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76章 送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76章 送走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我推着滕柯的轮椅,走出了房间,家里的餐桌上,大家都已经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,气氛很平和,不像昨天晚上那样,争吵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我帮滕柯整理了一下用餐的碗筷以后,陈敏蓉就默默的给每个人,倒了酒。

    这一套流程走下来,恍惚间,我有了一种,我们是一家人的错觉,可能,在傅伟伦出事的这件事情上,以前的争吵和埋怨,都变的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饭桌上,滕建仁岔开话题,简单的说了两句,而傅伟伦除了应付的笑笑之外,就没有其他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我们吃的很压抑,但也很宁静。

    临着晚饭快结束的时候,傅伟伦放下了筷子,忽然开了口,“你们也不用太难过,我出了什么事,我自己心里很清楚,所以……没什么可悲哀的,这都是必须面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转头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说过的梁琴钰,开口道:“妈,我进去了以后,你也就别在滕家转悠了,这滕家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,我养父不是对你挺好的么?你年纪也大了,差不多,就回去找他吧,他适合你,也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傅伟伦看着滕建仁说道:“爸,虽然我嘴上一直管你叫爸,但在我心里,能称之为父亲的人,只有我的养父。你别觉得我心狠,而是你真的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包括你对滕柯,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笑着看了看滕柯和我,说道:“你们两个,也算是苦尽甘来了,以前我不相信感情,但看着你们两个一路走过来,我也算是心服口服了,以后好好过日子吧,虽然我没什么婚姻经历,但感情这种东西,最重要的,就是感恩和知足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拿起手边的纸巾擦了擦嘴角,最后将视线,落在了陈敏蓉的身上,说道:“阿姨,我知道今天这顿饭,好几道菜,都是你做的,其实以前我还挺小的时候,我就吃过你做的东西……不过那时候,是在公司,你做给父亲的盒饭,我都吃过……”

    傅伟伦笑着摇了摇头,“可能我这么说,有点让你生气,但你的手艺真的挺好的,起码比我妈好。然后……我想跟你道个歉,算是代替我妈吧……抱歉她的出现,给你的生活添了乱。以后,等我进去了,我希望你能原谅她以前做过的所有错事,她不像你,你还有滕柯,她是什么都没有了。过往的事情,你就一笑泯恩仇,别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眼下,当傅伟伦,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位置里的梁琴钰,忽然就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难过,难过的抽噎个不停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气氛愈加沉重了,我们所有人都低着头,唯独傅伟伦像是没事人一样,在那里说着一些,更让人伤感的话。

    而忽然间,傅伟伦站起了身,看着我和滕柯说:“你们两个,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趁着……我儿子不在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傅伟伦现在已经知道,小川,就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从他回家进屋到现在,他都没有提及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互相对视了一眼,彼此默语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滕柯在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之后,直言道:“我依旧是以前的想法,孩子由我来抚养。”

    滕柯的话说的决绝,而傅伟伦并没有反对,他点着头,说道:“我也没打算跟你争抢了,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,顺便,道个歉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滕柯看向了傅伟伦,傅伟伦就苦笑着说:“我是一个没资格的人,这是我昨天,才悟透的事情……我不希望我的孩子,过着和我一样的童年,可能把他交给你们,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滕柯继续沉默着没有说话,我冲着傅伟伦点了头,说:“我们这样做,完全是在为孩子考虑。”

    忽然,傅伟伦洒脱的拿起了酒杯,说:“干了这杯吧!然后我就去休息了,这顿饭我吃的挺好的,很满足,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傅伟伦自己喝下了那杯酒,而后,他转身,就走去了房间,留着我们一桌子的人互相唉声叹气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顿饭彻底结束以后,我和滕柯回到了房间里,我帮滕柯揉按着他的小腿,滕柯就一脸疑惑的对我说道:“你不觉得傅伟伦今天很奇怪么?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问道:“哪里奇怪?他今天不是挺感性的么,在饭桌上说了那么多话,而且都是很诚恳的话。反正,我听了觉得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滕柯摇着头,“我觉得哪里不对劲,他太反常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能是因为要蹲监狱的缘故吧,所以他才表现的比较伤感。”

    滕柯依旧怀疑道:“有点反常过度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拖着我的睡裙,爬到了床上,向着他的脸靠近了一点,说:“你就别想那么多了!反正,现在事情不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吗?小川的事情也解决了,这不是好事吗!”

    我冲着滕柯近眨了眨眼,滕柯则无奈的冲我笑了一下,接着,他抬手,就将我肩膀上的吊带,给提了上去,说道:“唐未晚,你现在还学会挑逗人了?欺负我伤势没好,是么?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憋着笑意说:“我可是孕妇哦……”

    滕柯的表情有些咬牙切齿,“我等你生完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和滕柯打打闹闹的睡下以后,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梦里,我看到了身边的很多人,包括已经离我远去的滕柯爷爷和滕柯奶奶,以及曾经伤害过我,和帮助过我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他们在我的梦境里一闪而过,像是录像带那般,一幕接着一幕。

    而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身旁,滕柯早就已经睁开了眼,他默默的看了我好久好久,眼神有神而带着光亮。

    我肿着眼睛冲他眨了眨眼,滕柯就轻轻推了一下我的手臂,说:“你去看看爸妈,是不是准备送傅伟伦走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