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05章 白璐的独白(一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905章 白璐的独白(一)——免费番外【读者投稿】

    此番外为读者投稿,来自萌枫

    已经进来一年了,这一年里,除开头顶那扇小天窗透进来的一缕阳光,没有人来看过我。

    滕柯、傅伟伦、顾昊辰,哦,还有小川……他应该长高了不少吧,可惜,我已经不记得他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像我多一点?还是像傅伟伦多一点?

    我知道,傅伟伦入狱了,因为贩毒。我一点都不同情他,一点都不。他除了身子里流着和滕柯一样的血之外,压根跟滕柯没有一点可比性。

    他爱我又怎么样呢?我给他生了个儿子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如滕柯于我,我于傅伟伦,都是求而不得。我爱滕柯,哪怕他为了别的女人,把我送进了监狱,我也还是爱他,我唯一恨的是唐未晚!她凭什么呢?凭什么能获得滕柯的感情,凭什么,能让我的儿子叫她晚晚妈妈,却叫我白璐阿姨?

    我心里一阵烦躁,握在手里的笔,开始毫无章法的在纸张上摩挲,满页滕柯的名字,渐渐的被墨掩盖。????“哐当!”

    门突然开了,狱友们纷纷转头看向狱警,那是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妇女,长得一脸刻薄样,狱友们对她都很不满,我倒是觉得还好,反正只要她不太过分的招惹我,跟我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,约摸十八九岁,很瘦,很瘦,双眼空洞无神,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,顶着个小寸头,活脱脱一个假小子。

    怕是吸毒进来的吧?我想。

    狱警跟她交代了几声,就走了,门“哐当”一声重新关上,隆重的刺耳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瞬间,原本几个无所事事的狱友,登时拥了上去。欺负新人这种事情,她们没少干,几个五大三粗的娘们,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进到这儿,杀人未遂、吸毒、寻衅滋事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,瘦成这德行,吸毒进来的吧?”

    我放下笔,转过头,想要看看那个小姑娘怎么应付这几个娘们。

    毕竟,从来没有人会在进监狱之前,想过自己在这里边要怎么活下来。我忽然想,要是我死在里边了,会不会有人惦记我?

    滕柯,会不会记得我?想想,也还挺心酸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倔强的没有出声,就抱着被褥,死死的盯着她们。

    仿佛一下子,监室安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呢,你哑巴了还是聋了?”室长就是杀人未遂进来的,用她自己的话说,连人都杀过了,还有什么不敢的?她除了见到狱警会犯怂,在监室里还真的没有怕过谁。

    她的一巴掌,拍在小姑娘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几个人顿时哄堂大笑,“新来的就是不懂事,收拾几次就好了?嘿,1048号,要不这小姑娘交给你了?”

    1048?哦!这是我。

    许久不曾跟外边的人交流过,我已经差不多要忘了自己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“得了,我可没兴趣!你们最好是快点解决掉,一会那老女人就要来了,我们快要去车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没劲!”

    她们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个小姑娘身上,以为小姑娘挨了揍会服软,却没想到她还越发的硬气了。

    她仍旧不出声,就紧紧抱着被褥,死死看着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这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,巴掌印立现,唇角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叹口气,抬眼看了看天窗。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,这小姑娘怕是免不了一顿熊揍了,毕竟,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,我怀着对唐未晚满心的气愤,看谁都不爽。

    被室长跟几个老囚犯堵在门口,我不过是说了一句“滚开”,就被她们拳脚相加。拳头如雨点般落在身上每一处,脑袋上、肚子上、胸口。她们拽着我的脑袋往地上磕,“砰砰砰”的碰撞声,一声一声的,好不真切。

    即便是到现在,我也还是记得当时那种要死了的感觉。疼!

    也是在那个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唐未晚来。

    那一次,她来救我,我却把她踹进了海里。她是不是也是那种感觉?是不是,也觉得自己要死了?

    老天就是这么的不公平,我为滕柯付出了所有,不惜以小川的命相博,就是要唐未晚消失掉,她死了,滕柯就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尖锐的嘶吼声,把我从回忆里拉扯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脆打死我好了!”

    她还在做无谓的挣扎,而这番挣扎,不过是换来几个疯女人更残忍的虐待罢了。

    正如当初对我一样,她们也开始拽着她的脑袋,往地上磕。

    “打死你?那多没劲啊!这样,你要么从我胯下钻过去,要么给我舔脚趾,我们今天就放过你,咋样?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她不屑的啐了一口唾沫,是红的,她已经被打出内伤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猛地一颤,呵,该死的同情心。正想开口,却见她艰难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身旁几个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,不知道她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亦不知道,她要做什么,只暗暗想着,她不要再逞能了,那样的话,等待她的话,是更多的苦头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她隐忍许久之后,竟会用牙刷柄直直的捅向室长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小姑娘再一次被踹倒在低,满嘴都是血。

    而那个原本盛气凌人的室长,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受伤的眼睛,此刻也是血流满面。

    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这怕是我进来这一年的时间里,见到的最惨烈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“快,打死她,他妈的,老子要瞎了,就让她陪葬!”

    动静太大,招惹来了狱警。室长被带走了,小姑娘也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很快,监室又恢复了安静,安静的只剩下我们清扫残迹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的心,始终是平静的。

    后来,才知道,这个小姑娘叫陈郁,也是杀人未遂进来的,哦,不,确切的说,是在某一次撞见她男朋友和自己的亲妹妹滚床单的时候,一怒之下,剪掉了男朋友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也是后来和她聊天的时候,无意间听她说起,滕风集团的少夫人,很快就要生了……——

    分割线——

    萌枫说:我觉得人不能坏的这么纯粹,很是讨厌白璐这个人设,大部分人都会讨厌白璐,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~~可是,她所有的一切,不都是,因爱而生恨么,爱会让人变得痴狂,失了自我……最最可悲的是,她即便是到入狱的时候也还是没有明白,自己错在哪儿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很遭人厌恶的女人,最初的时候,其实也还是给过傅伟伦温暖的。

    因为我爱你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