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07章 白璐的独白(二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907章 白璐的独白(二)——免费番外【读者投稿】

    此番外依然是萌枫 的投稿,续写905章白璐的独白(一),萌枫说,她会给白璐一个完整的交代。

    滕风集团的少夫人,唐未晚,要生了!属于她和滕柯的爱情结晶,就要诞生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当我知道滕柯已经结婚的时候,我还没有觉得自己输了。

    那么这一刻,我才终于意识到,自己真的输了,输的彻底。

    不是输给了唐未晚,是输给了时间。对,就是时间,如果我能比唐未晚早一些时候出现在滕柯的生命里,那么……

    “喂,白璐姐?”

    陈郁推了我一把,我晃过神,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,避开了陈郁的目光。????我说不太清自己现在的感觉,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要表现出什么样的情绪来。这半年的时间里,我每天都在日记本上写滕柯的名字,每天都写,以此来提醒自己不要把这个男人给忘了。

    哪怕我明明很清楚自己的这种行为愚蠢之极。

    渐渐地,当写名字成为一种习惯,而滕柯,就要演变成纸张上单纯的两个字眼。

    我以为,直到我从这里走出去,都不会再有人在我耳边提起滕柯,提起唐未晚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变成了我服刑期间唯一的消遣。我经常会在写名字的时候,幻想自己出狱后的样子,我想好了自己最美好的样子,穿着高档的礼服在西餐厅里喝着红酒,亦或者是穿着运动衫,奔跑在跑道上,总之都是我想好的样子。到那时候,我会重新出现在他们的跟前,让他们看到,我还好好的活着,好好的,活在他们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“哦,我男朋友是滕风集团的一个小职员,我听他说的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?应该就是被她剪掉命根子的那个渣男吧!

    我已经恢复了往常波澜不惊的模样,并不介意直面陈郁,好好的听她说说……

    说说滕柯?

    瞧,我还是放不下,我还是嫉妒,我甚至很绝望。这个男人,终究是不属于我。

    “是吗?男朋友?难道你现在还惦记着那个渣男?他都不要你了,你还惦记着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天知道,我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心里有多没底。

    人都是伪善的动物,在事不关己的问题前,总能装得格外的洒脱,反正跟自己没关系嘛,不管多道貌岸然的话说出来,忽悠忽悠又不会死!

    陈郁撇了撇唇角,神情中透着百般无奈,看的出来,她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说他了,说说你吧!你是因为什么事情进来的啊?”

    陈郁话还没说完,我就看见她偷偷的抹了一把眼睛。

    她哭了!

    呵,这丫头,进监狱第一天被人欺负成那样,都没有哭?接连几天高强度的劳改生活,她再怎么不适应,都没有哭过?这会只是想起了那个臭男人来,就哭了?

    情到深处恨更浓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边的日子并不好过,当真不好过。

    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,白天有时候要去农场干活,或者是工厂间里去做手工品。进到这里,不管你以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亦或者是家缠万贯的企业大亨,总之来了这里,那就都是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留一样的头型,穿一样的衣服,别着不同的号码牌。

    日子枯燥的可怕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室长被陈郁戳瞎了一只眼睛之后,整个监室都沉闷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谋杀!”我看了她一眼,以为这丫头会被吓到,谁知道她早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无法自拔了。

    “白璐姐,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坏啊!我当时真的很生气,真的。我从小和妹妹相依为命,我省吃俭用的供她上学,我明明只比她大了两岁,可是,我就是觉得,我比她大,我应该要承担起当姐姐的责任来。我把我能给她的都给她了,我没有多少文化,就只能去小饭店里给人洗碗,当服务员,我能干的都干了,就是为了让她以后能有个好前程,可以不跟我一样被人看不起。我在最困难的时候,遇到了我的男朋友,他最开始的时候对我那么好,那么好,他会给我买护手霜,虽然是那种十元店里买的,可是我还是高兴的睡不着觉,我甚至都舍不得用,我还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他,他说他会娶我的。可是现在,他不是嫌弃我长得不够漂亮,嫌弃我没文化,他说他喜欢我妹妹,可是我妹妹才上高三啊!马上就要考大学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陈郁的叙述,看着她满脸泪痕的脸,我其实并没有太深刻的感触。

    当你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时候,也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。更重要的是,我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唐未晚生孩子的事情,她会给滕柯生个儿子还是女儿?

    “你不坏,你是太单纯了,我才坏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陈郁还想说些什么,声音却兀自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已经发生了,不是么?你还小,被判的时间也不长,等到以后出去了,都还可以重新开始,找个爱你的男人,好好过你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我这番极其不真诚的言语,却意外的让陈郁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她不哭了,我才艰难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对滕风集团的事情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了解,但是我进来的时候,据说滕总已经把公司都交给别人去打理了,好像是去陪产了,偶尔路边摊山的报纸上,会有他们的小道消息,我不识字。都是我妹妹念给我听的,因为我男朋友在滕风工作,所以我妹妹就对滕风的一切都很有兴趣,呵……”

    陈郁最后的那一声苦笑,显得格外的无力。

    我也陪着她笑,笑的亦是苍白而冷清。

    后来她被狱警叫走了,她男朋友来探监。

    我觉得挺奇怪的,她男朋友不是都被她给阉了么?竟然还能来看她。

    我百无聊奈的等着陈郁回来,继续跟我讲外边的事情,可是,我等来的却是她的尸体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