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29章 是他的福分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29章 是他的福分*

    尹思晗在叙述完这个过程的时候,她用力的沉了一口气,说道:“现在警方肯定是要破案的,当时你和滕柯出事的时候,你们的车子,是挂在了悬崖下方的一个陡坡上,所以,你和滕柯,才保住了一命,但是孙师傅的尸体,是直接跌落在悬崖下的。当时车子的挡风玻璃,已经全部碎裂了,所以我们根本就没办法给出证据,证明当时孙师傅压根就不在车内,因为他也有可能,是被甩出车外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尹思晗的这些论断,我原本死而复生的心情,再次跌入了低谷,我以为,一次很明显的蓄意谋杀,应该很好找出真凶的,可谁知道,那个开车的孙师傅,竟然死了,而且,是死在了悬崖下。

    我想不清楚,孙师傅这样做的理由,也想不清楚,他自杀的原因,难不成,他也是被谋杀吗?

    我没办法肯定我心里的所有推测,因为在我和滕柯昏迷的那段时间里, 我们压根就不知道,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孙师傅又是怎么离开的车子里,我和滕柯,也是完全的不清楚!

    滕柯醒来的比我晚,而我看到的一切,就是我和滕柯被困,司机不在。

    脑子乱成一团浆糊的时候,温华依忽然回过头,冷漠的对着尹思晗说道:“未晚遭遇陷害的事,我不管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,你的嫌疑,都是摆脱不了的!车子是你出的,司机也是你出的!而孙师傅的离奇之死,也绝对和你脱离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温华依眼神冒着怒火,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会派人跟踪你的一举一动,你必须全力的配合警方做调查,而你和叶炜近期的所有公务,全部取消!包括周年庆的事,你们两个人,都不用参与了!”

    瞬间,尹思晗的脸上,就露出了恐惧之色,“温总,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!我肯定会配合警方的调查,但您不能取消我筹备周年庆的事啊!而且叶炜他对这件事,也是不知情的!”

    温华依果断的说道:“没有为什么!我的女儿差一点就在你的车子里丧命!而开车的人,又是跟了你很多年的老司机!你和我说这件事和你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,外人相信,我都不会相信!这件事,我宁可错杀一百!也不会放过一个!就算是叶家的人,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话落,屋子里彻底沉寂了,尹思晗手足无措的眨眼低头,她来回的在原地踱步,随后求情的说道:“温总,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您找出真凶,但周年庆的事,我们可不可以不要纳入到这件事里?我很冤枉!我也没想到,孙师傅他会……而且现在警方也在查孙师傅的死因,等尸检的结果出来以后,我们也能知道案件的来龙去脉了!”

    温华依继续摇头,“没有商量的余地,我不让你参加周年庆,就是为了让你全身心的,把这个案子给我弄清楚!我必须知道,到底是谁,让我的女儿遭受了这些摧残!如果事情与你无关,那最好!但如果与你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依狠戾的看着尹思晗的眼,“我会对你做出什么,我想你应该最清楚!我只在乎我的女儿,如果有人让我的女儿受了伤害,那我会用十倍的代价,让他偿还回来!包括叶家的人,包括我身边的人!”

    温华依的狠话说完,尹思晗彻底没声了,我想,屋子里的每一个人,没有一个,是不恐惧温华依的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我,在看到她的那个样子以后,都跟着害怕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温华依是想为我讨公道,但如果不是这次的事件,我也不会想到,她竟然把我,放在了那么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尹思晗被迫妥协了温华依的说辞之后,尹思晗转头看着我,强颜欢笑的说道:“未晚,真的很抱歉,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会遭遇这些。不过你放心,你的事,我肯定会办好的,也会让温总,重新相信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说完,即刻,她就转头离开了病房,而我还没开口跟她对话,她就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尹思晗离开以后,我微皱着眉头,看着温华依说:“妈……你对尹思晗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依摇着头,“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,除非真相大白的那一天,否则我不会对任何一个人,放下戒备心!当然,也包括叶姝予!”

    说到叶姝予,我忽然想起,当时我和滕柯的车子出事的时候,叶姝予可是极力的,想要借给我们车子的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如果事情不是尹思晗指使的,那会不会,是叶姝予?

    可是,孙师傅的尸体,又是怎么一回儿事?

    心里疑惑的同时,温华依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小腹,说:“还好你的孩子没事,如果你的孩子出了问题,我会疯掉的。”

    我抓着温华依的,说:“没事了,都没事了,滕柯也没事了,你就不要担心了。”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shu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说完,我用力的撑了一下身子,温华依跟着紧张了一下,我则看着唐萧说:“哥,你帮我推个轮椅过来,我要去看滕柯!”

    唐萧本来想拒绝我,但无奈,他们犟不过我,等着唐萧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把我弄上轮椅的时候,曲玥在我的肩膀上披了一个毯子,说:“待会儿你看到滕柯的时候,你别太激动啊,医生说了,你现在不能有过激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曲玥就将我推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而当我被推到了手术室门口的时候,我看到了蹲靠在走廊墙边的顾昊辰,以及心绪不宁靠墙而站的陈敏蓉。

    顾昊辰也在。

    顾昊辰看到我的时候,他脸色惨白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随后,他脚步发轻的走到了我的面前,说道:“刚刚得知你醒了,但是还没准备去看你,我准备等滕柯的手术结束以后再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我上下打量着顾昊辰的模样,我发现,他的鞋子,特别的脏,脏的好像在泥地里打过滚一样。

    身后,曲玥低声说道:“昨晚你和滕柯出事的时候,警局联系了滕柯的爸妈,当时顾昊辰跟着一起来的,他也参与救援了,他真的是……连自己的命都快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一次的突然事件,我也不会想到,顾昊辰这么的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虽说平日里他总是和滕柯抢这个抢那个,但在生死关头,他依旧把滕柯,当成自己的兄弟,这还蛮让人心暖的。

    手术室门口,门上的红灯,依旧亮着,我默默的看着眼前的那扇门,顾昊辰就在我身边说道:“唐未晚,滕柯他真的很爱你,起码在临死关头,他敢为了你送死……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着顾昊辰,顾昊辰则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他妈的就是滕柯啊!以前我一直想不明白,我们两个到底差在了哪里,我还以为,是不是因为他的家境好,所以身边的男男女女都喜欢跟他做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力的笑了笑,“我以前可真够幼稚的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碰了一下顾昊辰的,说:“滕柯能有你这样的好兄弟,是他的福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