前说的那些话,一直都没有人告知我们。

    而唯一知道这件事的滕柯,也还处于昏迷的状态。

    晚上大概很晚的时候,病房里的人,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下半夜的时候,唐萧趴在了我的病床一角,疲惫的打了盹,我小声的从床上挪动了身子,直接坐在了轮椅上。

    为了不吵醒屋子里的人,我一点一点的挪去了病房门外,刚巧,隔壁病房的专护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专护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出来了啊?快回去休息!”

    我恳求的看着她说:“滕柯醒了吗?我能进去看看他吗?”

    专护考虑了片刻,说道:“倒是可以进去看,但你别呆太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了准许,我进了屋,病床上的滕柯很安静,他安安稳稳的躺在病床上,呼吸均匀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屋子里,安静的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,这让我的心很沉稳。

    我坐着轮椅行进到了他的身边,我轻轻的抓着他的手腕,而那手掌心的温度,让我感知到了他的存在,我很激动很开心,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而正当我心里感慨的时候,忽然,滕柯的手掌心挪动了一下,我诧异的抬起了头,竟发现,滕柯的嘴巴在动。

    我急忙趴在床边,看着他说:“你是醒了吗?”

    只是,滕柯紧闭着眼,他的眉头褶皱的很严重,他的脑袋微微转动了一下,看上去,像是做了噩梦那般。

    我死死的抓着他的手,不停的小声安慰着他,而过了一会儿,他就平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跟着悬在了半空,我静静的等待着他苏醒的那一刻,而过了一会儿,他当真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我兴奋的无法言语,滕柯则在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,很努力的,开了口,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第一句话,是疼。

    我想,他应该是麻药过劲了之后,所以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我心酸,我跟着他一起痛,我感觉自己很没用,什么都帮不了他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抓着他的手腕,说:“你等我,我去给你叫护士来!我让她想办法,帮你减轻疼痛。”

    可滕柯死死的抓着我的手,嘴唇抿在一起,很用力的在忍受疼痛,他说道:“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我跟着应声,“我在,我和宝宝都在,我们都很安全,我们都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滕柯忽然就松了一口气,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滕柯的身子,跟着就放松了很多,我伸手就按向了墙壁上的急救铃,很快,刚刚的那个专护,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专护看到滕柯苏醒了,跟着说道:“家属出去一下吧,我现在叫医生来,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但滕柯抓紧我的那只手,并没有松开,就这样持续了十几秒钟,滕柯微微侧过头,对着嘴形,跟我说了话。

    我靠近了一点,只听他说道:“车座下面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车座下面有东西,我想,他说的,应该就是我们失事的那辆车子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以后,滕柯松开了我的手,我被推出病房以后,唐萧刚好出来寻找我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在走廊里,就大喘一口气,说道:“你怎么自己出来了!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滕柯的病房,“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唐萧愣了一下,随后回头看着病房的玻璃窗,说:“谢天谢地!谢天谢地啊!”

    滕柯苏醒的事,虽然是在后半夜,但是没过多久,家里的人,就都知道了,陈敏蓉在小憩了几个小时之后,也彻底恢复了过来,她连续亢奋的守在病房门口,等着医生和护士检查结束以后,她寸步不离的,守在了滕柯的身边。

    而那段时间里,我看到她来来回回的询问滕柯,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是不是想喝水,哪里需要揉按。

    而我也听到,陈敏蓉在安心的坐到滕柯身边时,她不停的对着滕柯说,以后,她会尊重滕柯做的任何决定,包括滕小川的事,如果滕柯想把小川留在身边抚养,那她就会继续充当一个合格的奶奶,把日子过回到以前的模样,她会安稳的,陪在我和滕柯的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当真觉得,陈敏蓉像个孩子,可能人越老,越容易情绪脆弱吧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快亮的时候,我回了自己的病房,然后给温华依发了一条短消息,我告诉她,肇事的车子下方,有可疑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温华依很快就给我回复了消息,她说,警方已经将车内的所有东西都搜查出来了,他们在车座下方发现了迷药,更发现了一次性的手套,而且,还有一只耳环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