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95章 毕罗春(七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95章 毕罗春(七)

    方志强不想再听下去了,毕罗春那一口一句的对不起,说得的确真诚,他也相信毕罗春是真的痛改前非了。但是在他听来是那么的刺耳,他没有办法看着曾经的兄弟这么卑微的样子,哪怕是毕罗春背叛过自己,伤害过自己,甚至于到现在自己也并没有原谅他,但是最起码,要是毕罗春活的堂堂正正的,他心里也会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“行了!别说了!”方志强眼看着毕罗春又要下车,粗暴地说着:“毕罗春!你今天要是从这车里出去,我就当你死了,当做我方志强这辈子就没有认识过你他妈这么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你能去哪?找个酒店,那两千块够不够你一晚上?找个小旅馆,然后找工作,你算算你能撑几天?然后觉得没希望,再去喝酒打架,被人打死都没人管?上海这地方没朋友没钱我看你能不能活一个礼拜!”

    他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毕罗春从这离开,回到不知所谓、没有希望的生活里去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强子,我以后不会了……我不会给你添麻烦了……”毕罗春停在车门把手上的手顿住了,大颗的眼泪再次涌下:“强子,真的不用管我,我真没脸再拖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有本事!不给我添麻烦、不拖累我,是准备死了都不要我管是吗?”方志强额头青筋都迸起来了,他真的要气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废话一句试试?”方志强直接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子算不算犯贱,他完全可以不管毕罗春的死活,当做跟自己毫无关系,但是实际上他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毕罗春捂着脸,半点声音没有,只看到泪水不断从指缝中涌出。

    方志强一路车子开得飞快,窗户就那样开着,任狂风裹挟着雨点扑到脸上身上。此时此刻,他的心真的很乱,非常乱。

    方志强把毕罗春带回到他的住处,给毕罗春找了自己的衣服:“你去洗个澡吧,等下凑合一下穿我的。”他自己也把外面的都脱了下来,两个人在泥水里打滚打那一出,都跟泥猴子一样。

    毕罗春局促的要死,也只能抱着衣服,进了卫生间去洗澡。

    方志强坐着发了一会呆,然后起身出去,到了楼下,刘艳他们的住处那间。

    刘艳过来开门的时候,看见他是一脸的诧异:“这都几点了?我打你电话一直不接,我以为你在外面应酬喝酒,就没做你的饭,我跟聂倩都吃过了。你饿不饿?我去给你做点?”

    方志强摇摇头,这才想起来摸出手机,一看上面全是刘艳和聂倩的电话。他当时出去的时候还是下午,没想到后面这么多事情,这下子也的确是很晚了。他其实什么都没吃,但是却感觉不到丝毫的饿,也没有半点胃口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大晚上的过来,跟个要饭的似的杵在这是干嘛?还有你怎么了这是?”刘艳说着话,忽然间注意到方志强一身的凌乱还有脏污,虽然换了衣服,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洗头洗澡,所以脸上、头上还有好多干了的泥水,只是他自己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得跟雨里头打滚一样啊?干什么了你?”刘艳有些着急而又不解地问着他,“是不是受凉了?”说着就去喊聂倩帮他煮生姜水。

    方志强叹了口气,刘艳琐碎而絮叨的话,让他感受到了家常的温暖,还有这个女人特有的刀子嘴豆腐心。一想到接下来他和刘艳,他们这种平静的生活即将再次被打破,他的心里就充满了压抑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方志强说着,走进了屋里,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告诉了刘艳,还有闻声出来的聂倩。

    聂倩听完以后,也是吃了一惊:“老毕他,怎么会搞成这样子?而且制假售假,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,按照他的金额,够坐好多年牢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个方志强还真没想过,被聂倩这么一说,才猛然间想起来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他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,毕罗春在身无分文之后,还要经历牢狱之灾?他赶紧拿出手机,开始搜索制假售假的罪行。

    这一看更是让他大吃一惊,制假售假,两百万以上的,都要判刑十五年以上,并处以百分之十五的罚金。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毕罗春这辈子就彻底玩完了。毕竟他那涉案金额是上千万的,够他把牢底坐穿的。

    方志强这下子心更乱了,联想到毕罗春刚回来的时候,刘艳就说过他,那么短的时间赚到那么多钱,肯定是来路不正,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毕罗春居然会这样走极端,用违法犯罪的方式去赚钱。

    那现在要怎么办?方志强是真的迷茫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毕罗春现在是在你屋里是吗?”刘艳终于开口了,表情和声音都很冷。

    方志强无言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艳沉默了一下才开口:“强子,我知道你是好心,你这个人其实心软得很,根本狠不下心做不出来绝情的事情,哪怕是毕罗春那样背叛过你伤害过你,你都没办法不闻不问看着他堕落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事情,我的想法是,不要因为帮助别人,而给你自己惹上任何的麻烦。”刘艳是出人意料的决绝,“他不是一般的情况,是违法犯罪,这事情你管不了,我不想看着你因为一个伤害过你的人渣,而落得个包庇罪。所以你最好是跟他说,让他主动去投案自首,争取从轻处理。”

    刘艳缓缓地说道:‘我知道你是一定狠不下来心去举报他,我也做不到。所以,最好还是让他自己去吧。但是记住,一定不要给你自己惹上麻烦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愣了,他没有想到,刘艳是如此的冷静,或者应该说是冷血和绝情。他呆呆地看着刘艳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刘艳看着他,神情很平静:“我知道你怎么想的,觉得不可思议,觉得我不该说出这么狠的话。但是强子,他做过的事,你应该能够体会,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,对我来说,是怎样的伤害。现在对于我来说,这个人跟我,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,只是一个陌生人。我不能看着你因为一个陌生人毁了自己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