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88章 不速之客(九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88章 不速之客(九)

    方志强这么安排,一方面是因为单靠市场部的力量,是完成不了的,而综合部的日常事务跟这次的新一轮扩张相比较,可以暂时的缓一下;而且聂倩和陈庆和两个人也可以互补,陈庆和专业,聂倩心细,而且因为没有专业的舒服,反而可以提出很多新的思路。

    而且,方志强也看得出来,聂倩对于陈庆和,没有那么地抵触和排斥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放下心结,准备迎接新的开始,如果真的是那样,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听到方志强的安排,聂倩脸迅速红了一下,更证明了方志强的猜测,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正常:“我会配合陈副总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方总,等下我还有事情,要单独向你汇报。”刘艳很严肃地说着。

    方志强点点头,然后陈庆和跟聂倩出去忙活,刘艳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,方总,这次扩张的资金问题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刘艳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方志强顿时就一愣:“我们不是现在可以动用的资金有三百多万么?第一步只打算开五家店,虽然是外地,加上前期的考察,还有人员的增设,但是钱完全不应该成问题吧?”刘艳每一次账目都报的井井有条,所以他也一直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“哎呀,所以我才要单独问你。”刘艳责怪地看着他:“我就问你,这个钱花出去,你还买不买房了?”

    方志强顿时呆住了,他这几天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如何去做线上的扩张,竟然把买房这件事抛到脑后了,所以他在考虑资金的时候,压根就没想到过这块。刘艳这一说,他才反应过来糟糕。

    买房跟扩张,只能是二选一。而刘艳正看着他,等着他拿主意:“或者的话,就房子先买了,然后开店的这块,再继续先贷款,毕竟叔叔一个人在老家,我估计你也是不放心。反正按照我们现在的发展,贷款包括后续的还款,都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也犹豫了,贷款的话,也的确不是不可行,但是他随即想到更多的问题:“但是这五家店只是我们对外扩张的第一步,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城市,更多家店,如果从一开始就全部贷款,那压力和风险都太大。而且本身三百万也不够买房,还是要贷款,这样更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那样的话,肯定是接下来一旦有现金流,就会立刻投入到新的城市的选址和开店上去,而且外地城市的市场和管控,毕竟不如上海本地我们了解的深刻,前期的话实现像现在阶段的大规模盈利很难,而且不断地开店,现金流不断被占用,也就意味着你更加难以实现在上海买房的计划。”刘艳劝着他。“更何况现在房价还在不断上涨,这样一直拖延下去,更加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,这也是一笔损失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自己何尝不知道,他比刘艳更加纠结,但是如果这一阶段把投资的钱拿来买房,他还是很难去做到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,开店的话,未来的发展空间会比房价的上涨要快。再说了,现在的话我们不说是面向全国布局吧,也是大规模撒网,已经不再局限于伤害,说不定哪天开回到四川,我回老家县城买一栋,比这便宜多了,也能照顾我爸,本身他也不愿意来上海。”方志强有些艰难地对刘艳说,他更像是在劝说着自己,毕竟他一直以来的心愿,是真的很想把自己老爸接到上海来,享受更好的条件,好好照顾他。

    刘艳有点无奈地说:“这个是你决定,我就是觉得挺可惜的,真的想看到你早点安顿下来。买了房子跟潇潇好好商量结婚的事,不就什么都妥了么。再这么打拼下去,什么时候能跟潇潇有个交代啊,我都看得着急了。还有叔叔,你不也说他身体不好……唉,我也不说那么多,知道你主意比我多,就是希望你赶紧跟潇潇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愣了,他没有想到,刘艳催促着他买房,还有这个想法。的确,在传统看来,不就是买房子然后两家坐到一起商谈结婚的事情么。

    可是,这对于他和潇潇来说,可能吗?他没法想象,他的父亲跟李潇潇的爸妈坐在一起的场面。但是他能想象得到,李潇潇父母,是绝对不会让这一幕发生。而他自己,也不希望……因为到时候他无法面对的是更多的人,有王亚欣,还有王霞,甚至于还有李潇潇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想象力太丰富了。”方志强淡淡地说着,“你先忙吧,这事情就这样定了。”

    刘艳出去以后,方志强呆坐了好一会,他也在思考着这个决定是否正确,现在不买房会不会后悔。想来想去,他决定还是给老爸先打个电话。毕竟也好几天没有联系了,他还是怪想的。而且心里头总感觉愧疚。

    他也庆幸,当初是打算先斩后奏,等买了房,到时候父亲想不来也不行,所以没有跟他提过一星半点的消息,也幸好是这样,不然的话,就算是父亲不会怪他,他自己心里头也不会原谅自己。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,方志强可以肯定,他是贷款也要把房子先买到手的。

    现在最起码的,方志强父亲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接他的电话了,父子俩也能稍微地聊聊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最近怎么样?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好得很,没啥,你哥嫂他们俩平时照顾得很,到点钟就送饭过来,我说了多少次了,我自己能做,不要送了,他俩非不听。我说你也是,非花这么多钱……”父亲又开始絮絮地抱怨着。

    方志强笑了,他爸就是这样一个人,跟大山深处无数朴实的农民没有任何两样,什么都是自己动手,压根不习惯别人照顾。“爸,你就当时让我心安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父亲就不说话了,好一会才问道:“怎么忽然这个时候打电话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他还是很敏感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