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07章 暗处有人(一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紧急公告: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:求书帮https://www.qiushubang.com/

“一个人的表现是可以装,但是情感是不可能装得出来的。而且如果是伪装的话,他完全用不着做这么多。我还是相信小方也是爱着潇潇的。最起码我看到的情况来说,他是个有责任感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在门外说着这些,而且李潇潇的母亲情绪比较激动,不自觉就把音量提高了,所以方志强在里面隐隐约约能听到一些。

    方志强苦笑了,尽管李潇潇的父亲一再说,他会去劝李潇潇的母亲接受,可是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不然两个人也不会从家里吵到医院。

    王霞那天说的果然没错,以后他和李潇潇,还会面临着重重的困难。如果放在以前,方志强那可耻的自尊心可能会让他当场冲出去,去解释或者掉头就走。但是现在他不会了。他不去听门外的争吵,转过头继续对李潇潇说着话,期望着也许李潇潇能听到。

    李潇潇喜欢看书看电影,但是现在都不行。方志强拜托李潇潇的父亲,带了台笔记本电脑,然后又带了几本李潇潇喜欢的书。然后他就开始找各种电影放给李潇潇看,或者就是读书给李潇潇听。他从前最烦的就是看电影,花钱挤在乌漆嘛黑的电影院里头,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,对于他这种根本不相信那些故事的人来说,简直就是浪费生命。而李潇潇看的书在他看来,更是幼稚。但是现在,他没有别的事情做,就这么一心一意地陪着李潇潇,那些简单的故事反而真的进入到了他的心里,让他跟着流泪跟着笑,然后忍不住拉着李潇潇的手,幻想着等李潇潇醒过来,给她一段她想要的甜美爱情。

    而每天晚上,他就在李潇潇的病床旁边另一张床上入睡。本来李潇潇妈是坚决不同意的:“再怎么样也是男女有别,他俩并没有任何正式的关系。让他住在潇潇的病房里照顾潇潇,传出去将来潇潇嫁人都难。再说他又帮不了什么忙,日常那些事不都是护工在做?让他在这里,这都几天了,也没见潇潇有半点醒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潇潇的妈说的也并不是没有一点道理,而且确实因为男女有别,李潇潇父母又都知道的情况下,方志强显然不可能去给李潇潇每天做擦洗之类的事情。不过像给李潇潇洗脸洗手,还有其他能做的事情,他也坚决不肯让护工代劳。他希望能够亲手为李潇潇做些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方志强这次也没有屈服,他求了李潇潇父母半天:“阿姨,毕竟潇潇现在这样子,离不开人照料;我可以去隔壁,可是潇潇她本来就怕黑怕孤单,她现在不是没有知觉,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头,其实也是会害怕的,我在的话多少也会好一些。再说如果潇潇她半夜忽然间醒来或者什么样的情况,我能立刻醒来帮忙或者叫医生。这是非常时期,潇潇的醒来和她的安全,远比别人口中的所谓名声要紧。阿姨,你要是实在不放心,就安个摄像头在这,有什么情况你都能看的一清二楚,这样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方志强现在什么都不顾了,只要他能够这样陪着潇潇就行了。他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李潇潇父亲也跟着在旁边劝着:“就这样吧,专家会诊的时候不也说了吗,潇潇这个情况急不得,也说了小方这样的做法,是对潇潇的苏醒有积极作用的,让他在这里陪着吧。潇潇这样子,小方比我们还担心,他不会对潇潇做什么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方志强总算争取到了给李潇潇陪床的机会。想想也是忍不住感慨,等到李潇潇父母晚上都离开的时候,他才苦笑着跟李潇潇说:“潇潇,我好像真的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事情,这是个开始,我开始学着去争取,希望你都能够知道,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和愧疚。”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他轻手轻脚,把自己那张床,移到潇潇的床旁边,轻轻地握着李潇潇的手,就好像牵着李潇潇的手入睡一样,然后轻轻地亲了一下李潇潇的额头:“晚安。以后我都会陪着你,不会让你一个人害怕漫漫长夜害怕黑暗。”

    他凝望着李潇潇,多希望这样一个亲吻能够让李潇潇醒来,可惜那种童话里的事情,在现实里并不会发生。李潇潇依然是沉睡着,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。方志强叹一口气,轻轻地握住李潇潇的手。

    方志强也没有想到的是,他坚持要给李潇潇陪床,本来只是为了李潇潇的尽快苏醒而这样做,但是却从另一方面来说,却是有着让他也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郑少,现在真的就是这样。我真的是尽力去打听了,但是她那边VIP病房管理很严格,很难打听消息。而且她们家肯定也都跟医生护士要求过要保密的了,所以不像刚开始进来时候那么容易。我也不可能搞得那么明显,那么直接地去问啊。不过郑少你放心,我这一直也都在跟他们打好关系,如果真的有动静,会听到消息的。但是现在都还没有半点情况,所以她肯定是确定还没有醒。”口罩医生躲在角落里,声音压得极低,跟郑明杰打着电话,一边还要小心着会不会有人经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像她这样割腕的,基本上发现了送来抢救没死就不会有大事吗,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意思?”郑明杰的话说的大有质问的意思?

    口罩医生顿时就有些结巴:“郑少,按常理来说的确是这样,可是一方面我也跟你说过,那个女孩子她割得很深,失血多伤得重,还有就是我打听到的专家会诊的情况,说她这是心理上的一种防御和自我保护。所以具体什么时候醒,谁也说不准啊,现在就只能是等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啊,这都一个多礼拜了,还要我等下去?我这边有重要的事情。”郑明杰的声音越来越烦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郑少,我好歹也是医生,虽然不是她这一块的,但是知道病人的情况有时候真的不好说,真的是不确定,但是有消息我一定会立马通知你啊。”口罩医生为难地说道。

【紧急通告】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,请记住备用站【求书帮】网址: m.qiushubang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