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83章 只亲亲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83章 只亲亲

    刘姐默声的一刻,滕柯步步紧逼的就继续询问了下去,“叶姝予赠予了你房产,承诺给你们母女俩新的住处,为的就是,让你去指认尹思晗,对么?”

    面对滕柯的强行加责,刘姐忽然间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应答,而滕柯最擅长观察人的心里活动,他看到刘姐慌张的时候,他当即就逼迫了过去,“你丈夫收了叶姝予的好处,所以用自己的生命,换了你们母女俩这辈子的衣食无忧,你也深知自己的丈夫活不久,所以就同意了这场交易,对么?所以说,你一直,都是在替叶姝予办事。”

    眼前,刘姐胡乱的摇着头,说道:“不是!这件事和叶小姐没关系!”

    滕柯冷冷的笑了一下,“叶小姐?为什么我觉得从你口中说出的叶小姐这三个字,这么的顺嘴?而且,我也没有问你,你和叶姝予的关系,你在紧张什么?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在滕柯的连续进攻下,刘姐的确是慌张了,她的眼睛里冒着火,她紧张的看了看我和滕柯,而这时,病床上的圆圆冲着刘姐说道:“妈妈,你不可以做坏事!你和爸爸,都不可以去害别人……我们不是那样的人……我们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当我看到,圆圆泪眼模糊的时候,我当真觉得,人这一辈子,最单纯的时光,可能就是学生时代了。

    圆圆的眼神和心灵都太清澈,而相比较下,刘姐的一举一动,以及每个眼神,都那么的浑浊。

    滕柯没有再继续问下去,他拉着我的肩膀,作势就要离开,而临走前,他看着刘姐说道:“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以后没有亲人的照顾,就别一错再错,你应该很清楚你的东家是抱着什么目的,才让你做的这些事。她可以不择手段的做假证,就也会不择手段的,让你成为替罪羔羊。别被金钱迷昏了头,到时候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滕柯的警告说完,我和滕柯,就离开了医院,而刘姐站在病房门口迟疑了很久很久,都没能缓过来神儿。

    我和滕柯出了医院大楼以后,车上,我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:“你也认为是叶姝予,对么?”

    滕柯目视着前方,“其实我也不敢下定论,但刚才在医院,我是故意用激将的方式,去和圆圆的母亲说那些话的。从她的眼神里可以感觉的到,她和叶姝予,是肯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这件事,我要不要告诉我母亲?我感觉她能帮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只是,滕柯还没有说话,我就接到了温华依打给我的电话,我一边持着手机,一边说道:“妈……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说道:“尹思晗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我刚刚从工作里抽出身,我只是想告诉你,尹思晗不会那么蠢的,把贿赂的支出金额,体现在自己名下的项目资金里,这件事不可能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找到最致命的证人了,但对方不肯说出实话……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温华依问道:“什么证人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是指认尹思晗的人,是孙师傅的妻子,她今天去警局,承认了保单的事,然后我和滕柯查出,她刚刚收到了桃源小区的一处房产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,温华依思考了片刻,接着她笑道:“桃源小区,那不是老叶在世的时候,做的一个房产项目么!”

    接着,温华依说道:“这件事我有办法了,你把那个孙师傅的妻子的联系方式给我,还有她的家庭情况和联系住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了?”

    温华依冷笑一声,“拿钱办事的人,最经不起的,就是金钱的考验,这件事你交给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可我还是觉得不放心,“我觉得刘姐她……已经拿到足够多的好处了,而且她现在已经指认了尹思晗,她不可能再改口的,否则,这不是间接承认了,自己之前做了伪证?”

    温华依自信的说道:“这件事你交给我就可以了,其他的,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挂断电话以后,我让滕柯把有关刘姐的个人信息,都发送给了温华依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而短信发送结束以后,滕柯举着我的手机,对我说道:“圆圆给你发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她发了什么?”

    滕柯的语气有些惋惜,“她说……她代替她父亲,和我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里有些发酸,孩子终归是孩子,善良,就是他们的天性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以后,老宅里空无一人,我还想着陈敏蓉和滕建仁哪里去了,结果滕柯告诉我说,他们老两口,陪着滕小川那个小家伙,去看马戏表演了,而马戏团的票,是滕柯买的。

    不用想都知道,滕柯是在尽力的为他们老两口,制造一个融洽的氛围。

    我换好鞋子以后,上楼的途中,好奇的冲着滕柯问道:“你是希望你爸妈复婚和好吗?”

    滕柯斩钉截铁的摇了头,“不希望,但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,母亲不和父亲复婚,或许才能长久的保持这种和平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冲着滕柯竖起了大拇指,“你还挺聪明啊!”

    滕柯低头看着我笑了笑,接着伸手抓了抓我的额头,“他们两个不闹了,我们两个,才有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低声的在我耳边呢喃说:“今晚我们可以独享二人世界了,他们晚上看完马戏表演以后,会在外面住。”

    我抵触的后退着说:“我可是孕妇!”

    滕柯委屈的皱了皱眉,“那就只亲亲?可以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