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66章 遗嘱*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从刘姐那里离开以后,我的心情一直复杂着没能平静,车上,曲玥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开车说:“想想距离上一次的打架斗殴,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吧?我记得,上一次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开口说道:“是我和周子昂还没离婚的时候,你带了一帮人,去我爸妈买给我哥的那个新房子,赶走了我前婆婆那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曲玥大笑道:“对对对!那些不讲理的东西,看到我们这些人的时候,都吓坏了!”

    我跟着笑了笑,说:“我还以为,那是我第一次经历那种场合,也是最后一次,谁知道,现在又经历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曲玥回过头,看着我说:“未晚,你真不打算跟那个刘姐摊牌吗?其实我觉得她现在已经觉得愧对于你了,如果你开口问她,关于孙师傅死亡的事情,我觉得她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“现在正是她心思复杂的时候,如果我现在说,她肯定会防备我,慢慢来吧,因为我现在,也不能完全的信任她,我没办法确定,她是站在叶姝予那一边,还是尹思晗那一边的。”

    曲玥拧巴着脸色,说:“算了,你这个事情太烧脑了,不想了!我跟你说点我的事情吧!关于苏燕的!”

    我开口道:“她又怎么了?还抓着凌南入狱的事情不放呢?项目被对家抢走的事,她还跟你计较呢?”

    曲玥摇着头,“她计较也没用!我压根就不理她!现在,她有新的相好了,而且还交往了挺长时间!现在两个人,打算结婚了!妈的,她要把俊生带走,这我怎么可能同意啊!她带着俊生嫁给那个男的,这不明摆着,要把我爸的家业,都一起带走么!”

    听到这,我有些不可思议,“她要再婚?你爸才去世多久,她就要再婚?”

    曲玥说道:“她说她没有安全感,还说我总跟她做对,让她觉得压抑,快要抑郁症了。然后我跟她说,那你搬出去啊,别看我啊,你从我眼前消失了,我还落个清净呢!”

    曲玥生气道:“然后她就跟我说,她本来不想这么快再婚的,本来她是想等着我成熟点了以后,再考虑自己的事情。然后她说,现在她对我特别失望,说我害惨了凌南,还说如果她继续呆在我身边,她也会跟着倒霉!”

    曲玥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盘,“我去她奶奶个腿!我还没说她是扫把星呢!她就反过来指责我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深吸了一口气,“和苏燕相好的那个男人,是谁啊?你认识吗?那男的跟她求婚了?”

    曲玥应付着说:“不知道!爱她妈谁谁!最好是渣男!玩死她!妈的!”

    看到曲玥发飙的情绪,副驾驶上的程凡,听的是目瞪口呆,程凡脸色抽搐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以后别总骂人,脏字挂嘴边,多难听啊!而且你是个姑娘啊你!”

    曲玥瞪了一眼程凡,“用你管我?我比你大,你少管我!”

    程凡仰着脖子说道:“我是你未来男票!”

    曲玥冷哼一声,“别做梦!你差点害得我工作都没了!”

    看着曲玥和程凡斗嘴的那段时间里,我的脑子,一直在不停的反复思考着,身边的复杂人际关系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原本我信赖有加的尹思晗,也开始让我感觉不安了,而一直让曲玥嗤之以鼻的苏燕,也终于,在这一天,将关系走到了决裂。

    我们每个人和每个人之间,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关系,我们看不透别人的内心,也不敢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,交付出去。

    曲玥打开音响的时候,我在后头说道:“曲玥,上次滕柯跟你说的话,你都做了吗?关于你父亲遗嘱的事,还有你父亲的那个贴身律师,都调查了没有?一直忘记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件事,曲玥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,但同时,她的情绪也跟着沮丧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未晚……我爸的遗嘱……是真的,但是这话,我也不敢说绝,因为我也不知道,苏燕和我爸的律师,到底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勾当。可就针对现在我调查到的证据来说,没什么让人怀疑的地方,苏燕和律师没有过多的联系,然后我爸的那个律师,人家在我爸去世很久之前,就一直在筹备移民的事。现在,律师那一家,都去澳洲了,而且前几天,律师还特意为这件事,回来找了我一趟,他说,有关遗嘱的一切手续,都是他跟下来的,也都是公正过的,没有问题,也没有阴谋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当我听到曲玥的这些自述时,我心里,是说不上的纠结与复杂。

    我或许能够理解,曲叔叔对曲玥的不信任,毕竟曲玥从出生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里,她就从来没有,让曲叔叔放心过,而离世前的那一次的结婚事件,也成了催化曲叔叔病症的最大导火索。

    从曲玥父亲去世到今天,我们一直在寻找各种线索来妄图证明,曲玥父亲的遗嘱,是被伪造的。可现在看来,如果所有的证据都指明,遗嘱没问题的话,那我们就必须正视自己的内心,我们必须承认,曲玥父亲生前,积累了太多,对曲玥的失望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曲玥的责任,也可能,有苏燕在从中吹耳边风的责任,但这一切,都已经无从查证了。

    我们谁都不清楚,苏燕陪在曲父身边的这些年,她为了能得到曲父的爱和金钱,到底做了多少准备工作;也无法知晓,曲玥这些年犯下的所有过错,到底在曲父的心理,造成了多大的创伤和不可逆的伤害。

    我们总以为,血浓于水、亲情至上这几个字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经常固执的认为,那么冷冰冰的遗嘱,是不符合常理的。

    而当我们正视这一切的时候才发现,我们大意的忽视了一个人的内心,忽视了曲玥父亲这一生,到底经受了多少失望和无奈,才促使他,立下了那样的遗嘱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