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96章 毕罗春(八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896章 毕罗春(八)

    “刘艳……”方志强真的不知道怎么劝她,更不知道该劝什么,他明知道,刘艳说的是对的,的确,毕罗春先是背叛他,然后为了发财不惜铤而走险,他们也早已经恩断义绝,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毕罗春,给自己再惹上任何的麻烦。

    即使他现在把毕罗春赶出去,谁也不能说他什么。

    刘艳一直都还是那么平静:“怎么了?觉得我不该说这话吗?那你说说我跟他有什么关系?除了以前谈过恋爱,还有什么,法律上都规定,两口子离了婚还互相不再承担责任义务呢,更何况我跟他那算什么?分手了还有什么?他一次次地跟别的女人鬼混的时候,他花天酒地挥金如土的时候,他搂着别的女人在酒店里面开房,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那时候他跟我没有关系,到这一步,更是彻彻底底,什么关系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刘艳说的很决绝,可是脸上终于还是有两行泪不由自主地落下,说到底,毕罗春后来的堕落,实在让人难以原谅和接受,更何况是刘艳,是曾经那样深爱过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……”方志强是真的觉得,毕罗春这个样子,也未免太惨了,他可以和毕罗春做到一刀两断,但是前提最起码是毕罗春能活得好好的,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很可怜是吧?所以你就忘了他当初的可恨。”刘艳擦去泪水,咬着牙说道:“任何人做事情都要承担后果。他已经是成年人,自己做事情的时候不考虑清楚后果和代价,谁能够替他承担?强子,你一步步走到今天,难道是好容易的?难道要为一个伤害过你的人把自己的一切全毁了、你觉得值不值?他当时发迹的时候回来找你,你都不肯原谅他,现在还知道他还干过那样的事,你还有什么好犹豫好纠结的?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聂倩这时候也开口了:“强子,我是觉得,这种触犯法律的事情不是小事,如果单纯的只有之前他带着李潇潇的钱逃跑,那时候如果个人不追究还可以当做没事,但是现在关系重大,而且包庇罪不是小事。我真的觉得,你应该劝老毕去尽快自首,这样的话还能争取轻判。”

    刘艳的眼泪一直都擦不干,一边哭一边说着:“强子,要不你就当你不知道这事情,就当事情到他发迹回来为止,反正你也没有原谅过他,给他一笔钱让他走吧。以后的路怎么选怎么走,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了。我来出这个钱吧,以后就算查到,也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很理智,但是内心的痛苦,自己知道。话能说得出来,但是真的让毕罗春自首,从此面临牢狱生涯,她自己又于心何忍?

    方志强看着刘艳的样子,更是心乱如麻:“他现在完全垮掉了,整个人颓废的一塌糊涂,我再把他赶出去,那他真的就只剩下继续自暴自弃一条路,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的是他刚刚见到毕罗春时候,毕罗春那狼狈的样子,还有毕罗春在车里说过的话,如果他没有去接毕罗春,那么毕罗春可能真的走投无路最后剩下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方志强简直想都不敢想那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刘艳,我真的狠不下心……”方志强艰难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他是死是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?”刘艳痛哭着说道:“不是早就说过了吗,不能原谅这种人,早都断绝所有关系了?大家一样的出身,你都能走出来,他为什么净走些歪门邪道,搞得所有人都因为他不得安生?”

    越是这样说,越是只能证明,刘艳也同样狠不下去那个心。她是恨极了毕罗春,恨其不争,但越是恨,越说明其实并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方志强茫然地拿出烟也忘了点,就在手里头夹着。此时此刻,他最希望陪在身边的人,是王亚欣,他真的很需要王亚欣,她懂法律,能够很清楚地分析,毕罗春的罪行,回事什么样的后果;网上那些毕竟未必准确,而方志强也不敢去咨询任何一个律师。而且,王亚欣理智成熟,能够给他最清楚的指点,让他明白此刻该怎么做。曾经毕罗春当初的背叛和离去,就是王亚欣陪他走过最痛苦的那段日子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远隔千山万水,还有伤心往事,王亚欣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,一切只剩下自己,方志强此刻才惊觉自己是那样的茫然无助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暂时大家都烂在肚里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,你们什么都不知道。让我再想一想,到底该怎么做。”方志强最后咬着牙说了一句,把那根没点燃的烟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聂倩送他出门,低声叫了一声:“强子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没回头,就站在原地,听她说着。

    聂倩叹了口气:“强子,你太重感情,心太软,这是你最善良的地方,也是你的软肋。但是这就是你,谁也没有办法改变。不管怎么样,你要尽可能地保护好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聂倩太了解方志强,她这么说就意味着,其实她知道方志强最终会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方志强点点头,说了句:“你照顾好刘艳,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聂倩点点头,在他身后关上门。方志强眼望着楼梯,步伐却沉重地像是抬不起头来,身后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刘艳啜泣的声音:“强子现在大好的前途,如果真的毁在他手里……我不能眼看着这样啊……”还有聂倩低声的劝。

    那细微的声音,却让方志强心里头止不住地疼。其实刘艳是最可怜的那个,一直承受着那么多的伤害,还必须假装坚强来面对,还要为他们去考虑。

    方志强闭上眼睛:但愿,毕罗春真的能悔过,也不枉刘艳这样伤心痛苦。

    方志强回到自己的屋里,开了门进去以后,却愣住了:卫生间的水声已经停了,门开着,里头看的一清二楚,毕罗春却不在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