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99章 毕罗春(十一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既然对你说了这些,就绝对不会。”方志强说的很严肃也很郑重,“但是我的风险也很大,因为不知道你会不会被发现,而我这样瞒天过海,包庇犯罪,会是什么样的后果。我只是不忍心,看着你的父母伤心。以后就为了他们二老,希望你能活出个人样。”

    毕罗春只剩下点头:“我知道的,强子,我发誓我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也没有别的话说了:“那睡觉吧,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挤在方志强那张不大的床上,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近过了,上一次兄弟俩挤在一张破床上喝酒聊天,还是在方志强租的地下室,在毕罗春跟刘艳分手之后、卷走那三百多万之前。如今仿佛时光倒流,只是两个人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,有说不完的话下酒。

    方志强不知道毕罗春能不能睡着,他是真的累了,虽然心思翻涌,但是现在情况摆在眼前,决定也已经做了,剩下的就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,所以他也索性坦然下来,安安心心睡一觉,明天还有一堆事情要解决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方志强早早醒来,毕罗春也醒了,忙着要起来。方志强问他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等会出去人才市场看看,找份工作。”毕罗春小声说着。现在的他,就像个时时刻刻怕说错话做错事的小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先修整几天吧,找工作也不急于这一时,再说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在查你。你先老老实实在家待着。”方志强皱着眉说道,其实毕罗春的样子他看在眼里,感觉这次应该是彻底悔改了。

    “找工作的话,你先在网上看看,然后过几天投简历试试。或者你先想想看,有没有想做、能做的事情也行。钱昨天给你了,你饿了自己出去吃饭吧,我先去上班了。钥匙等下留给你,你晚上就别出去了,别我回来进不了屋子。”方志强说着,急匆匆地洗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不担心毕罗春再干出卷钱跑路或者别的事情。毕竟毕罗春人品没有真的差到那个地步,再者他屋里也没有啥值钱的,要说想不开,昨晚上都说成那样,方志强连原则都不要了,帮他瞒着这事,要是他还是想不开,那方志强也只有叫他去死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毕罗春呆呆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志强照旧是等刘艳跟聂倩一起,开着车去上班。刘艳的眼睛红肿着,精神也很萎靡,明显是昨天晚上的事情,她还在伤心着。聂倩也有了黑眼圈,估计也是陪了她一晚上。

    一路上三个人都是沉默了很久,最后还是刘艳开口问道:“强子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方志强把昨天晚上的事情,大致地给她们说了一下,最后说道:“所以这件事情,你们也就假装不知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强子,你这样太冒险了,为了他真的不值得……”刘艳还想劝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让我看着他进牢狱,让他父母从此不知道苦等到何年何月,我真的做不出来。”方志强也很痛苦。

    聂倩默然很久,最后说了一句:“这件事情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强子,你好好开车吧。有什么事情,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方志强到了办公室里头,他也没有多少的心思去处理公司的事情,索性就开始上网,去查毕罗春所说的案子,以及这方面的一些事情。然后又安排人去帮他买一部手机,再办个卡,他想了想,又加上一句:“我身份证这几天找不到了,你看下营业厅那边能不能想办法办一张。”他在西藏找李潇潇时候得出的经验,尽管现在号码实名制,但是实际上给钱的话还是可以不需要身份证就能随便办一张。而用他还是用毕罗春的,以后都有麻烦,但是现代人离了手机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网上的确有毕罗春所说的那对夫妻的消息,因为他们的涉案金额特别巨大,再加上现在售假已经很严重,所以他们自然是被新闻挖了出来。方志强仔细看了遍新闻,并没有任何的疑似毕罗春的嫌疑人的消息被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方志强还是不太放心,想了又想,他还是给光头打了个电话:“最近忙吗?”

    光头爽快得很:“强子,有什么事只管说。“

    方志强就大概地把这个案子跟光头说了一下:“能不能帮我去那边,去实地打听一下这件案子,牵扯到哪些人?”他没有说很具体:“我有个兄弟,怕是跟这件案子有点关系,所以我想问问看具体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光头又问了一些基本的但是不会泄漏毕罗春信息的问题,然后说道:“成,我看下机票,马上自己过去。到了那边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机票我让助理给你定,你把信息发过来。”

    挂上电话,方志强松一口气,剩下的事情,就是等光头到了以后,看那边的具体情况,再随机应变吧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也是为了安抚刘艳,方志强带着她跟聂倩两个,到了楼下餐厅一起吃饭,把情况也简单地讲给她们听:“老毕估计问题不大,能查到他的可能性很小。这件事情大家就烂在肚子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强子,你都做到这份上了,要是他还是不知悔改,那怎么办?”刘艳幽幽地问着方志强。

    方志强很坚决地摇头:“我昨晚跟他聊了很多,我相信他不会再执迷不悟一错再错了。如果他真的还是……那我最起码也是试过以后,彻底让自己死心。”

    他是已经是在赌了,押上的是自己的前程,所以他必须相信毕罗春,也但愿毕罗春不要再辜负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刘艳愣愣地不开口,聂倩看看她,一看就是替刘艳在问着:“那强子,关于未来,老毕他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想很清楚吧,毕竟这事情对他自己,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而且他已经混沌了那么久,总要重新缓一缓,认真想一下。不过他今天早上起来就要找工作,我叫他不要着急,先想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再说。”方志强慢慢地说道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