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01章 宁为玉碎(十二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1001章 宁为玉碎(十二)

    把李潇潇的父母送走,方志强又开始操心自己的父亲,毕竟跟李潇潇家还不一样。李潇潇父母两口子,身体再差还能互相照应着,家里又有用人,丝毫不用担心。但是自己家不一样,他一在医院守着,家里就父亲一个人,还是做过手术还在休养的。而且父亲还是从老家山沟里出来的,字都认不识几个,上海这边他啥都不认识,也听不懂这边的话,甚至于他自己方言别人听着也费劲,离了方志强的照顾,他连出个门都不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问题是,方志强真的需要照顾李潇潇,一刻也不敢离开。看着父亲他犯了难。

    方志强父亲倒是什么纠结都没有,直接对方志强说着:“强娃子,咱们就都不回去了,在这守着潇潇吧,还能换个班,你一个人在这不行的,潇潇她连动都不能动,万一有个什么事情,你一个人忙不过来。再说医院里头干坐着也难受,我回去也是一个人不知道干啥,我连出去买菜都不会,两眼一抹黑的,还不如在这医院里头,下去楼下就有吃的。咱们爷俩搭个伴吧,那时候我住院潇潇守了我那么多天,我也当是回头报答她一下,这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可别。”方志强当然不可能让他爸在医院里待着,尤其还是陪护这样艰巨的任务,“医院里头都有护士护工,有什么事情我叫他们就行,你得回去休息。医院里头人来人往,又有很多病人,你身体不好,不能老是在这待着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但是让父亲一个人怎么回去,回去之后又怎么生活,这是问题,尤其是谁也不知道,他这是要在医院里守着多久。方志强来回转了几圈之后,忽然间眼睛一亮,他想到了一个人:毕罗春。毕罗春一个人住,平时作息生活,都跟自己差不多,之前父亲住院的时候他也照顾过。不说让他做饭什么的,至少每天下班能给父亲买点菜或者打包些饭菜带回来、能陪着父亲在屋里,有事情能问他一下,这样就行了。

    方志强当即给毕罗春打电话,还是跟对刘艳说的是一样的,就说是李潇潇家里有事情,需要他帮忙,父亲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不行,所以让他帮忙照顾几天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要多久,反正这次真的只有麻烦你了。”方志强歉意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,多久都行,我一个人下了班经常也无聊,跟叔叔一起还能有个人做个伴。”毕罗春二话没说,当即就答应了:“那我现在还是什么时候去接叔叔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不,老毕,你到我那先住着吧。”方志强考虑的是毕罗春现在住的那里还是原先他租的那间,地方小而且东西不齐全,还是让毕罗春过去好点。“你过来XX医院这边来一下,来接我爸。我车子在这里,回头你也开回去吧,最近几天用不到。你有空带我爸出去走走转转。”

    毕罗春一愣,连忙问道:“怎么在医院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带我爸来做个例行检查,结果挺好的,没什么事情。就是我现在没空过去,所以得麻烦你来接他。”对毕罗春一样,也是没有办法说出真相,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,等李潇潇真正好的时候再说吧。

    毕罗春也就没再怀疑什么,过了一会就来到医院,打电话告诉了方志强,他已经到了。方志强就赶紧把父亲送下楼去,同时还不忘记叮嘱父亲,千万不能说漏了嘴,说出去潇潇自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千万不能让别的人知道,哪怕老毕跟刘艳,都是这样好的朋友。就是怕万一不注意,再叫别的人知道了。毕竟自杀不是什么光彩事……再者潇潇不是一般人家,总之这件事情动静越小越好,就咱们这几个人知道就行了。你看潇潇家按理说出了事该多少人来帮衬着,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来,就知道她爸妈肯定没有告诉任何人,所以咱们也别给太忙添麻烦。”方志强认真地对父亲说着。

    父亲连连点头:“我又不是那样的碎嘴子,知道轻重的,不会对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一路下楼,父亲忽然间开口跟方志强说:“强娃子,你给我送到小毕那,我怕你这下子就不得闲回去,小毕他也要上班,也不能告诉他这事。我一个人出了门就分不清楚东西南北,也不懂怎么坐车,到时候过来看一眼都没辙。尤其听医生那话,潇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转,你也不知道要在这看多久。”他说着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方志强一整天神经都紧绷着,心思全在李潇潇身上,乍一听到父亲说这话,心里头顿时满是愧疚和心酸:“爸,真对不起,我这又没办法照顾你了。把你接来本来是想着能享享福,结果天天也没好好陪你。这下子又出了这个事情。爸,眼下我真的是只能先顾潇潇,她的情况在这摆着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话。”父亲摆摆手,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?爷儿俩的,要那么客气干嘛。我能吃能喝能动的,要你操什么心?潇潇是被你害成这个样子的,你理所当然应当去照顾她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父亲说完这话,欲言又止老半天以后,还是犹疑地开了口:“那强娃子,还有个要紧事。潇潇爸跟你说的那些话,我也都听见了,你是怎么打算的?你对潇潇爸说那些,是认准非潇潇不娶,不管潇潇以后怎么样,能不能醒来,会不会落下什么症状,都一辈子不撒手?”

    “爸,不管潇潇会变成什么样子,也都是因为我,我这辈子都欠她的。再说我是真心喜欢她,以前不敢承认,才把她害成这样子,我现在再也不敢也不能不认了。”方志强听出了父亲话里头的意思,知道父亲是担心潇潇好不了,这样子两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在一起,甚至于像李潇潇父亲所担心的那样,李潇潇变成一个包袱和拖累。

    方志强不是不能理解父亲,他作为自己的父亲,肯定会担心这样的情况出现。就像李潇潇的父亲为李潇潇考虑一样,自己的父亲肯定也会为自己担心。但是这一次,他绝对不能接受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